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化才是隱憂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中國(四) -

記者

林克倫

中國官方近年在藏區或少數民族區,因實施「雙語教育」引發外界「消滅文化」的批評。從川藏地區看,不學漢語難以融入經濟發展並改善自身生活,但經濟條件變佳後,卻又不願回去了,其矛盾的根源就在於「現代化」。就地理條件看,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位處青藏高原東南緣、總面積15萬多平方公里,一個州的面積,要比遼寧、安徽、福建、江蘇或浙江等省分都大,卻又是海拔平均4000公尺的高原地區,實際上已是行政「末梢」。「末梢」,意味著國家政權能力難以企 及之處。以高原草原的逐水草放牧為例,春季融雪後出發,先至最遠的草場,再一路往回走、於夏秋之交回到居住地;數月放牧的生活地點,有時連手機信號都沒有,遑論被黨的基層組織所控制。正因放牧的特殊性,宗教生活成為藏族人的精神寄託。試想像,一周七天看不到人類、僅有牲口,只能對犛牛彈琴,加上高原瞬息萬變的詭異天氣,在人類有限的智識裡,宗教不僅是心靈寄託,也是藏族宗教藝術的底蘊。中國近年的「藏區新居」建設,目的是讓藏民在(非放牧)居住地,能過上「沖水馬桶」以及喝自來水的現代生活;雙語教育則是先學普通話,藉以融入 中國觀光經濟的發展大潮,否則連在旅遊區當導遊的基本機會也沒有。由生活面看,只要「家庭」的功能不被破壞,單就漢語教育很難抹滅藏族文化。記者在塔公寺旁的蓮花殿,即見到一家三代跪地參拜,宗教儀式與禮俗透過家庭教育緊密地傳承給下一代。問題是,若家庭不在藏區了呢?以「九加三」為例,不少藏族青年到內地的中等職業學校就學,習得一技之長後謀職,有些發展好的在成都落戶定居,開始過著現代化的都市生活、藏區反而回不去了。語言僅是媒介,衝擊藏文化的是資本主義帶來的「現代化」大潮,孰是孰非,外人很難論斷。

川藏地區的高原(大圖,四川省台辦提供)生活十分不易。而藏區旅遊吸引許多外國遊客(小圖,記者林克倫攝影),語言成為經濟發展的必備要件。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