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又开始不切实际。不如抱着建筑的影子跳舞,万物如谜。

ELLE (China) - - COVER STORY -

曾经和陈飞宇一起出演过电影的欧阳娜娜,在一次采访中露着少女笑靥谈起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个子好高啊。今年刚满18岁的陈飞宇身高已经188厘米。除了个子之外,谈吐举止,也比印象中的18岁少年来得稳重绅士。很多人说陈飞宇更像母亲陈红,她曾经有“中国最美女演员”的美名。而看过父亲陈凯歌的旧照后,你会发现陈飞宇的一双剑眉来自父亲。可以说,陈飞宇在结合了父母双方优点的基础上,男大十八变:从小胖子变成了玉树临风的美少年。

他曾经在父亲执导的电影《赵氏孤儿》中扮演过儿时的“王”,那个小皇帝的形象,是陈飞宇最初留在大银幕上的身影。从100公斤到65公斤,说起自己减肥的事情,陈飞宇觉得是自己人生中一个重大的转折, “给我好多不同的角度去看待该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少年从中学会了自律,“我觉得胖过的人瘦下来以后就再也不想胖起来了。”他的父亲陈凯歌也在自律这方面着重培养小儿子陈飞宇,曾经安排他进入《妖猫传》的剧组做导演助理。他读高中的时候,还利用暑期去北京的打工子弟学校做义工。这些经历让小小年纪的陈飞宇,不仅见过世上的光鲜亮丽,也亲眼见过父辈认真工作的辛苦,亲历过社会基层的艰辛。

由于英语说得好,又是艺二代,很多人会误会陈飞宇是在美国长大的,其实他是地道的北京小孩儿,在北京出生长大,从景山学校毕业后,就读国际学校。从小,家里很多事情都让陈飞宇自己动手。高中的时候,他又去了陌生的美国读书,这些经历都锻炼 了少年的意志和自制力,“我自己的房间,东西不是特别多。我喜欢把东西分类。爱收拾,我觉得是天性吧。”

从小就和父母到世界各地参观博物馆、画廊的陈飞宇,对视觉艺术有着自己“千禧一代”的见解。“涂鸦怪盗” Kaws是陈飞宇现在最关注和津津乐道的艺术家。Kaws的艺术从街头的广告涂鸦到创立潮流品牌,也和著名的“积木熊” ( Bearbrick)有过出名的合作款。“我现在卧室里就有两个Bearbrick,将来自己住了,肯定会收集更多。”

毕竟还是一个18岁的少年,陈飞宇说他回到家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我要先找到我妈。”他住过大房子,也住过小房子,但是只要是和家人住在一起,空间的大小都无所谓。在家中,属于他自己的空间只有卧室, “我在卧室做很多事呢,看剧本、弹吉他,都在卧室。”在问及以后自己的家会是什么样子时,他畅想,“哪怕是以后有自己的家了,我也希望会有一个空间,可以跟卧室连在一起,是一个完全自我的空间。”

当陈飞宇漫步在对未来建筑的畅想中,他好奇地望向一座座新奇的建筑,就像曾经站在迪拜哈丽法塔下面的男孩,充满了各种得不到答案的疑问。看着陈飞宇穿梭在这些建筑师、设计师构建的未来空间中,仿佛也把我们带入到了“未来”这个模糊的空间。这似乎也是千禧一代值得期待的原因吧,因为他们在成长的岁月中,完成了很多过去人们没有想到的事情。那么在关于未来的疑问中,这位少年也必定值得期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