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幸福

小連載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一) (四) (四六)

秦小揚當初是K簽證過來,登記結婚以後,她收到了臨時綠卡,有效期為一年。在臨綠過期之前,身為美國公民的杰瑞要為她申請十年綠卡,否則她就會成為沒身分的人。若杰瑞不給她申請,那對秦小揚非常不利。這意味著只有兩條路可走:一,繼續留在美國,但算是「黑人」,也就是沒身分的人。這樣只能打黑工,很多權利沒有保障,被移民局發現會很麻煩。二,回國去。這更不行,她走之前已經把房子賣了,職也辭了。回去的話,工作、住處都沒著落,還讓人看笑話。這兩條路都不是秦小揚想要的。唯一的也是最直接的方法是哄著杰瑞,為她申請永久綠卡。有了永久綠卡就自由多了,再怎麼都好說。 秦小揚明白其中利害,告誡自己收起鋒芒,學會順從與忍耐,耐著性子做家務,杰瑞發火的時候也不回嘴,床上盡量溫柔。杰瑞心安理得地享受著秦小揚的各種服務,就是隻字不提申請的事。秦小揚催了好幾次,杰瑞也沒什麼動靜。時間一天天過去,秦小揚心裡開始犯起嘀咕。杰瑞的意圖再明顯不過,就是要拖著她,拖到臨綠到期,她就得灰溜溜地回國去。杰瑞當然明白,自己對於秦小揚的重要性。他認為這個女人就是為了綠卡和他結婚。他像個搬運工一樣,費大勁兒把她們母子從中國搬過來,她卻毫不領情。外表溫柔的她,其實內裡一點也不溫柔,整天 最初來的客人是一個中學同學的孩子,在加拿大留學,是一個小留學生。每年過聖誕節時,他就坐火車跑到家中過節。他染金黃的頭髮,脖子上吊著一條長圍巾,身上灑著香水,身材玉樹臨風,薄薄的嘴唇上掛著有點矜持的笑容。張拓是個直男,一生沒用過香水,他的同學也是。所以張拓有點想不通。林長勇怎麼養了這麼一個兒子?像個上海小開。他說。上海小開的日常生活是中國時間。他白天睡覺,一直睡到我下班。吃了晚飯之後,已經到加拿大時間晚上八點。他精神抖擻衝出房間對我說:阿姨,我想出去玩玩。冬天的蒙特婁聖誕期間,溫度常常是零下三十多度,更遑論夜間,街上的店鋪早早就關了門。除了飯店和酒吧,我也不知道哪裡好玩。他便失望,轉身回房間繼續玩遊戲。每年聖誕節時,我們會請朋友們聚會。到聚會那天,朋友們來了,上海小開還沒有起床。他臥房的門正朝著客廳,他不起床,卻開著門,讓過往的孩子們好驚奇。裡面的床上躺著一個人呢!西蒙的小朋友們交頭接耳地說。他為什麼不起床?嘉妮有些擔心地說。她是個喜歡擔心的女孩,常常蹙著她彎曲的小眉毛。是不是他生病了?沒有。杰瑞十分肯定地說。他是個五、六歲的小孩,手中常常攥著一個玩具小汽車。我看到他正在玩小熊過關的遊戲。不可能!西蒙立刻糾正,大哥哥怎麼可能玩小熊過關。我聽說他玩的叫「三國殺」,是從中國帶來的遊戲。我連忙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兜轉過去,隨手把小開的門關好,讓他這個展覽告一

段落。 鬥雞一樣。床上功夫比起他的幾個前妻來差遠了,這樣的婚姻他早就沒了維持下去的興趣。至於秦小揚將要遭受的痛苦,他一點也不在乎。他覺得她是活該,她來美國之前,就應該想到種種可能的後果。她沒想到是因為她笨,每個人得為自己的錯誤買單,秦小揚也自然應該為她的錯誤買單。所以,他根本不關心秦小揚心裡怎麼想。 造船師有一百多人,由年長、有經驗的漁民擔任。光搭竹子就是大工程, ,耗時一個多月,然後糊紙上彩、畫龍畫鳳,又要造神像,所費從開斧到完工需一百天左右。王船依古時候中國官員乘的官船搭造而成。東港人靠打魚維生,相信溫王爺特別搭王船來到東港,那漂流的浮木即是王船的殘骨。傳說是東港多瘟神,清朝十個巡守九個死在任上,於是多年來都有請五府千歲燒王船,送瘟神出海的祭典。在王船火化之前,東隆宮依照慣例舉行「和瘟押煞」的道教儀式。借重道士的道法,將頑劣的瘟煞疫鬼,逐一押上王船。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