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 麻林橋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梁蘭蓁

我的爸爸是飛將軍,他在一九四八年隨軍隊由大陸撤退到台灣。爸爸一生戰功卓著,曾膺選為空軍老虎,並得過許多勳章。一九六一年五月,爸爸因為駕駛飛機執行任務時為國捐軀,他的生平事蹟及烈士遺照已迎入空軍英雄館。爸爸過世時很年輕,年幼的我們對爸爸故鄉唯一的印象,是姑媽告訴我們的,她說爸爸的老家是在湖南「長沙東鄉麻林橋」。她又說,我們的爺爺是縣太爺。爸爸本來還有兩個哥哥,但是他們都在年紀小的時候,在老家門前的麻林河戲水而滅頂身亡。自從爺爺過世後,爸爸成了梁家四代單傳的獨子。所以奶奶對爸爸寵愛有加,她非常嚴謹的盯住爸爸,不准他去麻林河戲水,以免遭到不測。爸爸在故鄉念書到高校畢業後,正值抗日戰爭爆發,全國掀起了一片青年從軍救國的風潮。爸爸也毅然要從軍,但是奶奶不肯讓爸爸遠離家鄉,爸爸只好留書給奶奶後離家出走。爸爸從麻林河邊搭小木船由水路抵達長沙,再由長沙輾轉到了成都,考進了空軍士校,達到了他從軍報國的心願。奶奶在爸爸離家後,非常傷心。記得我小時候,有一年聽爸媽說奶奶從大陸在收音機裡對台灣空軍喊話,奶奶指出爸爸的官階和名字,並且頻頻呼喚爸爸「棄暗投明」,趕快回家侍奉年老的奶奶。為此,爸爸還被「停飛」了一年,爸爸有生之年都沒有回到老家去看奶奶。多年來,我最大的心願就是替爸爸在奶奶的墳前磕頭祭拜。二○○五年,我趁著跟先生去南昌開會的時候,特別請南昌當地的朋友找一下有沒有「長沙東鄉麻林橋」的地方。朋友居然替我找到了,並告訴我,麻林河邊梁家的祖宅已頹癈失修,地名也改成「路口鎮明月村」,麻林河現在只是一條小溪,新的麻林橋是在原址建的。我和先生由友人陪同去長沙,從長沙市中心開了兩小時的車程,才到了姑媽口中的「長沙東鄉麻林橋」。下車後,我抱著朝聖似的心情,徒步走在鄉下的道路上,不久終於看到了麻林河和麻林橋,我不由得流下了眼淚,我終於替爸爸踏上他的故鄉土地,觸摸到爸爸的麻林橋了(右上圖)。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