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碌崙新學校選址恐埋奴隸遺骸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大都會綜合 - 編譯馬永慶/綜合紐約4日電

在1828年到1830年期間,布碌崙高灣那(Gowanus)的地主凡布倫特(Adriance Van Brunt),每周幾次在日記中寫下他認為值得一提的事,並詳細描述當時稱為「布碌崙村莊」的農場生活;這本日記內容可能讓紐約市府在布碌崙建新學校的計畫變得複雜。「紐約時報」報導,這本日記的內容,包括一名傳教士的禮拜講章「你們是我的見證」(ye are my witness)的摘要,及購買和售賣的紀錄和生活概況。凡布倫特在1828年某一天寫下:「小艾伯特把一些馬鈴薯和梨拿到市場。」他在另一天寫下:「今天是自8月4 日以來第一次下雨。」但日記中的其他紀錄打亂了那個時代的古雅感覺,並提醒現代讀者,紐約的奴隸制在19世紀初是何等實在和根深柢固。更緊要的是,這本日記可能使市政府擬在「凡布倫特農場」舊址部分蓋建新學校的計畫變得複雜化,因它暗示該地段的無標記墳墓,可能是埋葬奴隸的地方。

凡布倫特在1828年9月寫道:「埋葬了年老、80歲的班納特先生。」並在下一個月寫道:「10月1日埋葬了南希(黑人女孩),年約12歲。」

市政府在2015年選擇了三大道夾第八街到 第九街的這塊長久空置地段,作為一所新學前班學校的地點;州公園局正重新檢查現場是否有文物或人類遺骸留存,並在初夏時聘請環境顧問公司在該地段的幾個地方向下挖掘幾呎深來勘查。這次挖掘沒發現任何遺骸,但公園局上月要求環境顧問公司提供更多資料,然後再向市學校建設局提出建議,是否在該處建校。布碌崙歷史學會的資料,凡布倫特家族跟殖民布碌崙的許多家族一樣,蓄養奴隸。在1790年,凡布倫特購買該農場四年後,布碌崙有三成人口是非洲裔,其中大多是奴隸。

顧問報告指出,1800年的人口普查列出凡布倫特家族擁有兩個奴隸,十年後增至五個。凡布倫特在奴隸制度廢除前六年,及第一次寫日記前七年,釋放了兩個奴隸。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