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胶的功效不能以西医来衡量

张钦文

Food Industry - - 关注 Focus -

家卫计委“全国卫生12320”卫生公益

国作为国家权威卫生机构的关联机构发布如此 一条微博,其影响显然不仅仅是过年刚刚买了阿 胶的人,而是再次影响到整个阿胶产业。这条微 博也引发了网上的激烈争论,有人表示阿胶的功 效是滋阴补血而非补蛋白质,用蛋白质来衡量阿 胶并得出“水煮驴皮”的结论实在是不负责任地 抹黑中国传统医学;但也有人认同微博观点,认 为阿胶的所谓养生功效确实不靠谱。

不过这些争议仅限于网上的交锋。记者注意到,目前“全国卫生12320”早已把相关 微博悄然删除,也未对此做任何解释。除此之 外,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阿胶行业对于这次风 波都默不作声。包括被外界认为“受伤”最大

的阿胶生产企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三缄其 口不愿评论。“我们不愿评论这件事,也没有 与微博发布者做过任何沟通,这种事还是越快 平息越好,因为对大家都没好处!”一家知名 阿胶生产企业人士这样告诉记者。 记者走访一些超市、药店发现,目前市面 上的各类阿胶商品五花八门,既有所谓的纯阿 胶商品,也有仅添加少量阿胶但以阿胶为名称 的商品。对于普通消费者看来,这些商品之间 悬殊的价格也是“看不透”阿胶的重要原因。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在商场超市中销售的 价格在几百元一盒的阿胶商品基本都是添加有

阿胶的商品,而且阿胶含量较少;而纯阿胶价格则大多在2000元/500g左右,一些知名品牌的 价格还要更贵。这种纯阿胶基本都是在药店或 者商超里的药品、保健品专柜才有销售,而不 会陈列在超市的货架上。 在一家物美超市里,在普通保健品的货架 上陈列着多种名称里标注“阿胶”的商品,与 蜂王浆等保健品摆在一起。这些商品多名为阿 胶糕,直接就能食用。不过据专业人士介绍, “这种直接能吃的阿胶基本都是只含有少量阿 胶的加工食品,纯阿胶一次吃上两三克就足够

了,肯定不能像零食那么吃。”果然,记者查看一种600克装、售价298元的某品牌“即食阿 胶糕”发现,该商品的配料主要是黑芝麻、核

桃仁,并配以黄酒、冰糖、黄明胶,而其标注的阿胶含量仅为“10%”。另一款售价168元的450克“阿胶固元糕”所标称的阿胶成分也仅为16%,其他配料也是黑芝麻、冰糖、核桃

仁、红枣之类。

而在一家同仁堂门店,记者看到在售的食用阿胶片、阿胶块的价格分别为250克1180元、2350元/500g两种,这就是人们所称的“纯 阿胶”。其实这种阿胶也含有少量冰糖、豆 油、黄酒配料,是在生产过程中添加的,但驴 皮是最主要成分。 据销售人员介绍,这种阿胶需要加工后 才能食用,加工方法主要是打粉,可以添加在 牛奶、粥中一同服下,每天只需几克即可。对 此,药店基本都有免费打粉的服务。另据介 绍,顾客也可用这种纯阿胶自己加工成阿胶 糕,配料可以根据食用者的喜好添加。另外阿 胶也可以用于一些特色菜肴,将阿胶磨粉在炖 鱼炖肉时添加也具有一定滋补作用。 尽管纯阿胶价格昂贵,但记者在采访中也 发现,同样的阿胶商品在不同渠道的销售价格 竟存在较大差异,让人感觉到这种商品价格还 是有“水分”的。 以同仁堂的黄盒食用阿胶为例,记者在一

味,而且越来越关注菜品的质量安全。 然而,大多数人对餐饮业质量安全的关注点都 聚焦在源头食材、加工过程方面,往往忽略了

餐饮具消毒已经被视为提升餐饮业质量 安全水平的关键环节之一。各地食品药品监管 部门采取点面结合的监管措施,坚持日常监管 与飞行检查相结合,督促餐饮单位重视安全隐 患,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努力提升餐饮具消毒

