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得罪中俄 朝核危機難迴旋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世界論壇 - (作者為香港恒生管理學院教授,轉載自聯合報)

美國總統川普的外交,外界眼花繚亂。以近日為例,首先北韓再度試射導彈,美國表示忍耐已達極限,隨即也射導彈顯示威力。如果美國還希望和平解決北韓核武問題,必須與北韓重新對話,至少需要有人居間協調,前總統卡特不被期望再扮演以往的角色,剩下只有中國和俄羅斯可做為窗口,他們與北韓有深切交情,也有密切政經聯繫。此時美國應拉住北京與莫斯科,與他們合作,促使北韓改弦更張。川普早先也打算走這條路,只是耐心不足。上周開始翻轉,川普將北韓試射導彈的責任歸給北京,批評沒有盡力。不久傳出美國預備啟動301條款,對中國展開貿易調查,此舉無異 高朗(香港) 告訴北京,不配合美國,勢必嘗到苦頭。不僅如此,美國與俄羅斯也陷入緊張,川普簽署國會新通過的對俄制裁法案。川普雖批評這項法案,畢竟還是簽了。普亭搶先報復,驅離700餘名美國駐俄外交人員。如果北韓核武發展是迫切問題,嚴重威脅美國與盟國安全,很難理解美國此時有必要得罪北京和莫斯科嗎?懲罰這兩個國家,又怎能期待他們協助化解朝鮮半島危機?此舉也等於剔除和平選項,讓美國手中的牌變少,訴諸軍事行動的風險大為增加。除非美國不認為北韓發展長程導彈構成威脅,或許不認為是一項嚴重的威脅,才不在乎中國與俄國是否站在美國這一邊。如果沒有中國與俄羅斯合作,美國只好親自處理。在川普狠話說盡後,美國已賭上信譽,北韓若繼續射導彈,美國如何反應?繼續講狠話?還是採取軍事行動?川 普不久會發現,迴旋的空間越來越小,他正將美國拖進一場軍事衝突。此也反映川普政府的外交欠缺優先次序。如單獨看,為貿易爭執,美國可啟動301 ,向中國施壓;為干預大選,美國可制裁俄羅斯。每項措施都可找到合適理由。問題在這些比起北韓核武,那個較重要,應該優先考量?從川普的作為看,美國的外交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沒有全盤思維,政策相互掣肘。美國如想避免一場不想投入的戰爭,必須努力擴充自己的政策選項,而非不斷毀掉所剩無幾的牌。不少分析家認為,朝鮮半島若開戰,不管哪一方勢必付出慘痛代價,鄰國也遭殃。因為戰爭代價實在太高,沒有一方敢先動手,雙方看似劍拔弩張,實際局勢沒有想像的糟糕。我們期待這項推論是對的,北韓和美國 都充分相信對方不會先動手。可是,在缺乏信任,又無法即時溝通情況下,如果任一方發生誤判,局勢可能急轉直下,難以挽回。這也是一些戰爭,原先不想打,後來還是爆發的原因。川普不是有耐心的領導人,處理敏感、複雜的國際危機,經常以高姿態、教訓人的口吻說話,他的國務卿提勒森只有在旁善後,最近提出與北韓談判的可能,但朝鮮半島危機能否順利化解,不能太樂觀。如果朝鮮半島再次爆發戰爭,對東亞、甚至全球經濟將造成衝擊。戰爭拖得越長,甚至動用核武,損害難以估計。台灣不能心存僥倖,賭戰爭不會爆發,而應設想,不同型態與規模的衝突,對台灣可能的影響及如何因應。看川普總統處理危機方式,台灣最好小心為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