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土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二○)

「嘿,知道您是讓我呢,李先生!」涓涓笑著做了一個鬼臉。「以後就叫我愛德華吧!李先生的叫法實在太正式了,也別再用敬語。」他笑著提議。「嗯,好呀!我也更喜歡叫你愛德華,很好聽的名字。」涓涓溫柔地微笑道。靜了一會,李先生抬頭望著涓涓的眼睛說:「我總想告訴你,不要覺得老套。你笑起來,真的特別像我小時候隔壁的一個女孩。」「是麼?」涓涓突然覺得有些羞澀,不禁低下頭去。「那她現在哪裡呢?」停了一會,終究耐不住好奇,她追問一句。「我們離開上海時很匆忙。那時她母親正病著,一家人只好都留在了上海。剛開始聽說還算太平,1957年時,她父親天真得很,給政府提意見,被打成右派,給下放到江西鄉下。她嫁給了當地一名小學教師,聽說過得很清貧。如今早已斷了音訊。」「知道這座橋的故事麼?」二人沉默半晌後,他拍拍手下的石橋欄杆問道。「什麼故事?」「英國中世紀的時候,在附近鄉間,一個女子如果太過靈慧美麗,別人就會質疑。窸窣碎語偶然必然的聯想之後,厄運便可能降臨。遭受無數次殘酷刑罰、踐踏蹂躪之後,依然堅稱自己無罪的女子便會被帶到馬德林橋邊,接受最後的測試。那些飽受摧殘的女子被綁在椅子上扔入水中。如果就此淹死,終於證明其清白之身,以死亡的代價。如果竟然僥倖未死,便無可非議地坐實其巫女之名,可堂而皇之送上火刑架燒死。馬德林橋曾經見證過無數無辜聰慧女子的掙扎與死亡。」愛德華慨嘆道。「實在太可怕、太野蠻了。」涓涓的眼中噙滿淚水,心中泛起深深的哀痛。「確實難以想像人類可以殘忍至此,幸好此地早已超越舊時的野蠻與冷酷,已是文明國度。」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