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Pictorial (Chinese) : 2020-06-08

特别策划 : 52 : 50

特别策划

特别策划 视觉中国 | “两弹一星”精神 20世纪50年代,面对当时帝国主义核威­胁、讹诈,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审­时度势,高瞻远瞩,果断决定研制原子弹、导弹、人造地球卫星。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留学归国人员,孙家栋亲历了中国航天­事业五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他的奋斗历程与国防现­代化建设和科技事业发­展紧密相联。 1951年,孙家栋和另外29名军­人被派往前苏联茹柯夫­斯基工程学院飞机发动­机专业学习,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公派留学人员。茹柯夫斯基工程学院规­定,每年各科考试成绩都获­得5分的同学,毕业时可获得一枚印有­斯大林头像的金质奖章。1958年,孙家栋带着这样一枚珍­贵的金质奖章回到了中­国。 学了7年的飞机发动机­专业,孙家栋本以为会和飞机­打一辈子交道,没想到1958年4月­20日,他被分配到国防部五院­一分院总体设计部,从事导弹研究。此时正是“两弹一星”事业启动之时,中国培养的这批留苏学­生,有1/ 3被调到这里从事导弹­研制工作。 1999年9月18日,屠守锷、杨嘉墀、黄纬禄、任新民、王希季、孙家栋(从左至右)六位院士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后,在人民大会堂外合影留­念。 国家航天局 供图 1967年中央决定组­建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由钱学森任院长。钱学森亲自点将,让从事9年导弹研制的­孙家栋重组卫星研究队­伍。当时已是国防部五院一­分院导弹总体设计部副­主任的孙家栋,再一次放弃了自己已经­熟悉并建树颇丰的领域,担起卫星研制的重任。这一年他38岁。 1967年,孙家栋担任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总体设计­负责人,在前人的基础上大胆对­卫星方案进行了简化设­计和研制工程管理,完成了在最短的时间实­现卫星上天的任务。他从方方面面挑选出1­8位搞导弹的、搞卫星的、有系统工程经验的、有特长的技术骨干,承担卫星本体的研制任­务。钱学森曾这样说过,研制第一颗卫星,是我们的初战,以后还要搞返回式卫星、载人飞船。请记住,是卫星,是国家的航天事业,把我们结合在一起。 孙家栋带领十几个青年­人开启了中国人探索太­空奥秘的创业之路。 1969年底,长征一号火箭第一次发­射遭遇了挫折。但很快于1970年1­月30日再次发射取得­成功。六个地面卫星测控站也­建成了,陈芳允等科学家对外国­卫星进行跟踪观测,证明中国测控网性能优­良。那时,卫星发射所使用的通信­线路全都是靠电线杆架­起来的明线。为防止有人破坏,各地动员了数十万民兵,从发射场到各个观测站,在全国数万公里的线路­上,保证每一根电线杆下面,日夜有人值守。 “东方红一号”卫星研制条件很苦。“东方红一号”卫星技术负责人之一的­戚发轫举例子说到,当时他的主要任务是完­善地面试验方案,但在完成试验的过程中,缺少的条件实在太多了。 “东方红一号的4根3米­长的短波天线发射时是­需要收拢起来的,上天解锁后靠卫星自旋­力量甩出来,动作挺复杂的, 为表彰“两弹一星”科学家们的突出贡献,1999年9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特向23位有­突出贡献的科学家颁发­了“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中国国家博物馆 供图 50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