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舟已過萬重山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于中圖 鍾偉明

那天我們家大大小小一行人到中國城一間點心店飲茶,但見門前一幅木匾內的墨寶,大大地寫著「輕舟已過萬重山」幾個字。趨前再仔細看,原來還有上一句小小的「兩岸猿聲啼不住」,即記起這兩行詩句都出自李白那首「下江陵」,充滿「放鬆」和「放下」的意境,很適合飲茶。坐下後邊談邊吃點心時,大姊和姊夫一直逗弄著外甥孫兒,尤其是已過花甲之年的大姊夫,儘管白髮蒼蒼,卻精神飽滿,抱著自己的孫兒到處行走,還帶他到店內的魚缸旁觀看優哉游哉的動物。看見大姊夫那副含飴弄孫、開心得像已把幾十年生活重擔放下的模樣,我就想到那句「輕舟已過萬重山」。想起母親曾經告訴我,大姊夫以前在香港曾經是俗稱的「大耳窿」,即是催收賭債的江湖中人,後來禁不起老母苦口婆心的勸導,改行去做「行船」,在船上的廚房為水手們準備三餐。多年前大姊夫更趁機偷渡到南美洲,輾轉又偷渡過來美國,在中餐館待了未久,便遇上從越南來美的大姊,正是「千里姻緣一線牽」,從此成家立業,結婚生子,歷盡滄桑終於盼到了哭聲「啼不住」的孫兒,心情自是放鬆了。待外甥與他的墨裔妻子都吃飽後,外甥女忽然給我們一個驚喜,叫侍者端來一個生日蛋糕,原來是為慶祝外甥生日。這使我想起兩年多前,外甥也是在家庭聚餐時,宣布他太太有喜。外甥多年前曾有一個台灣裔的女友,因這位女子是名律師的千金,他那時卻只是一名咖啡店員,自覺高攀不起而與她分手。後來外甥做了警察,並認識了當教師的墨裔妻子,如今還生下一個麟兒,那斷線的事業和姻緣終於一日得到償還。那天我們在點心店享盡身心放鬆的一頓早午餐後,出門時見賓客仍絡繹不絕。而當我行經過那幅木匾時,心裡也輕鬆地吟著那首李白的「下江陵」: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並不是很注意措辭。一天晚餐時間,餐廳內的客人不少,文秀和美如和平時一樣用中文聊天,一面工作,一面用中文抱怨。其中一位在上菜,另一位在收拾桌面,只聽見其中一位低聲抱怨:「這些老外,小氣得要命,我這一桌也『打鐵』(沒有留下小費的意思)。」另外那一位也附和地說:「是啊!這些老外,不但小氣而且還實在笨得很,這麼多好吃的中國菜不點,只會吃什麼甜酸雞、甜酸肉……。」話還沒有說完,只見靠牆角的一位男士抬起頭,用非常標準的普通話對她們兩人說:「妳們說的不錯,我們是不會點中國菜,可是這並不代表我們笨!何況這裡是美國,我們也不是『老外』,我們是這裡 的居民,你們是外地來的,照這樣說起來,妳們才是真正的『老外』!不是嗎?」這兩位女服務員,忽然聽見有人用中文抗議,又發現居然是在座的客人,嚇得目瞪口呆,無地自容,恨不得有個地洞鑽進去,連聲道歉,急忙躲進廚房,再也不好意思出來。只有不斷拜託櫃台小姐,求她代表她們向客人解釋及道歉。原來這位美國客人大學時專修中文,越戰期間在台灣住過,也了解她們並沒有惡意。他說,他也只是和她們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而已。自此之後,文秀和美如再也不敢亂說話或批評客人,「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因為誰也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身邊可能又冒出一個會聽、會說中文的「老外」。這次事件後,她們比以前安靜多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