新“净”界。2017年夏天,正值旅游旺季,青岛市食品 药品监管局开展了餐饮具消毒专项整治工作。 顾天舒介绍:“通过采取‘冰箱清洁’‘专间

使用’等督促措施,全市餐饮行业的餐饮具消毒水平得到了大幅度提升。2017年7月~ 9月旅 游高峰期时,全市疑似食物中毒的投诉举报数量同比下降约30%。” 此外,青岛市局还在日常监管中开展餐饮 具消毒源头治理,对部分餐饮单位使用的餐饮 具包装上无厂名、厂址、合格标识等标注信息 的情况,除了责令整改外,还将有关信息通报 给卫生监督部门,协助其进行源头核实,最终 依法取缔了多家卫生条件差、管理薄弱的“洗 消作坊”。 北京市东城区食品药品监管局针对餐饮单 位部分人员法规意识薄弱、素质相对较低的情 况,加强了对餐饮单位相关法规以及餐饮具消

毒相关操作规范的培训工作,要求餐饮单位餐具配备比例不低于1∶2,即按照餐厅总用餐人员数量的2倍以上准备餐饮具,并配备相应的 保洁柜,避免餐厅发生因为餐饮具周转不足而

缩短餐饮具消毒时间、简化餐饮具消毒步骤的情况。吕熠介绍:“2017年,东城区局全年共抽检餐饮具120件,快检380余件,检测结果全部合格;收到餐饮投诉1937件,其中涉及餐具不洁的有20件,占比1.03%,经核查属实的仅1起,监管部门对涉事餐饮单位给予警告 处罚。”

随着科技的发展,新概念和新技术不断在 中,全球食品供应量还需增加70%。而人类获 得肉类的传统途径——畜牧养殖业将面临极 大挑战。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传 统的畜牧业发展模式将发生巨大的改变。在 将来,畜牧业发展将呈现“五化”的趋势, 即科学化、科技化、集约化、规模化和智能 化,同时变得更加高效与高产出。但即便如 此,受全球气候变暖、水源短缺和食物消耗 增长等综合因素影响,未来仍将有数以亿计 的人口可能面临饥饿的威胁。 那么,未来人类会吃什么肉?为了回答这 一问题,科学家们正准备将实验室里做出的人 造肉连同藻类、昆虫一起端上人们的餐桌。 科学家们认为,将人造肉端上餐桌能带 来很多好处:一方面,人造肉可以缓解未来随

着人口增长引起的粮食危机;另一方面,被人 们当作肉类供应源的动物也会被“解放”;同 时,因饲养等活动带来的动物疫病、抗生素和 激素类药物的滥用问题也会被解决;发展畜牧 养殖业所需的土地和资源的消耗有望降低,一 些温室气体和污染物排放问题或将得到缓解。 由不可能食品公司开发的素肉汉堡已经在 美国上市,这种素肉汉堡在外观、口感和气味 上均与传统的牛肉汉堡相同。《华尔街日报》 记者试吃了用这种“肉”制成的汉堡后表示, 它不但在切开后能流出和真正的牛肉一样饱满 的肉汁,咬上去还能明显感觉到肉类特有的筋 道质感,味道则介于牛肉和鸡肉之间。而这种 人造素肉其实是用马铃薯蛋白、小麦蛋白、黄 原胶和椰子油等纯植物成分加工而成。之所以 其口感与肉类逼真,关键在于其中添加了植物 亚铁血红素——这种植物亚铁血红素是从一些 固氮植物的根茎中提取出来的,由于含有铁元 素,其在与氧气接触后会变成红色,并产生接 近真肉的风味。 除了这种人造素肉外,美国硅谷的一家高科 技食品公司汉普顿科瑞克宣布,其采用细胞培养 技术研发的新型人造肉预计于今年在美国上市。 据悉,想要制造这种人造肉,需先提取动物细 胞,并将其放进含有糖类、氨基酸、油脂、矿物 质等多种营养物质的生物反应器中,采用细胞培 养技术对其进行增殖,最终才可能在清洁和可控 的环境下“生长”出不同的肉类品种。 通过细胞培养的方式从特定动物身上提取 细胞,一来将不需饲养大量动物,无形中减少 了因需喂食动物而产生的粮食消耗,可以节约 更多土地及水资源,减少能耗。二来细胞培养 的过程也可以在一个更加可控的清洁环境中进 行,因此可以解决一些难以控制的食品安全问 题。此外,细胞培养技术还可以减少对珍稀物 种的捕杀,保护野生动物资源,还能有选择地 生产在营养价值、风味等方面表现更佳的肉类 产品,比如说降低肉中饱和脂肪酸的比例。也 正因如此,尽管外界对新型人造肉观点不一, 但汉普顿科瑞克公司相关人士表示,这类肉代 表着未来食品的发展趋势。

