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男的真實生活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我吻了她,她回吻,無法再分開,我們吻得又深又長。她微微抬起頭,我吻她的脖頸,在她耳旁低低喊她:妖蘭、妖蘭⋯⋯我聽見她低低的呢喃,我的網名在她的呢喃裡一次次出現。

當看到她脖頸下那顆釦子解開時,我忽地推開電腦立起身,走到桌子另一側,抱住同樣立起身的她。抱住她的一瞬,我不敢動、不敢睜眼,就那麼扣緊雙臂,把她環在懷裡。

懷裡的她不動、不出聲,顯得僵硬膽怯。我也莫名地膽怯起來,但我咬牙抱著,並不住提醒自己:吻她。但我動不了,意識不受自己指揮了。

我們兩人就這麼站著,決絕 地想堅持什麼或改變什麼。慢慢的,我身上那陣四處爬蔓的熱氣竟一點一點消散,我努力想把這層熱氣再聚攏起來,但愈來愈絕望。更絕望的是,我感覺懷裡的她也一點點變得冷漠,根本無法挽回。

不知多久,我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茶要冷了。她掙著身子,彎下腰去端茶,我順勢放開了她,逃一般地回到我的電腦前。她彎身端茶時也順便坐回去,對著電腦。

在視頻裡,我看到她臉色蒼白,眉目迷惑而慌張。我估計自己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我們在視頻裡無言相對。

後來,她先開口說:我要回家。那一刻,我慶幸放棄了曾 經想要在我們中某個人家裡見面的方案。

妖蘭。我喊她,然後嘴就膠住了。我知道妖蘭不是她身分證上的名字,但我從未想問過那個名字──人們稱之為真名的。在我看來,「妖蘭」就是她最真實的名字。她也一直喊我的網名──虛擬男,不曾問過我身分證上的名字。

不知又沉默了多久,妖蘭在視頻裡再次開口:虛擬男,我要回家。

說真的,我也想回家,越快越好。外面這個世界真怪異,我得回到自己那個真實的天地去。我衝她點點頭,想展開雙臂擁抱她一下,但手怎麼也舉不起來。 (七)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