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暗格」的日子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60年代「街邊書檔」租售的書良莠不齊,我們視為「樂園」,父母則視為品流複雜、教壞細路之「禁區」。十歲八歲孩童,都帶點反叛,你愈禁,我愈闖。當時父母也不准我去這些檔口看書。我只好向父母撒謊,胡謅到同學家中溫習功課,為了隱暪,我不敢到大街大巷,只選擇一個設在唐樓下樓梯底的書檔,每次更瑟縮在陰暗角位,那裡光線微弱,即使在外面經過的人也不會輕易發現我,完全可以放心看書。從四年級到六年級這幾年,只要有空和有零用錢,總會來這個「暗格」閱讀,這裡給了我許多,包括好和壞,是與非,正與邪的啟蒙。更要特別鳴謝的是這個樓梯底書檔給了我一份大禮:由兩隻眼變成「四眼仔」。 在陰暗的樓梯轉角,除了看書,還看不到不少人間陰暗面。在這裡,還有兩個神秘人和我一起,這兩人都是瘦瘦削削的中年人,他們當然不是看書,而是另有「工作」;一個專門收取師奶、主婦的錢,另一個專門交遞一些小包給另一些神秘人,我一直都不知道這兩人是幹甚麼?偶爾還和他們搭訕一兩句。直到中學之後,我才從街坊口中了解到,這兩個神秘人,一個經營「字花」賭搏,另一個則是販賣白粉,天啊!原來年紀輕輕的我,已經和黑道江湖人物混了一段日子。六、七十年代,街邊書檔有兩本一「正」一「邪」的書是鎮檔之寶,租借率最高,若果沒有這兩本書,根本就吸引不到客。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