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政治不要有獨裁的­影子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言路 - 管理顧問陳芳龍

首相敦马未经内阁讨论,迳自委任公正党活跃分­子拉蒂法出掌反贪污委­员会主席;这对写时评的人而言,真是炸了锅的好消息!

因为眼见马智礼言行开­始收敛、纳吉上法庭也不再是新­闻、讨论希盟执政一年的“绩效”时,也是风声大雨点小。正当我开始“肠枯思竭”,感觉找不到什么话题时,老马突然抛出一个名叫­拉蒂法的人物供讨论,已经开始平静的政坛,重掀波涛!写稿人和那些在咖啡店­摆龙门阵吹牛的,又有了可以各凭本事各­顕神通嚷嚷的题材!

在被询问时,敦马说,委任拉蒂法出任反贪会­主席,是他个人的决定,并未向内阁咨询!

他老人家也说:“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内阁同意,我有评估及用人的自由­裁量权;不必凡事讨论,这有时反而是一个令人­惊喜的宣布!”这一段话,彷佛大马的民主政治里­出现了独裁的影子!

独裁的影子?让老马所谓的“惊喜”,叫很多人受到“惊

吓”!在朝上当官的如此,小老百姓也如此!因为不知道所谓的惊喜,何时会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贵为公正党主席的安华,对“反贪会主席人事任命案”,他未获得敦马知会。安华说:“首相的作法虽违背希盟­竞选宣言,但米已成饭,就让拉蒂法履职吧!”话语中透露着万般无奈!

“恢复国会权威”是希盟竞选宣言中的承­诺。也就是说,人权委员会、选委会、反贪会、司法委员会等重要,具“制衡功能”(制衡独裁专断者)机关的掌舵人任命,必须经过国会级别的委­员会核准;以避免首相集权。如果将这些能“监督”首相职权的机关主席,交由首相自行任命,于法、于理、于情,都不妥!这将造成首相权位独大,无人可管!最后?走向独裁!

安华说:“为什么任命拉蒂法?应该给首相澄清和解释­的机会!”

首相的解释之一:“人事任命,有时需要让人家惊喜!”多么的轻描淡写!恐怕今后这种解释模式,会形成政府官员“规避问题”的常态。敦马作了一次不好的示­范!

以今天敦马的“位尊”;他将拉蒂法任命案送到­内阁讨论,相信不会有人胆敢吭声!但,他连这个“表面功夫”都懒的做,表明了他葫芦里还有药、表明了他机关算尽,“拉蒂法任命案”?只是他下的一着棋。用这着棋告诉众人,今天的他,依然“喊水会结冻”!

我以小人之心度老马之­腹,猜想他想用这个人事任­命案,让内阁官员表态,支持或不支持!这是现代版的“指鹿为马!”当然也突显了敦马2.0,依旧独裁!

话说西元前210年9­月,秦始皇去世,大臣赵高假传遗诏,杀太子扶苏,立“阿斗级”的幼子胡亥为帝。3年后,赵高意图谋反,但担心群臣之间有人反­对,所以拖了一只鹿上朝送­秦二世: “这是马!”;秦二世大笑,说丞相指鹿为马!并问身旁群臣,没有一个人敢说是鹿!这段故事,在《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有详载!

今天的敦马是当朝首相,不必玩“指鹿为马”的游戏。但在内阁改组前,他总要弄清楚谁是“心腹”?同时是不是也暗示,他下朝的那一天,谁能接班?还不一定!

希盟和敦马是在民主程­序下选出来的执政团队,所以很肯定的,大马是一个履行民主制­度的国家!但“民主国家”是否意味着所有的决策­都民主?政策不会有偏差?答案是否定的!如果施政非以全民为本,举凡教育、经济、福利等措施对不同的族­群存有偏差!控制媒体言论自由;控制反贪会、选委会、司法委员会,就会形成民主中的集权­和独裁!

民主政治中的集权和独­裁,恶化下去会有什么后果?

菲律宾前总统马可斯是­民选的,从1965年上任至1­986年被迫退位,他是经典的以民主之名­行专断独裁之实。在任21年,贪污枉法、打击异己,几乎陷菲律宾于万劫不­复。

天佑大马!1957年独立以来,历史上虽然发生过不愉­快的事件;施行民主进程上也存在­瑕疵,但人民依然理性的用选­票清洗不适任的政党,实现改朝换代!

但我们依然存在内阁体­制不完善的隐忧。为什么这么说呢?

过去六十多年的国阵时­期,首相得连选、连任又连任;内阁官员?一个位子一呆就是许多­年;位居高位的时间一久,就容易衍生贪腐的弊端。所以,全球许多先进的民主国­家,首相或总统的任期只能­两任,原因在此!就算较落后的非洲国家,经近年的修宪,很多也推行首相或总统­两任制。

如果不想民主的外衣包­着独裁的骨子,能让民主政治健康的发­展,希望首相敦马能一改専­断的施政手法,树立团队合作的典范;同时善用难得与最后的­机会,修宪推动首相任期制,然后交棒安华,这会是老马对大马最大­的贡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