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搭聯航遇暴力 支持杜成德索賠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綜合 -

69歲的肯塔基州華裔醫師杜成德,9日晚從芝加哥搭「聯合航空」( United Airlines)班機前往路易維爾,聯航要求他下機讓位未果,竟召來航警粗暴把他硬拉出座位、拖下飛機,導致他受傷、滿臉是血,其他乘客看不慣聯航處理手法與警方暴行,錄下過程貼上網路,引爆全美和全球熱議。海外華裔和中國大陸民眾相當憤慨,厲言抵制聯航,事件也引起消費權益保障和航空公司該如何對待旅客的爭論。所有航空公司都有超賣機票(overbooked)政策,是法規允許和業界慣例,以防有乘客臨時取消行程,其他旅客可補位,不致造成損失。但問題就出在要求旅客下機,騰出空位,須有一定補償標準和程序,且應在登機前就搞定,聯航硬要趕下杜成德,讓自己公司四名職員飛往下一個機場接班,既違反自己職員是「最低優先」的業界常規;又召來航警、濫施暴力,有種族歧視之嫌,不把顧客當「上帝」,反而把乘客當「犯人」,嚴重違反文明經營規範。

聯航的離譜處理,加上其CEO孟諾茲(Oscar Munoz)三度修改說詞,引發輿論譁然,網友撻伐,多家著名媒體11日一早皆以頭條新聞,處理聯航這項公關危機。聯航股票11日開盤,一度暴跌近4%、10億美元市值蒸發,許多網站充滿數千則一面倒的評論,主張杯葛聯航。白宮網站更有十餘萬人連署請願,要求川普政府處理。事件引起公憤,原因很多。一、聯航初步回應太冷漠,孟諾茲10日晚給員工電郵漠然未關懷乘客血流滿面,堅稱員工處理遵守既有程序,還指控乘客被要求下機時「提高音量,拒絕服從」,且「變得越來越有破壞性和戰鬥性」,明顯不知檢討、歸罪乘客。他說,公司可從事件中汲取教訓,但「我堅決支持你們」,這樣提油滅火,引發群眾更大憤怒和譴責。二、聯航和所有航空公司機票,都用多數人不會細讀的小字印出承運章程,航空公司有權調整乘客機位;如乘客違反飛航安全,或可能侵犯其他乘客權益,可強制要求乘客下機。正因這項規定 ,聯航才敢暴力強制將杜成德拖下飛機。但這樣做與聯航廣告的「與我們友善同飛」(Fly the friendly skies)口號背道而馳。執法航警顯然太過野蠻暴力,目前已被停職等候調查。三、聯航聲稱,要求四位旅客下機是電腦抽樣。但亞裔有權質疑:為何四位被抽中的旅客,竟有兩位亞裔?乘客中亞裔寥寥無幾,「中獎率」如此高,難道是看亞裔姓氏,或因亞裔比較不抗爭,「柿子挑軟的捏」?事後聯航聲明更證實,自己先前說謊,挑亞裔趕下機讓人有種族歧視聯想。在聯航大力發展中國業務,開闢美中航線之際,這樣做呈現甚麼可怕心態?無怪乎南加州華裔社區、中國大陸都出現大量抵制聯航的聲音。四、美國是否遇有色人種時,處理標準就不同?如果要求下機的乘客是白人,聯航會這樣做嗎?專欄作家瑞雪爾指出,事件反映「美國人心智被訓練得服從權威」,「統治階級不希望資訊豐富、教育程度高的人能批判思考」。尤其有色人種不服從時,更 容易遇到暴力對待,同樣邏輯也常在警察槍殺非裔案中看到。

杜成德拒絕聯航800美元補償(只能日後用來買聯航機票)和一晚旅館免費住宿。專家說,至少應有1450元補償才合理,上機的乘客有權不接受。正如喬治華盛頓法學院教授班查夫(John Banzhaf)在推特發表的法律觀點,順利登機後的乘客,無行為不檢、涉及恐怖行動或突發疾病等,航空公司無權將乘客驅逐出飛機。聯航徹底錯了。杜成德和機組人員交涉抗爭過程,出現「就因為我是華人,所以要選我」,被拉出去後又重回機艙說「我要回家!」想像其當時無助處境,讓人感到辛酸和震撼,因為任何華裔同胞都可能遇到類似情況,怎麼辦?我們不主張華裔凡事無限上綱,動輒抬出種族歧視作護身符,因為可能弄巧成拙。我們建議,如遇爭議事件應遵守規矩、平和溝通力爭。同時,搜集和保留所有事實證據,事後可提訴訟,保障自己權益。杜成德被暴力對待,現場有許多錄影和證人,如果求償,勝面很大。華裔應該用法律正義和巨額求償,教訓不肖企業和執法者,本案就是我們可汲取的經驗和教材。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