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時代的跨國親友團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五)

他疊被子均勻整齊,一層層像五花錦一樣。他將靠牆的兩個椅子騰了空,把被子放在上面,被子上又放了一隻玩具熊,看起來又整齊、又好看,像一件長了腳的藝術品。疊得好整齊。我讚嘆說。就是有潔癖嘛!許小姐穩穩地坐在桌邊,安心吃著早餐,閒閒地用餐刀蘸著果醬,慢慢塗在麵包上。這三十天我就沒做過飯,連碗都不用洗。她說,他說我洗得不乾淨。既然他還要再清洗一次,不如我就不做了。許小姐笑咪咪地說。許小姐只住了一晚。第二天他們訂了旅店,我說大不必,就在家裡住不好嗎?小楊先生說想自由一些嘛,請阿姨原諒。這麼會說話的孩 子,處處讓人舒服,倒是張拓有些不好意思。原來以為是西人,怕我們招待不周。我解釋說。後來聽說,許小姐和小楊先生同一天拿到了加拿大移民紙,真是很有緣分。●除了許小姐之外,李先生的造訪也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李先生是張拓研究生同學,畢業後,也沒搞專業,倒是跑去撈偏門兒,在各大部委之間倒賣文件什麼的,還建了一個民間銀行。早年的妻子也分開了。兒子同他感情還好,只是不學無術。前妻生的女兒倒堅強,也上進,只是除了向他要錢,平時沒 有往來。要錢時也是態度強硬,既不稱父親,也沒有甜言蜜語。李先生心中頗多不平,卻從不說出,要錢給錢,沒有抱怨,也沒有要求。他自己是欠了女兒和前妻的,當是還債。內心雖然隱隱作痛,但當初就這麼選擇了,後果自己承擔,倒也是男兒氣概。李先生來我家,只吃中國菜、喝稀飯,不要牛排,也不留宿,他自己住旅店。晚上去看脫衣舞,把張拓留下來同住,聊天直到天亮。第二天張拓回來,臉也黃了,眼睛也紅了,沒睡醒的貓一樣。到加拿大十幾年,從未有夜不歸宿,李先生也算讓張拓放縱了一回,回歸了一下男兒自由身。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