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老地主一句也沒有回嘴,任人家指鼻子插腰罵了半天,才駝著背、搖晃著身子回家去。

王正召集民兵,當天夜裡在癩子家裡開了個會,認定這是地主惡霸的反撲。一個濃眉毛的民兵和王長順家有親戚關係,急著問:「怎麼說的,王長順還交不交租了?」

王正說:「不交。交了不還是地主欺壓雇農。」

那人才鬆了一口氣,又說:「那地就給王長順家用啦?」

王正說:「先收到村裡,然後再分。王長順家缺地,就能分到地。」

王正還決定把老地主家的牲口也沒收,牛由民兵輪流養,誰家沒有牲口的,耕地時可以借用。至於四隻羊,殺了大家分肉。這個決定讓大家都歡歡喜喜的。

第二天一早,民兵們去老地主家牽牲口。老牛竟然不肯走,挺腰彈蹄子,在原地打轉兒,後來腿上、頭上狠狠挨了一頓鞭子,才不情願地出了院子。

王根生拽著牛尾巴不肯放,被打倒之後,又跟在搶牛的隊伍後面,一路號啕大哭。牛羊一路不停叫,叫得人撕心裂肺。老地主踉蹌著跟了半個村子,突然一個趔趄摔倒在地,爬不起來。

這時,人們看見秋生和春生上前把他爸拉起身,又看見秋生囑咐弟弟扶爸爸回家,他自己卻跟在牽牲口的隊伍後面往前走。

村裡的人都給驚動了,跟到癩子家的院子外面觀望。王七媳婦擠在前面,不斷向兒子招手,兒子卻裝作沒看見。牲口綁在院子裡,叫聲亂成一團,院子裡的人也吵起來。

站在前面的人聽見秋生對王正說:「把鞋脫了。」有人仔細看了看,發現王正和癩子都穿著厚底黑布鞋。

王正的臉「唰」一下白了。秋生又大聲說:「牲口你們搶走,衣服、鞋子也搶走,自己倒穿上身啦!」這一聲讓後面的人也聽得清楚。

民兵上去抓秋生,秋生卻先撲過去,一頭把王正撞翻了。前面的人看到秋生掰住了王正的腳,使勁拽他的鞋。 (八)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