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餃與雲吞麵

素女豔譚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世界副刊/數獨 - (寄自北京)

美人當中我最不喜歡《詩經》上的「碩人」,身材高䠷,「手如柔荑,膚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標準到無話可說,遠沒有這矮腳小娘子可愛。蝦餃的餡料不只有蝦,還有肉糜,有筍,有油脂,以及蔥、薑、鹽、糖、香油、胡椒粉。一顆七竅玲瓏心,喜、怒、哀、懼、愛、惡、慾,與齒舌癡纏。此情可待成追憶,吃在嘴裡的剎那,唯有「惘然」。既有小女兒之心,就有糙男人之心。粵地的小籠包,雖名為「包」,其實乃是一顆帶皮大肉丸,小孩拳頭大小,皮薄如紙,餡料足實得嚇人,除了肉還是肉,亦無湯汁,最多一點薑末調劑,聊勝於啃牆泥。好不容易解決完一個,竟吃出來一絲古道漫漫的跋涉感,飽得通天塞地。蝦餃在家治理極難,只能上茶樓幽會買春。又因其通常是茶點最貴的一檔,一籠三四隻,一人僅分得一隻,只好忍著嘴細嚼慢嚥。生怕一時性急,囫圇貪歡,來如春夢不多時,別時容易見時難。以丰姿素淡聞名的還有雲吞麵,但畢竟路邊檔也吃得到,價格也更親民。即便雲吞用的 是上好的韭黃鮮蝦餡料,盛在公雞碗裡,顯露出的也是一股脫籍從良之後的柔馴自知。買回家煮就更像嫁為人婦,塵埃落定,再不能像待字閨中時任著性子挑挑揀揀。閉門垂簾,燒一炷金猊夜香,描兩筆遠山含黛,那都是一個有了歸宿的女人賢淑而又有節制的勾引,安安生生的謔浪。特別是被承擔了實用主義壓飢功能的竹昇麵在底下一托,再配上一汪以豬骨、大地魚、蝦殼、雞架等原料慢火熬成的湯頭,就更像是一個好妻子在盡一份取悅伴侶、慰腸暖心的義務了。雲吞麵裡的雲吞不能多,四、五粒,配小份麵量,即香港食界流行的「細蓉」最宜。食而不足,愛時別離,才會心欠。曾有一次在家煮淨雲吞,不小心煮得過量,吃剩的雲吞腦花似地隻隻聚在一起,有一種「白頭宮女在,閒坐說玄宗」的蒼涼。第二頓熱了再吃,癡念愈發深了,「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原本如同繡球一般的蓮花魚尾徹底開敗了,變作糊爛的哀怨,疲倦的黃熟。從前的光豔都溶進似水流年的湯色裡去,也和暮年的回憶一般混濁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