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康終墜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第一頁 -

回無鍚老家種水果的念頭,到7月29日傍晚才叫徹底破滅,因為在中國,這件事不到最後一刻不敢說不變。於是,已經黑道化的周永康,再回不到那很鄉土的周元根身分。周永康創造了很多奇蹟,包括他最後被抓起來,也是一個奇蹟。他被抓後,居然要用大半年的時間,來一點點散風,一個個抓他的黨羽,以防出現可能的震動。到最後,還改變長期以來傳達重要事件「先黨內後黨外,先幹部後群眾」的辦法,直接由官方通訊社發布政治局會議決定。然而這天,人們十分歡快地談周永康的事,就像跟自己沒有關係一樣,甚至當作笑話來講。其中一個笑話,是說抓周永康這天,怎麼就挑了個國際「全球老虎日」,在愛虎護虎的日子,來打一隻大老虎,怎能說是偶然。再一令人稱奇的,是四川的地震。周永康在四川盤踞多年,而他被宣布立案這天,四川綿陽突然地震,而且是一日之內,接連四次地震。當然,這更是偶然。周永康是中共體制內最大的黑社會頭子,他權力在握的時候,種種試驗都做過了,由操控一個油田到一個大型石油國企,由操控一個國務院部委到一個人口大省,最後是操控中國整個政法系統,公檢法都握在他一個人的手心裡。人們都極度驚嘆,能把一副牌打到如此的極致的,居然是個農家子弟,居然沒有一點政治資源,用共產黨的話來說,全是「幹出來的」。周永康之墜馬,有人堅持是偶然,如果沒有薄熙來那一大巴掌打去,就沒有王立軍跑美國領事館。如果王立軍不跑,薄熙來今天可能坐在七常委中間。如果薄熙來坐在七常委的席上,周永康一定在門帘後面搖扇子。但一個偶然,跑出必然。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