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阳澄湖大闸蟹被假冒看原产地保护困境

Food Industry - - Contents - 张辉 文

月21日,阳澄湖大闸蟹正式开捕。但在此9之前,电商平台上早已出现其身影,且价格悬殊。行业数据显示,2017年,冠以阳澄湖之名的大闸蟹销售额逼近300亿元,但正宗阳澄湖大闸蟹的实际产量不过1600吨左右,销售额约3亿元。也就是说,市面上超过99%的阳澄湖大闸蟹为冒牌货。

市场失序,凸显了原产地保护困境。在我国,主要通过构建地理标志保护体系,实现原产地保护。所谓地标,指的是某商品来源于某特定区域,其品质、特性深受当地自然与人文因素影响。当被用作商品标识或公共品牌流通时,地标不仅强调了商品与原产地之间的对应关系,更为商品品质、信誉提供了背书,并因此实现了品牌溢价,释放巨大经济价值。从本土案例来看,平和 溪蜜柚位列全国“50个品牌价值50亿元以上的中国地理标志产品”;安溪铁观音连续多年蝉联全国茶叶类区域品牌价值第一。

这也就解释了缘何河蟹市场热衷于傍名牌。实际上,类似的案例俯拾皆是。同样在9月集中上市的平和 溪蜜柚,便是苦主之一。早前,媒体曾报道业内以低价收购外省沙田柚冒充 溪蜜柚的乱象。漳州市平和县每年的溪蜜柚实际产量约120万吨,但市场上流通的

所谓“溪蜜柚”却达千万吨级别。声名在外的五常大米、安溪铁观音、赣南脐橙等也大都饱受“李鬼”之苦。

地标侵权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货不对板、鱼目混珠直接侵害消费者权益。仿冒者参差不齐的品质则影响了市场对地标产品的认知与评价,危及正主们的社会公信力与品牌价值。而“李鬼”们满足于贴牌与蹭热度,忽视了自身品牌的打造与品质提升,最终得不偿失,自食其果。

深受其害的业者与地方主管部门,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地标保护与维权早已有所实践。譬如,苏州便向经过认证的养殖户与经销商定量发放阳澄湖大闸蟹防伪蟹扣,以供消费者验明正身。怎奈“洗澡蟹”、防伪蟹扣买卖大行其道,消费者依然难辨真假。去年,漳州市漳浦县杜浔酥糖协会曾通过各地经销商收集侵权证据,在全国开展集中维权,但维权成本高昂,仅能止步于少数个案的杀鸡儆猴。

原产地保护似乎陷入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处在了隔靴搔痒的尴尬境地。

原产地保护既面临着违法成本低、跨区域管辖与执法不易等知识产权保护的普遍性难题,又有其特殊的障碍。目前,我国地标保护具有多头管理的特征。工商系统的地理标志集体商标、证明商标,质监系统的地理标志产品保护,农业系统的农产品地理标志,共同构成了地标保护体系。伴随着机构与职能调整,前二者的行政职责已统一划归国家知识产权局。但现阶段,原产地保护依然存在着保护体系过于松散,各部门在保护内容、申请程序、违法处置等方面各自为政,缺乏协调乃至存在纠纷与冲突的局限性。

对于地理标志产品,我们既要强调其商业价值,更不能忽视其权益保护,否则将极大损耗地标产品的品牌价值。走出原产地保护困境,阳澄湖大闸蟹们才能走得更远。

“地理标志”不仅是一种新型知识产权,更是区域产品特征和信誉的典型标志。为了保护“地理标志”在全国的良好运行,本刊推出“地理标志”系列专题报道,以不断加深人们对“地理标志”的认可,提升地理标志产品的综合竞争力,促进一方经济的长足发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