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康梁袁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袁家淦

這張團體照是一九五九年作者在香港協恩女子中學畢業時拍的,協恩是頗有名氣的基督教學校,分中文部和英文部。作者和同學都是英文班的學生,大家在一起共度了三年快樂活躍的書院生活,直到通過嚴格的畢業會考以後才揮別母校,各奔前程。我保存這張五十多年前的畢業照,因為相片裡不只有我敬愛的老師和校長,還有好幾個很要好的同學,讓我非常懷念。其中康保志、梁錦芙和我更有一點「特殊」的關聯,值得一記。我們三個人不但是同窗好友,我們的祖先也是「老相識」。康保志的祖父是清末變法派領袖之一的康有為,梁錦芙的祖父是民初政治教育家梁啟超的近親,我的祖父是民國初年總統袁世凱。記得當時的同學和老師對我們這幾個在民國政壇上龍爭虎鬥的政治家後人,居然會一齊聚在香港,並且同在一個學校一個班上念書的巧事,都認為不可思議,常常對別的班吹噓:「我們班上有三個現代的『康梁袁』!」但她們的訝異並不影響我們的情誼。祖先事跡對我們來說,只是書本上的歷史,我們著重的是學校裡的現實生活,只要談得來就是好友,政治背景與我們無關。 錦芙是我常常請教的英文小老師,保志和我更是要好的「閨密」,我們之間有一種默契,就是不提祖先的事。不是我們不尊重他們,而是因為我們並不如何瞭解他們之間的政治紛爭和恩恩怨怨;而他們的思想主張,實在很難讓少年不知愁滋味、生長在殖民地的我們感到興趣。高中畢業後,保志先我一年赴美,在一家農莊工作。我到美國後,第一個去投奔的人就是她,還記得我首次品嘗漢堡,就是她帶我去咖啡店吃的。後來她還介紹我去採蘋果裝箱,可惜我這笨手笨腳的人不能勝任,辜負了她的熱心。上大學後我們分處異地,各自忙著學業事業婚姻,漸漸沒有了聯絡。沒想到多年後遇見她的弟弟保泰,才知道她已經因癌症去世,留給我無限惆悵的追憶。錦芙家境富裕、聰明漂亮,但她沒有大小姐的傲氣,和藹可親、慷慨大方、樂於助人。會考時要考英文會話,我天天都拉著她講英文起碼半小時,她也不嫌煩;會考成功,她功不可沒。大學後她經營製衣生意,很成功,常常送給我們美麗的衣飾。我們回港,她必用盛筵招待。最難得的是,她在百忙之中還經常與大家聯絡,我們如果想知道同學 的近況,或打聽聯絡地址,都要靠她幫忙。大半個世紀過去,我們都已從職場退出,靜享餘年。雖然錦芙留在香港,但我們從沒有斷過聯絡。上月接到錦芙要到美國東部一遊的消息,非常振奮,我們又約了康保泰一起相見。這次康梁袁會面,我們在暢談協恩舊事、探詢同學近況之餘,也不禁感到世事難料:在十九世紀末互相爭執敵對的政治領袖後裔,竟會在二十世紀結為摯友,而友情一直持續到二十一世紀。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