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佛造像

ELLE (China) - - TOPIC -

母亲是佛教徒,在她的影响下,蒋晟得以在十几岁时接触佛教。2013年刚刚大学毕业,蒋晟和如今已经成为他太太的设计师万一方一起,在英国待了一段时间,异国的生活让他从新的角度思考自己国家的文化。做佛像,就是从英国

回来以后的决定。

这是一件冒险的事情,连做雕塑家的父亲都反对,而蒋晟却觉得势在必行。在当时,佛像普遍以古董、工艺品的方式流通,蒋晟希望能够以佛像作为艺术媒介,做出既符合当代信仰,又能够延续艺术价值的佛像。2013年回到厦门开始做佛像,2015年成立“蒋家班”工作室,3年来,“蒋家班”在磕磕碰碰中自我完善与成长。“为佛造像”,这后来成为了外界最常给蒋晟贴下的标签,也是他这几年的工作重心。蒋晟的创作现在分为两条线,一是接受寺庙委托进行创作。另外,他以“蒋家班”为载体,创作小型、且适合家居收藏摆放的佛像。每一次敬造,蒋晟都会对所创作的佛菩萨进行系统了解,查阅并梳理史料,走访各地寺庙,再进行概念设计与雕塑。每一尊佛像的敬造过程,对于他与团队而言,都是自我探索与修行的过程,他意图根植于传统文化,

向内探索未来的边界。

在交谈中很容易觉察,蒋晟是一个内心思考密度较高的人。他会思考“活着”这件事,连带着也思考“人怎么样才能发挥生命最大的价值”这样的问题。因此当被问及对30岁的期望,他说:“我希望自己30岁时不再困惑。”

乔达摩悉达多在成为佛陀之前,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困惑中经历世事、寻求真理。蒋晟明年为自己拟定的展览灵感来源是“王子离开宫殿”,正是将关注点放在悉达多离开宫殿、走上探寻之路的那段时间。明年的展览中,他将通过回收材料的应用与再设计作为搭建的原材料,与佛像一起呈现,从而探讨“平等”的价值观。

困惑、思考、寻求解答,这也是蒋晟对待事情的方式。向内探索,建立安身立命的价值观,这种更为独立、自我的思维方式,令他既有那么点抗拒讨论人的共性,也不喜欢群聚,并且更在意“我是谁”这样的本质问题。在全球化的讯息社会里,他更喜欢一些在历史快速进程中被抛下,但仍然充满厚重感、地域化特质明显的地方。

蒋晟在厦门的生活有着属于自己的节奏。他的办公地点在厦门东部的工厂改造区内,作品设计与资料整理的工作都在这里进行,而在上李山脚下的工作室,则是他动手做雕塑的地方。每个周末,固定是他和万一方的“家庭日”。作为一位年轻的父亲,蒋晟希望儿子有机会可以学一学中国传统的拳法。他自己就曾在厦门城中的东坪山跟着一位八极拳师傅学过一段时间拳,这段经历“特别中国”。他常常用“特别中国”来形容一件事,因为那意味着这件事是有向内探索的根基,并不是无来由的。他期待自己的孩子也可以从传统文化根基成长起来,找到立足点。

被问及心目中的“理想我”是什么样的时候,蒋晟没有犹豫地回答“探险家”。他心目中的探险家是佛陀、玄奘—他们都有着对精神世界的探索,并以此回馈世间。为了走过世界上未曾走过的地方,就像他曾经计划30岁之前要环游全世界,但同时,这样的环游在他看来更有着向内探索的重大意义,就像是一种力所能及的方式,让他掏空自己、放下自我执着。经过这样的探索,他希望自己能理解真实的世界。就像蒋晟总说自己是在学佛像而不是在做佛像,因为旅行、做佛像,对他而言都是这样的“修行”:“若抛开对内的探求,我根本无法想象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