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脹風險橫掃環球債券市場

當問及「有甚麼會讓你徹夜難眠?」,瀚亞一眾投資總監列出以下情景及風險,,其中 有不同程度的機會率或後果的嚴重性,並指出投資者低估了投資的充分潛力。

Economic Digest - - Wealth Management -

雖然數位投資總監對這種緊縮發生的可能性持不同看法,但他們皆同意一旦發生,將引起巨大不利影響。他們的憂慮來自兩方面,一方面是隨著美國聯邦儲備局在2019年實施「正常化」,政策 流通性將「全速」,以高達每月500億美元撤出。此舉的後果未明,而這正是問題所在。市場開始擔心流通性減退,將加速短期貨幣市場利率的上升,大於聯儲局的加息幅度。另一方面,歐洲央行將在2019年停止注入流通性。資金停止注入,或足以讓投資者感到不安。現只有日本央行將繼續實施寬鬆貨幣政策,因為通脹仍低於2%的目標。因此,雖然中央銀行引發的信貸緊縮不太可能發生,但當中的不確定性正在引起投資者的注意。

留意盈利預測下跌

美國推行美元回流政策的一個後果,是以美元投資取得增長的外國政府和公司,愈來愈難以償還美元債務。樂觀的是,特別在亞洲,政府和企業的美元風險敞口,較普遍認為的為低,而償還能力則較預期為高。總而言之,美元短缺的後果,無論是現實的還是想像,均可造成嚴重後果。債券收益率處於40年低位,因此通脹上升的成本可以很高。可幸的是,倘若瀚亞投資總監的預測正確,那麼通脹在未來一年內將保持低水平。儘管如此,部分投資者已經在投資組合中為對抗通脹「買保險」。 美國勞動力市場緊張,及工資壓力減弱之間的矛盾顯著,而瀚亞最擔心的是工資上升壓力消失。值得關注的關鍵指標是,美國的勞動參與率。現時當地的勞動參與率保持穩定,並處於70年代末以來低位,顯示勞動力仍然過剩。參與率上升會是這個困境不再的初始訊號,通脹壓力將從而建立。全球通脹也可能因油價飆升而隨之上升,惟美國準備提高原油產量,所以油價不太可能上升。,此外美國總統特朗普提高關稅,所帶來的任何通脹壓力,都可能引發一次性的通脹飆升,而非結構性上升。總括而言,雖然通脹前景似乎疲弱,但同時存在不少能夠影響其發展的因素,債券投資者將不會希望此預測錯誤。雖然瀚亞相信,美國利潤週期完結是言之尚早,但在其他市場的盈利預測進一步下調的情況下,投資大門仍然敞開。最重要的問題在於,美元強勢和美國利率上升對於其他經濟體或持續影響,特別是對亞洲和新興市場。預期隨著年度推展而面臨壓力的同時,這兩個因素亦導致2017年盈利預測的急劇上升情況,在2018年初驟然停止。瀚亞的觀點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對美元和利率走向的看法。在美元停止上升,以及美國加息結束之前,利潤預測不可能不進一步下調。各種領先指數也令人謹慎。除美國外,大多數國家市場仍然疲弱或處於陰霾。在歐洲尤其明顯,即使利潤預測試圖擴至最高,但歐洲市場基礎疲弱仍然比預期嚴重,因此瀚亞建議,要留意未能達到的盈利預測。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