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雨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六年前的夏日,我和妻子第三次旅美探親,住在澤西城哈德遜河畔和曼哈坦隔河相望的公寓大樓。那天下午,晴空萬里,驕陽似火,只有河畔吹來陣陣涼風。

我和妻子沿著河邊的棧道悠閒漫步,享受著夏日的一絲清涼。我們邊走邊議論今天的天氣,蔚藍的天空沒有一絲白雲,頭頂的太陽多麼明亮。話音未落,只見雷聲轟鳴,狂風大作,蠶豆般的雨滴砸了下來。我倆急忙往家跑,哪知剛跑到離家咫尺的公司樓下,已經是暴雨傾盆,我們只好跑到公司高大的玻璃棚下 暫時躲避。此時,玻璃棚下已經站了五、六個人,大家都在議論著這突如其來的「太陽雨」。聽著那熟悉的鄉音,我們感到格外親切,於是就和他們攀談起來。原來這三對夫婦,和我們一樣,都是來美國看望孩子的。說來也巧,大家還都住在同一棟公寓。同在一個屋簷下,相逢何必曾相識,從那以後,我們四對夫婦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大家約在一起,早飯後去附近的超市買菜,然後到公寓的健身房鍛鍊身體;午休後則來到咖啡室,讀書看報,談古論今;晚上等兒女們下班回來用完晚餐,收拾完畢,則是我們最悠閒自在的時 光。大家相聚在河邊的棧橋上,開起了「座談會」。

老扈夫婦在我們之中年紀最長,他們來自浙江杭州,女兒曾是杭州市中學生中的佼佼者,高中畢業後即被常春藤名校錄取,先後讀完了本科和碩士,如今在美國一家基金公司工作。女兒是老扈夫婦的驕傲,他倆經常被國內各大城市請去傳授育兒經,聽說還到台灣講過課。但扈家也有一本難念的經,原來女兒當年求學的費用,全是由親戚朋友湊齊的。如今女兒剛找到工作,全家人就要節衣縮食,償還這筆昂貴的學費。來自湖南株洲的老楊夫婦是一對知識分子,分別畢業於清華大學和北京師範大學。他們的大兒子是一家公司的高管,小兒子留學美國,現在在華爾街的銀行工作。兩個兒子都成家有了孩子,老倆口像候鳥一樣奔波於中美之

間,兩邊都拉不開栓時, 只好分開,過著牛郎織女的生活。兩年前老楊夫婦因實在分不開身,專門打電話拜託我們,到美國後無論如何都要給他們的小孫子包餃子。那次我和妻子帶著他們的重託,來美探親。老夏夫婦家住福建省會福州,他們的兒子也在一家美國銀行工作。老夏是攝影愛好者,國內的許多攝影雜誌都發表過他的作品,那老到的取景,美妙的意境,簡直可以和專業攝影家媲美。去年,我和妻子在黃山旅遊,意外碰見了老夏夫婦。老友相見,分外親切,我們來了一個美式的擁抱。我們的家則在中原腹地鄭州。我常跟他們開玩笑說,大家所在的城市都有一個州字,我們應該是同一個州。這不僅是巧合,更多的還是緣分。一晃六年過去了,如今,我們都已過了花甲之年,孩子們也早已成家立業。老扈的姑娘已經成為基金公司的高管之一,其他人的子女也都事業有成,如日中天。儘管我們很難再聚在一起,但我仍然難以忘記那次太陽雨中的邂逅,難以忘記朋友間的濃濃友情。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