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體壇黑幕前隊醫逃亡德國

68本工作日誌 大爆中國興奮劑時代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中國三/四 - 中國新聞組/北京11日電 前中國國家體委訓練局首席運動醫學專家薛蔭嫻,因持續披露興奮劑醜聞,她與家人長年遭受打壓報復,近日一家逃亡德國,正申請政治庇護。她30多年來記載興奮劑黑幕的68本工作日誌,將向國際奧委會主席遞交證據。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中國國家隊醫務監督組原組長薛蔭嫻與她的兒子、北京藝術家楊偉東及兒媳杜興,近日成功逃亡抵達德國。「我當了36年的國家隊隨隊醫生,因反對中國給國家隊運動員吃興奮劑,遭到迫害,兒子被關押,醫院也拒絕給我看病,在德國使館幫助下才逃離苦海,進行政治避難。」現年79歲的薛蔭嫻,1963年於北京體育學院畢業後進入國家體委工作,先後在國家田徑隊、男女籃球隊、女子排球隊、國家體操隊工作。她透露,1978年起被賦予政治使命的中國 體育開始進入興奮劑時代,上世紀80年代,官員在內部會議上發出全面使用興奮劑的指令。「當時有11個隊,國家隊訓練局局長、黨委書記李富榮說全體都吃,你反對他就是反對政府,說吃興奮劑叫吃特殊營養藥。」報導說,薛蔭嫻回顧,官員靠興奮劑催生出的成績獲得升遷,一些80年代拿過國際金牌的知名運動員,從最初的受害者變身既得利益者。在薛蔭嫻站出抵制後,前國家體操隊總教練宋子玉也成為她的同盟軍,兩人先後被免職,1989年宋子玉在持續的迫害中抑鬱而終。據報導,薛蔭嫻特別指出,舉重、游泳、田徑、體操等金牌項目都是興奮劑重點領域,李玲蔚、昔日游泳隊五朵金花,排球運動員巫丹等也皆被檢測出使用興奮劑。她還說,中國體育至今仍未屏棄用興奮劑,她以2012年中國游泳隊運動員葉詩文在400米混合泳衝刺階段,速度超出男子金牌得主為例:「這違反科學及常識啊!」楊偉東表示,國保和警察多次到家中搜查,試圖查抄母親留存的68本工作日記。慶幸的是,在他們出國前幾個月,這些日誌和其他黑幕資料已由特殊渠道安全送到德國。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