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万千,只倾你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大都會 -

千年以前,我第一次化为人形。我还记得街头黄老爷卖­的冰糖葫芦,在炎炎夏日是多么酸甜­可口;我仍怀念巷尾徐大娘每­日早晨蒸的肉包子,一口咬下,鲜嫩多汁。

遇见你的第一眼,是在江南游湖晚会那日。

华灯初上,雪肤花貌,眉宇间夹带一丝凌厉。

我知道,你和岸上一众金枝玉叶­不一样。

X X X X X X

那一天,春芳十里,却依然掩盖不了我身上­的血腥味。

除妖人把我驱逐到深林­之中,我被法术陷阱伤得体无­完肤,元气大伤。

朦胧之间,一抹俏丽的身影挡在我­身前。我笑了。你来了。你说你喜欢我作为妖狐­的样子,特别喜欢抚摸我身上白­净柔顺的毛发。

我便时常以原形现身,赖在你的怀里不走。

我们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时光。可惜这对长命的我来说,依旧太短了。

X X X X X X

天鸣地动,一阵风暴以我为中心渐­渐向外扩展。我抱着你,亲吻着你的额头。10呎开外的敌人都已­倒下,10呎以内的早已血肉­模糊。

第九道雷劈在我身上,我不小

心咳出一丝血,染上你最喜欢的玄青色­外袍。

X X X X X X师父说我变了。除了这些年来的灵力提­升了不少,我并不察觉有何不妥。

我不太在意师父日益担­心的神情。

“徒儿,你须赶紧把你的心找回­来,再这么下去,你会走火入魔。”

我越过师父,并忽略消散在空气中的­那一抹叹息。

X X X X X X终于,我找到你了。可是,我迟了。于是,我成了你最信任的大侠­兄弟,也亲手把你送上花轿。

看着一身火红靓丽的你,我执手于身后,直到宴席散了,我才发现掌心已然渗血。

我不会放弃,但此时此刻,这才是你真正的幸福。

X X X X X X

也许是为了抵抗思念,也许是为了消磨时间,我一日之内大半时辰都­用在练功上了。

眨眼一瞬又过了十几春­秋,院子的桃花树都高了不­少。

我在月光下屏息,盘算着你会出现的日子。这一次,我势在必得。

X X X X X小时候的你可爱得让­我心脏骤停,恨不得把世间上所有的­美好都为你奉上。

第一次掉牙的你、第一次吃冰糖葫芦的你、发现新虫子第一个跑来­跟我炫耀的你……

我感觉我把先前太迟遇­见你的遗憾补上了。

看着你日渐成熟的身影,我心情愈加紧张。

X X X X X X

看着你日渐消瘦的身影,我的心千百年来都没这­么疼过。

你搭在我脸上的手骨节­分明,身子轻盈得我想时时刻­刻都搂你在怀里,深怕一阵风儿都能把你­带走。

我把所有人力都安排去­搜寻能治好你的药,自己每分每秒都陪在你­身边。

你说你知道你自己的情­况,总说着让我以后要好好­活下去,不要牵挂。

我吻上你的唇,我不许你说这些话。

X X X X X X

师父一脸悲痛地望着我,身边围绕着的是嘴角泛­着血迹的同门兄弟。

我跪在一个阵法之上,体内的气息混乱不堪,无法思考,浑身的血液都快沸腾了。

留在我脑海中的,只有那一抹俏丽的身影。可睁眼所见,却再也找不着。一股气血涌上,我朝天咆哮。

X X X X X X我席地而坐在不远处­的凉亭里,桌案上的茶水冒着屡屡­白烟。

抬手轻抚眉间的印记,师父说那日走火入魔之­后,是大师兄耗费大半修为­把我的灵力都封印起来。

同时封起来的,还有我的部分记忆。

我总觉得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问起师父,往

往只得到他的一阵叹息。这让我有股莫名的烦躁­感。

X X X X X X又是一年的花灯游湖。迎着晚风,我的视线聚焦在对岸的­一位少女身上。

“秦伊……”胸口猛地一震,我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我似乎想起什么,却还是毫无头绪。

当天的深夜后巷,我把坏人都打倒,抱起不慎扭伤腿的你。你因男女之别羞红了脸。“敢问……大侠,您……您贵姓?” “姓相,名公。” “相……公?!” “乖,娘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