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杨牧石磨平现实与错觉至上

Elle (China) - - DECORATION - 摄影朱海 文戴西云 编辑王敏 部分图片提供艺术家及麦勒画廊

杨牧石对物料的持续打磨,并不是为了去除它们的棱角,而是为了使其更为尖利而危险。他以“无效生产”消耗的时间,将物质转化为一种极度克制的形式语言,

勾勒出消费废墟的幻象。

“我觉得我的作品不是极少主义,是现实主义。”杨牧石这样回应我们对他作品形式语言的揣摩。他在上海郊区一幢由老房子改造的新工作室里几乎没留下什么生活痕迹,像画廊一样空白干净的空间里,三千多件乌黑而锋利的几何形体被艺术家整齐地收纳在黑色货架上。这组原本排布在铝板上形成一片黑色荆棘的作品,叫做《消磨》。

从2012年的毕业创作开始,杨牧石常常连续几个月驻扎在城郊小工厂旁的旅店里,每天和工人们一起“打卡上班”,加入到一场被他称之为“无效生产”的制造中。但恰恰与福特主义强调流水线生产背道而驰的是,他注重“手感”—一种与提高生产率相悖的工匠精神,他把自己训练成熟练操作机器的工人,以实现自己对作品中每一个“零件”的形式语言的精准把控。这种对形式语言的极致追求又与上世纪60年代的极少主义艺术不同,他不追求去除作品中的个人痕迹,相反,他精心制造着每个部件之间的细微差异。他收集各类废弃木材,如工具手柄、防护栏等,根据其形态和基数来决定作品部件的最终形状与数量,经过工人和他的共同切割、打磨、执色等层层工序,废弃木质工具锐化出了一种危险的力量,如同复仇者的武器,透着工业化的金属质感,遮蔽了材料原本的时间和历史。

这组“消磨”了杨牧石3年多时光的作品,为他接下来两三年的创作铺垫了形式语言的基础,除了木材以外,建筑废料以及大型的聚丙烯泡沫通过碾压、腐蚀、漆黑等工序,二次加工成更为大体量的形体,这些“变异”了的建材是艺术家对城市化建设的个人隐喻。

“黑色是很多制服的颜色,它拥有一种统一的逻辑。”杨牧石这样解释他对黑色的偏爱。在他2016年的个展《无效生产》的现场,高低错落的几何形物体,像城市肌理一样聚落式地排布在空间中,构建出一座沉郁而尖利的消费废墟,杨牧石总结为“磨平现实”。与此同时他也开启了新的材料尝试,比如今年首次展出的系列作品《照明》,选择照明灯管进行扭曲和排列,从黑色走向了接近虚无的白色灯光,他把这一系列概括为“错觉至上”。

在明年将于北京麦勒画廊呈现的个展中,杨牧石将会把这两个系列的作品尝试并置在一起,以一种平行而非对立的关系,交错构建出抽象化的消费景观。这种对生产和消费的反思与对抗,带着中国城市化建设中特有的矛盾与混杂,更像是个体面对急速城市化进程的应急反应,交织着未经梳理,抑或是无法厘清的困惑与纠结—资本权力与艺术批判之间的相互侵蚀。

4 1.《扭曲》( 对白色霓虹灯条进行扭曲和折角处理,指向个体在社会中的扭曲。2.《侵蚀》( 2016),泡沫、丙烯。用香蕉水腐蚀聚苯乙烯泡沫,均匀破坏其形态,并喷着黑色丙烯。3.《切入-柱》( 2015),榆木实木板、黑色喷漆。所有柱体均由收集的工作台构成,材料被加工为等人尺寸。物体被黑漆笼罩,木纹依稀可见。4.《锐化-团》( 2017,No. 2),木托盘、密度板、油漆。把二手木托盘裁切拼接成拳头般大小的物体,随后将其打磨得有棱有角,喷着黑漆,有序钉在黑色底板上,制造一个破碎的、向前的空间。5.《粘连》( 2013-2016),建筑废料、黑色喷漆。

2017), 3

1 杨牧石,1989年出生于江西,现生活和工作于上海。201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曾多次举办个展并参加群展。公共收藏包括澳大利亚悉尼白兔美术馆、瑞士巴塞尔Erlenmeyer Foundation、德国柏林沙尔夫-盖尔斯滕贝格美术馆、美国大陆国家银行等美术馆和机构。曾被“保诚眼——亚洲当代艺术奖”提名( 2016)

5

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