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神仙借房子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全文完)

他以為漢斯看到斷手的機器人和被他睡亂的床鋪會大怒,但是漢斯完全沒注意,或者不在乎。這個在他眼裡完美如天宮一般的家,小主人連多停留一分鐘也不願意。背著媽媽偷偷潛回家,他到底有沒有在美國讀書?照片裡那和樂融融的一家三口……小主人臨走時那個輕蔑的眼神,就像一道天雷,劈碎這個家完美的假象,讓它變成一個塞滿華麗家具的攝影棚,沒有燈光、沒有演員,更沒有觀眾。他和衣倒在床上,感到十分孤單 ,想念起老哈、想念起爸媽、想念起自己原來的生活,至少那是真實的。第二天,姚睿還是如約跟小雞見了面,就在步道區的那家麵包店。小雞穿著短裙、高跟鞋,塗了厚粉,黑色的眼線和粉紅色口紅。一陣風來,吹開她密密的瀏海,左邊額頭上一塊紫黑色的胎記,在厚粉下隱隱可見。胎記像是封印妖孽的印記。小雞可能是被封印了,法力在這一世無法施展,所以這樣的盛裝,對他卻沒有一絲吸引力。他給小雞買了杯咖啡,小雞喝了一 口嫌苦,加了兩包糖。小雞說她住得很遠,比小姨家還要北邊,來上海一年了,哪裡都沒去玩過。原來,他還是沒見著真正的上海女人。小雞問可不可以去他家,好想參觀哦!他抱歉地搖頭。不是他不願意,但那不是他的家,不屬於他。後來他們拍了張合照,小雞側過臉去裝小臉,他做出勝利的剪刀手。他知道這照片看起來很傻,但至少他穿的是自己的衣服,可以安心秀給老哈看。他迫不及待想告訴老哈,在神仙住的地方,他也領悟到人世顛撲不破的道理。姚睿,十九歲,高中畢,有過一個黑色雙肩包。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