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式反腐 是否懷更宏大目標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世界論壇 -

「大老虎」周永康被立案調查,消息正式公布,標誌著「習式反腐」又升到一個新高度。畢竟這是中共建政以來被反腐之矛挑落於馬下的最高級官員、政治局常委,史無前例,雖說一切都已在意料中,沒有懸念,但正式公布前,國人總會心存懷疑:當真要打破「刑不上常委」律例?周案公布,白紙黑字,也就不再有其他想像空間,對「習式反腐」的力度和深度,也不再懷疑。也許因為見識了江、李和胡、溫兩個時代太多貪腐,氾濫成災的貪腐,甚至心中已將「共產黨治不了自身的腐 敗」當成鐵律,所以「習式反腐」初露崢嶸時,人們原本期望不高。但形勢比人強,隨著數十隻「老虎」和成千隻「蒼蠅」在眾目睽睽下遭痛打,伴著斬釘截鐵毫不留情的判案言辭,和疾風驟雨毫不手軟的辦案力度,今年初,輿論界即開始出現「反腐已超出國人預期」之論。徐才厚和蘇榮兩名「副國級」官員落馬,實際上都發生在「超出國人預期」後,而「習式反腐」的日程計畫仍無任何停頓跡象,還在自顧自快速進展。與周案公布同一天發表的「人民網評」標題是《打掉“大老虎”周永康,不是反腐句號》,文中說:「老虎再大,只要為非作歹,觸犯黨紀,就難逃鐵籠。有貪必肅,有腐必反。縱觀近年來的反腐定律,無論權力有多大、職務有多高,一旦觸犯了黨紀國法,都會被依法查處。」新的想像空間再次浮現:此時還在 說「無論權力有多大、職務有多高」,意欲何為?重申「有貪必肅,有腐必反」,果真無底線?多年來,關於反腐已形成一個思維定勢,即不反腐就不能平復民怨,無以收拾民心。故而,對當政者來說,反腐不像是保增長調結構,要積極主動去做,而是個被動的不得已而為之的事,僅以符合國人預期為最高標準,只要民怨平復了,民心安穩了,反腐也就可收手了。

但「習式反腐」顯然打破這個思維定勢,反腐進展一再超出國人預期,明白無誤地傳遞一個訊息:反腐不再以國人預期為邊界,不再是做給國人看的表面文章,反腐正成為執政黨一個主動的、動真格的政治行動。

這個事弄大了。如果反腐不以平復民怨、收拾民心為「到此為止」的邊界,更大目標又是什麼?如果連裝裝樣子的反腐都能讓老百姓滿足,這種動真格的反腐又是要幹什麼? 最近,歷史作家二月河的一段話廣為流傳:中央現在的反腐力度「不見史冊」,讀遍廿四史都找不到。的確,帝制時代的中國,從無動真格的反腐。因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整個江山就是皇上自己的,反腐只是打擊那些因為貪腐太甚,動搖了皇上統治根基的官員,所以也僅以是否威脅到「我的江山」為是否反腐的標準。民不聊生屬於威脅,財政虧空屬於威脅,只要民尚可聊生,入尚可敷出,就不會真的反腐。畢竟,所謂「坐江山」,天然包含了「共同貪腐」的含義,若反腐真成了目的,「坐江山」的目的又何在?但在今天的「人民共和國」,這套邏輯說不通了。名義上,整個江山現在是人民共有,雖然也有「打江山」的功臣及其後代,但並無法定的「坐江山」小集團,在當代中國,「坐江山」的主體就是全體人民。 全體人民當然不能成為「共同貪腐」的主體,因此,至少從理論上講,在人民共和國裡,沒有任何人可以合理合法地貪腐。「打江山」的功臣不可以,功臣的後代也不可以,既不是功臣也不是後代的平民官僚更不可以。從現在情況看,「習式反腐」的終極目的,頗帶有一些就此斬斷「打江山、坐江山」這一數千年王朝邏輯、完全確立「人民共和國」全新規則的意味。如果這是終極目的,那就遠遠超出了當下政治的小格局,意義非比尋常。憑習近平這樣一個純正血統紅色後代、最高權力唯一化身之身分,開啟這樣一番功在千秋的大事業,的確也非他不可。也許結論還過早,但畢竟值得期待!(作者為香港中國力研究中心副主任)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