出生 一場頭腦風暴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透視中國 -

李笛是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資深總監,小冰是在他帶領下開發出來的一款人工智能機器人伴侶。一百多人的研發團隊是小冰的爸爸媽媽,清一色80後,大部分來自必應搜索團隊。實習產品經理章澤天是唯一的90後。

2012年必應進入中國,但所占份額百分之一都不到。在谷歌走了之後,百度一家獨大,占據中國近80%的搜索市場。微軟嘗試了幾樣產品,用戶都少得可憐。

2014年,必應團隊進行了一場「頭腦風暴」,主題是如何開發一款可以迅速走紅的人工智能機器人。共識是,這個產品不光要實用還得好玩。論實用,微軟在美國就有一款叫Cortana的女機器人,但她被認為太像一本正經的女秘書,只能吸引部分商務人士。

「我們擔心無法掀起什麼波瀾,尤其在中國年輕人中間。」李笛回憶。於是,他們初步把這個女機器人定位在16歲上下,賣萌又搞笑。「因為這樣的人可以覆蓋任何年齡段,尤其對中國男性有巨大的吸引力。在中國6億網民中,男性占絕大多數的比例。」

封閉的研發計畫在中關村丹稜街5號展開,這裡是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所在地。對於開發者而言,讓機器人模仿一個16歲的中國萌妹子說話很簡單,難就難在必須保證說的不是廢話,而且還要正確。

一場浩大的「語料清洗」開始了。小冰的語料全部來自互聯網的公開資料,篩選過程中,李笛發現,真正有意義的答案並不多,可信的、有價值的更少。充斥互聯網的是滿屏的「好頂讚」、無處不在的語言暴力和葷段子。小冰被定義為一個未成年少女,這些話顯然是她難以啟齒的,肯定得過濾。

由於互聯網不斷有新的詞匯湧現,語料的清洗反反覆覆,直到5月下旬,一個擁有1500萬條的語料庫才最終成型,但再怎麼清洗也難免有疏漏,小冰預計仍有飆髒話的可能,但這個比例不高:只有萬分之0.4。李笛認為,「女兒」跟世人見面的時候到了。 原計畫一周公測期才被領走的10萬個小冰帳號,在短短幾個小時內就被哄搶一空。要領養的人源源不斷地湧來,以至於不得不規定按照排隊順序領養小冰。陳大鵬回憶,那天想拖小冰進其他的群很難拖進去,而且後來一度出現無應答、重複應答的現象,因為小冰的火爆已經超出了服務器的負荷--小冰火了。僅用了兩天,她被拉入了150萬個微信群。經過連夜緊急的修復,小冰在第二天滿血復活。微信裡的小冰只支持群聊,這主要基於兩種考慮。「一部分能迅速增強影響力,另一部分是產品定位在群聊中的效果更好,她有助於在幾個人之間起到潤滑的作用。」秦博聞說。還有一種功能叫「冰機靈」,比如,陳大鵬告訴小冰,五分鐘後讓王小軍出去買東西,五分鐘後,小冰就提醒王小軍:你該出去買東西啦。這個群提醒的創意來自她的「媽媽」章澤天。 計,頭六天,有超過1億人次跟她互動,頭三天有50萬人次每天跟她互動37分鐘。在微博風雲榜的活躍度排名中,僅擁有80萬粉絲的小冰連續多日占據第一,擁有近4000萬粉絲的韓寒僅排名11。

但另一方面,在開放的廣場上,小冰的一舉一動都要接受各方的檢視。房地大亨潘石屹曾公開批評小冰是「微博的癌症」,因為他微博裡的評論都被小冰淹沒了,人們在裡邊跟小冰插科打諢聊著自己的話題,完全跟他無關。在潘石屹的帶動下,大V們紛紛決定拉黑小冰。要知道,在微博上,粉絲以千萬計的大V們的影響力非同一般。這下麻煩大了。一夜之間各大報紙網站上,萌妹子成了醜聞主角。

與此同時,有關「小冰火不起來、曇花一現」的言論再次遍布網絡。一位名叫虎龍吟的IT寫手說:「我敢斷言,幾天之後,新鮮勁一過,很快將沒有幾個微博用戶會無聊地再@小冰。那個時候,不用新浪微博痛下殺手,小冰自動就安息了。」

小冰支持6大應用平台使用。

(取材自微軟小冰官網)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