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土

小連載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三九) (一八)

從小孫又美就崇拜程達中,情竇初開後,更把他當作白馬王子放在心裡。大學時他常帶她出去看電影、吃飯或其他什麼活動,他們都玩得很愉快。他清楚她的喜好,挑她喜歡的電影、選她愛吃的菜,送她的禮物也投她的喜好。大學同學常看到程達中來找她,問她是不是她的男朋友。她不置可否,雖然心裡想承認。有時候甚至有人直接對她說:「妳男朋友好帥啊!」她的心立刻像灌滿了蜜糖,只是外表還是要做做姿態,違心地說:「不是男朋友啦!我哪配得上!」●「小中,你願不願意當我的女婿?」過年期間趁著家裡就他兩人,孫大海像是不經意地說著。這幾個字卻像電閃雷鳴,轟得程達中一時說不出話。「你不要不好意思,你說過你沒有女朋友,我看你和小美也挺合得來的,如果……「叔叔,我一向把小美當妹妹看待。再說小美一定可以嫁給比我好的丈夫……」程達中回過神來,急切地說。「小美能嫁給你,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夫妻感情結婚後再慢慢培養,那不是什麼大問題。就只怕你看不上小美,嫌她不夠好。以你的條件,小美實在算是高攀。唉!我就一個女兒,就想幫她找個好丈夫!當然我不勉強你,還是由你決定。」「叔叔,我怎麼會嫌小美,我……」看著孫大海殷切的眼神,程達中說不出拒絕的話。他對孫家的感情是超越自己的生命的,如果他能不皺眉頭為他們赴湯蹈火,他怎能因娶孫又美這件事說不,而且他也無法說出拒絕的理

由。 「我……我沒意見,就由叔叔作主吧!」 喜歡看他叼著菸斗抽菸的樣子。也許是想起冬日時分,坐在上海書房窗邊竹藤椅上,慢慢抽菸斗的外公吧!暖暖的陽光照射在外公銀白色的頭髮上,熠熠生輝,依然記得光線中外公微笑的臉頰。一道溫暖的光束斜斜穿過室內,粒粒微塵在明亮的光束中上下飄浮游動,宛若精靈般全無定規,快樂自在。坐在斜對面藤椅上的外婆,手中不停地織著一件涓涓的明黃色翻領毛衣開衫。竹針在外婆手中,一上一下翩翩翻飛。這時的涓涓最喜歡搬個小板凳,緊緊倚靠著外婆溫暖的身子,靜靜地聽他們慢語家常。記憶中菸葉甜絲絲、辛辣的芳香重新繚繞於鼻端,那是涓涓最喜歡聞的味道呵。嘎吱、嘎吱,輕輕的木梯聲響過後,李媽媽穩穩端著一個大大的銀盤推門進屋。盤上放著典雅的純銀茶壺、奶壺與糖罐,配上三套秀美清麗的茶盞。「這瓷器真是美。」涓涓端詳著手中杯盞,可觸摸到杯身上凹凸細緻的美麗花朵,雖有些許年歲的痕跡,色澤依然明艷。「是呀,吾也老歡喜這整套Ashley骨瓷,上面的手繪花朵真的交關好看格。二十幾年前,阿拉一家門剛剛到英國倫敦的辰光,愛德華的爸爸特地陪吾去倫敦哈洛德百貨商場裡挑選瓷器。伊特別歡喜吃英國下午茶,又講究萊西格,阿拉都交關中意Ashley瓷器圖案花紋,有格種特別細膩雅致的味道。」李媽媽坐在火爐前另一張高背椅上,微微低著頭,款款細語。火爐裡暖暖的火光,照亮了她側過去的臉。齊耳的短髮斜斜垂下,拂過她精緻圓潤的下巴,幾乎遮住半邊臉龐,涓涓依然瞥見暗光中那雙朦朧潤濕的眼睛。

(三)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