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劉曉波「央視聲明」真相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世界論壇 -

白丁(西班牙)

2017年7月13日,劉曉波先生在舉世矚目下孤獨離世。他生前是國際上最具知名度的中國異議人士,去世後更是哀榮備至,許多人把他比做中國民主憲政運動的標誌和燈塔,有些人甚至把他稱作當代聖人或中國的耶穌。在一片中國式溢美浪潮中,有一朵不和諧的水花,就是徐文立先生通過《世界日報》披露一段塵封28年的往事(請參閱2017年7月14日世界日報『「央視認罪」真相曝光 劉曉波父跪求』)。(作者注:「央視認罪」事件是指劉曉波1989年9月在中央電視台發表聲明,宣稱「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劉曉波因此受到海內外民主陣營一致批評,他被指責「為中共掩蓋屠殺事實」)徐文立的回憶向世人展示劉曉波 懦弱的一面。

劉曉波早在1992年就在他的《末日倖存者的獨白》一書中,詳盡解釋當年為何決定作「央視認罪」。書中詳細地描述所經歷的重重外部壓力和激烈內心掙扎,卻唯獨沒有提到今天才被徐文立披露的「劉父跪求」這一場景。顯然,這兩種解釋在邏輯上存在互不相容的矛盾之處。拙文「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聲明的背後──遲來28年的消息」在《華夏文摘》刊出後,收到許多讀者反饋,徐文立也在《中國民主黨》刊物上作了回應。徐先生在文中確認:一,「劉父跪求」是1995年4月24日徐、劉見面時劉對徐吐露的;二,劉生前對「劉父跪求」一事諱莫如深;三,徐在劉去世後披露此事是希望為眾人還原一個真實的劉曉波。(作者注:徐文 立先生是當代中國民主運動先驅和中國民主黨創辦人,也是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的推薦人之一。對劉曉波先生的殷殷關愛在他的回應文章中躍然紙上。)雖然劉曉波對「央視聲明」所作的長篇累牘文字解釋,已漸為人們接受,但這種接受是有所保留或不情願的,因為它太周全、太完美、太符合道德標準,因而也就太不真實了。相比之下,徐先生所披露的這段以前不為人知的私語,在解釋劉曉波「央視聲明」行為邏輯上具有更高可信度,唯一不足就是它會將劉曉波的人性瑕疵暴露在世人面前。這也許就是劉曉波不願對公眾披露的原因。西方有句諺語:一個謊言需要十個謊言來圓謊。同樣,一個真相也需要大量謊言才能掩蓋。 劉曉波對他的「央視聲明」所作洋洋灑灑文字解釋和口若懸河的訪談回顧,也許可作為一個詮釋實例。如果劉曉波能為了掩飾自身瑕疵而在「央視聲明」的動因上,選擇用謊言面對公眾,那麼他對徐文立傾訴的「肺腑之言」,也同樣可能是為了掩蓋更大的瑕疵,而編造的另一個謊言。真相也許要到中共的秘密檔案中去尋找。中國近代和當代的無數歷史事件,被中共當局肆意歪曲和隱瞞。作為華人,我們有義務為後世還原和保留歷史真相。1989年六四事件是當代中國政治和社會結構變革過程中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劉曉波的「央視認罪」是六四事件中不可忽略的一個環節。我們應該完整地還原一切與它相關的真相,並將真相如實記錄下來,即使心目中的英雄會因真相而受到傷害。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