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之戀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五)周芬伶(四一)

「中哥哥,你中午還說昨晚喝酒喝得頭疼,怎麼現在又在喝了?」「嗯,喝一點而已!」他舉起小酒瓶,似乎想證明這是微不足道的分量。「喜酒,結婚不就是要喝酒嗎?」孫又美看得出來,他是在故作輕鬆。她把酒瓶放在桌上,握著程達中的手說:「你怕和我上床,想借酒壯膽?你後悔和我結婚了嗎?」自從訂婚後,孫又美似乎不知不覺滋生了女人特有的敏感和細膩心思。「小美,我是怕妳後悔嫁給我。我怕耽誤了妳……再說,我一直把妳當妹妹,一時還轉不過來要怎麼對待妳……」「原來如此,嗯!你喜歡木雕,難怪人也木木的。我現在是你太太,當然用對太太的方式對待我呀!」孫又美把程達中的雙手環到自己背後,她自己環抱著程達中,臉緊緊貼在他胸口。「中哥哥,你知道嗎?我一直夢想當你的新娘,我愛你!」「小美……」孫又美可以清楚聽到他急促的心跳,她抬 即使到現在,他依然是。這麼多年,你現在還好嗎?所有人都回來了,怎麼就沒 起頭看著欲言又止的程達中。「中哥哥,你不必勉強,我知道目前你還說不出你愛我,我也不想聽你說謊。但是我願意等,我會盡全力做個好妻子,讓你愛我。」孫又美滿臉柔情,語氣堅定地說。「小美……我……」「我們已經是夫妻了!但是我們也不必急著成為真正的夫妻,你懂我的意思……不單是你,我自己也需要點時間做心理上的調適。讓我們慢慢來,你說好不好?」「小美,謝謝妳……」「好!我們現在開始談戀愛,你該親我一下!」程達中笑著,在她額頭輕輕吻了一下。「哎呀!怎麼還是輕描淡寫,像長兄對小妹!」「妳不是說慢慢來嗎?」「好吧!好吧!不逼你!」躺在床上,孫又美緊緊握著程達中的手,滔滔敘述這些年埋在心裡的情思。講完後,無限滿足地沉沉入睡。 英秀到盧家之前住車城。車城古名柴城,清康熙末年至雍正年間,原為排灣族所有,依排灣族語Kabeyawan(庫匹亞旺)而記名,之後遷移至此的漢人轉音而改為龜壁灣。為抵抗清兵佔領,構築木柵於四周做為防禦,故有「柴城」之稱。在這四重溪與保力溪交會之所,物產豐富,兼有最純淨之溫泉,古來為各族必爭之地,也是個血跡斑斑之地。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