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圖 江長芳

那時我搬到這座城市剛一年多,辭去了不喜歡的工作,下一份工作還沒著落。家裡多有煩惱的事情,令我焦慮不安,既無法排解,又不能放下,幾乎夜夜不能安睡。一個印度朋友說她們有個冥想會,就在附近一個教堂租的場地,我就去了其中一場。大廳門口擺滿了鞋子,我也脫了鞋進到廳裡。冥想剛剛開始,台上兩把椅子,坐著兩位女士,腿上蓋著毯子,閉著眼睛,安詳地坐著,下面是一排排的椅子,坐著冥想的人們。我悄悄進去,在中間一把椅子上坐下,讓自己的姿勢舒服,闔上眼睛,停止身體的一切動作,放鬆全身的每一個部位,尤其是肩膀、脖子的後面、牙齒和下巴。我鬆開咬著的牙齒,放下聳起的肩膀,舒展眉頭,身體漸漸安靜下來。但是腦中思緒仍然飛來飛去,不肯停歇,無非是家事的煩惱,工作中的不順利,自責、擔憂、憤怒等等,已經不知重複過多少遍的節目,再一次次上演。這些念頭和情緒往往是不馴服的,讓我不知所措,甚至有時排山倒海,要把我壓倒。冥想讓我靜下來,什麼也不做,什麼也不想,讓頭腦心神得以放鬆休息。這是一個對頭腦有意識的訓練,使人能夠健康地思考和感受,而 不被自己的思想情緒挾持。我看見每一個念頭、每一個情緒,溫柔地看著它,告訴它說我知道了,了解它們的產生和存在,能與之保持距離,知道它們是客人,自己才是主人。這次冥想有一個小時,我那些飛來飛去的念頭和情緒一開始來勢洶湧,漸漸地慢下來,越來越少,一個小時之後,都飛到不知何處去了。晚飯是印度的素齋,全是家常菜,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一大鍋一大鍋的,排成一排放在桌上,每鍋都混合了好多種蔬菜豆類,都很辣,但很香,和米飯混在一起非常好吃。大家或站或坐,邊吃邊聊。一個穿紅色連衣裙的女孩告訴我,冥想是她每天早晨必做的,讓她準備好迎接這一天中的所有事,不會慌張焦慮。這天晚上回家,我頭一挨枕頭就睡著了,好久沒有睡得這麼香甜,早上醒來整個人神清氣爽,透著絲絲喜悅。我不知這是因為冥想,還是因為那些辣辣香香的家常素齋,或者那些放鬆的交談,也許全都有吧。冥想就是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做,讓身心頭腦都安靜下來,給自己一個時間充分休息。不管要追尋多遠,不管煩惱有多麼糾纏,時常回到原點,片刻的寧靜滋養之後,就又可以繼續前行。現在我常常清晨小坐,把這叫做忘憂,不是忘記,或者迴避,而是放下、鬆開,帶著這樣的心境去感受和經歷今天的所有。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