美国硅谷有数十家人造肉创业公司,这些实验室里培养的肉,已进入美国市场,在300家 超市售卖。人造肉靠细胞培养。首先,技术人 员从动物身上取少量的组织,然后过滤和分离细 胞,让它们可以成长。提供温度和氧气以及盐、 糖和蛋白质,细胞体内会自然地复制,增长得看 起来越来越像食物,同时能长肌肉、脂肪和结缔 组织。科研人员希望可以通过人造肉,减少人们 对普通肉制品的依赖。但是,也有人表示“不自 然”、“感觉很糟糕”,无法接受。 肉类产业正在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变革。在 过去几十年中,肉类替代品已经从简单的大豆 制品发展到以植物为原料的汉堡,比如现在十 分流行而又充满争议的素汉堡,据说口味“让 最挑剔的肉食顾客也无可挑剔”。 由于畜牧业消耗大量土地和水资源,并排 放大量温室气体,人造肉的未来前景被众多投 资人看好。 据国外媒体报道,出于环境和伦理方面的 考虑,模拟动物肉类的高科技方法以及不必伤

美国硅谷有数十家人造肉创业公司,这些实验室里培养的肉,已进入美国市场,在300家超市售卖。

人造肉技术出现已久。2013年,首个人造肉汉堡在伦敦制成。其制作成本约为21.5万英镑,

由谷歌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赞助。汉堡由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教授马克·波斯特研制而成,人 们试吃后评价道:“口感和肉类十分接近,但没 那么多汁”、“吃起来和普通汉堡差不多”。

这样的消费提醒大家听过不少。 从农田到餐桌,一碗米、一盘菜到底经历 了什么,普通消费者往往无从得知。 有机产品的有机认证给了我们一个安全通 道,贴上这个标识,就等于生产中不采用转基 因、不使用化学合成的农药、化肥、饲料添加

“有机标签”去售卖等等。 前段时间,中国食品农产品认证信息系统 发出提醒,深圳华润万佳超级市场有限公司好

来分店销售的标称武汉美斯通工贸发展有限公司代理的Holle有机婴幼儿斯佩尔特小麦谷物粉、Holle有机婴幼儿粗粒小麦谷物粉(原产国:德国),有机认证证书已于2017年96月 日 过期失效。但市面上销售的产品包装仍以“有 机”形象出现。 在记者采访中,业界专家谈到, 2012年政

府开始下猛药治理有机食品认证市场的各种乱象,到2014年4月1日,新版《有机产品认证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正式实施。业内 的共识是,经过本轮修订,中国的有机产品监 管制度堪称最为严格。 “严格程度不亚于欧盟”,邓宇虹说。 董学锋则认为,监管趋严,有机认证发牌 的机构都有一个底线,只想靠花钱买一个有机 认证,这一条路基本被堵死了。 “一品一码”,是新规的一项重要改进: 即有机食品在销售时不但需要有机标志,还要 有与其唯一对应的有机编码,可以追溯产品的 生产、流通过程。而且有机标志要按量核发。 不过,严格的《管理办法》也是双刃剑。 有机认证新标准严苛,导致成本飙升,“我们 现在做有机认证一年的费用大概要十万”,一 家有机农场负责人如是说。有机认证每一年都 要做,不同蔬菜品种还要单独做,这绝对是一 笔不小的开支,自然将那些实力较弱的小农场 挡在了有机大门外。更多农场走向灰色地带, 采取无证经营模式,这使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 的诚信面临更大的考验。 而有机农业界的主流观点认为,真正的有 机农业公司规模都不会太大,有机农业并非资 本通吃。 “大规模的地块不适合进行有机生产。” 中国农业大学有机农业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杜相 革说,有机农业的生产单元需要适度的规模,

从管理成本、经营效益和尽量符合有机规范角度看,种植蔬菜500亩就是一个坎儿,大田作物是5000亩,茶园则不应超过1000亩。 原因在于,当有机种植的面积过大时,发 生病虫害的风险也会放大,一旦病虫害蔓延起 来,根本无法按有机种植的操作方法来对付和 控制虫害;而且,也难以做到完全按照有机种 植规范来管理。

有机农业界的主流观点认为,真正的有机农业公司规模都不会太大,有机农业并非资本通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