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毀了川普總統的「百日新政」夢?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綜合 -

川普總統在大選期間,去年10月曾在賓州蓋茨堡慎重宣布他的「川普與美國選民的契約」,開出一堆誘人的競選支票,被他的幕僚描述成「百日新政」計畫。川普「百日新政」諾言有如星星之火,點燃了支持者激情,成功地把他送進白宮,實現了總統夢。然而,那份契約也是「雙面刃」。川普執政將於29日屆滿100天,白宮發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在被問到川普有哪些具體成就時,卻僅能舉出國會通過川普提名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任命;權威民調則顯示,逾半數民眾相信川普不會兌現競選諾言。川普更在21日發表推文,直指這個自羅斯福總統以降就存在、川普也曾信誓旦旦會踐行的100天標準「是荒謬的」,顯示他對成為「跳票總統」的焦慮與沮喪。究竟是誰毀了川普總統的「百日新政」夢?首先,最難辭其咎的當然是川普本人。歷次選舉,候選人為爭取選票,信口開河開空頭支票本屬常見,前總統歐巴馬也有一些競選承諾未 兌現。但商人出身的川普作為「政治素人」,儘管對許多議題不了解,卻又盲目自負,不由專業團隊作審慎研究,就開出一大堆支票。這些選舉支票儘管在一些專業人士、甚至稍具常識的人看,都不可能實現,卻由於支持者聽得爽,川普就不厭其煩到處講,而且往往把話說得很死,基本沒有迴旋餘地,這就等於自己給自己挖坑,再讓自己往下跳。川普說要在就任第一天,就把中國列為「貨幣操控國」,要對中國進口貨徵收45%關稅,要在美墨邊境築牆且由墨西哥出資等,這些都明擺著做不到,最後跳票也就可想而知。有關為何不兌現對中國進口商品課徵重稅,川普有兩個說法,一個是「我改變主意了」;另一個是,中國在幫助美國解決北韓問題,美國為何要與中國過不去?兩個說法都令人匪夷所思,前者太傲慢、後者太荒唐。川普還有一些競選支票跳票,並非因他做不到,而是沒有去做。例如,他上任後曾宣示90天內拿出對付網路攻擊的 對策,還要提出有關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報告,這些承諾現在都證明已跳票。相關工作甚至完全沒有開始,說明川普政府對履行這樣的競選支票根本沒有意願,只是說說而已。其次,川普內閣人事安排嚴重滯後,多數部會的關鍵副職至今仍懸空。共和黨精英不願效力,人才奇缺,導致他的一些重要施政都無法推行;而現有白宮幕僚團隊既無經驗,還互相掣肘,內耗嚴重。在川普設計下,理念南轅北轍的白宮幕僚長蒲博思、川普女婿兼高級顧問庫許納,和首席策士巴農分別成為三個中心,對政策制定和實施各行其是。由這樣的團隊輔佐,內政缺乏亮點,外交左支右絀,可想而知。川普頒布的限制穆斯林入境的「旅行禁令」,兩度遭聯邦法官裁決違憲,束之高閣,說明川普和幕僚企圖通過頒布行政命令,繞過國會監督,不見得行得通。第三,川普「百日新政」少有建樹,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他在處理與國會關係過程,完全未顯露作為總統應 具備的領導和溝通能力。川普執政下,共和黨同時控制白宮和國會參、眾兩院,具有「完全執政」優勢。理論上說,川普有天時、地利,若欲推動法案,即使在野的民主黨拖後腿,他也可僅憑共和黨掌握的多數票通過。然而,他的問題出在缺乏「人和」,因為他完全沒有辦法說服所有共和黨議員,支持他推動的議案。川普和同黨國會眾院議長萊恩聯袂廢除「歐記健保」,3月24日遭遇慘敗,成為「百日新政」最大敗筆,就是最明顯例證。共和黨議員千呼萬喚下拿出的「新健保法案」,不但得不到任何民主黨議員支持,共和黨保守派也不買帳。在川普使出他慣用的收買和恫嚇手法,完全無法說服共和黨內反對派下,只好在投票前的最後一刻尷尬撤案。

毫無疑問,新總統執政頭100天,是總統領導風格令人耳目一新、權力和影響力理應如日中天、穩步向上階段,也是新總統和選民的「蜜月期」,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川普「百日新政」政績不彰,似可預見他的「讓美國再度偉大」的夢想,未來幾年會面臨各種困擾和阻力,連任之路更是荊棘滿布。川普需要脫胎換骨,才能有執政奇蹟。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