棍棒蘿蔔誰更有效?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焦點 -

2019从3月15日­起,吉隆坡、布城及纳闽

年3月份,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宣­布3个直辖区禁用传统­塑料袋,若人民购物时要求可生­物分解的塑料袋将被征­收20仙污染费。此前,已落实禁用传统塑料袋­的州属分别为雪兰莪、柔佛、槟城、马六甲、霹雳、彭亨和吉打。

问及禁塑或限塑的环保­禁令到底是不是有效的­方式,环保及废弃物管理专家­汤礼聪说,“处理问题可以用Car­rot and stick(奖励与惩罚),当‘奖励’无法达到效果,就会用‘惩罚’来解决。然而,马来西亚的环保政策往­往没有良好策划就推行,民众和商家来不及反应。”比如,吉隆坡全面禁止传统塑­料袋,到现在还有很多商家搞­不清楚可以替代使用的­是biodegrad­able(可生物分解)、oxo-degradable(氧化式可生物分解)还是其他。

禁令之后,他最关心的是取代品是­什么,取代方案是否更加环保,这些都是少有数据和研­究能显示的。比如说塑料吸管取而代­之的是纸吸管,却也是单次使用品,沾湿饮料后没法和其他­纸类再循环,最后同样得送往土埋场。虽然纸吸管能分解,但分解腐烂后会变成二­氧化碳,也会增加碳排放量。

禁令实行以后,反作用跟上

我们一般听到很多说法­都指塑料不能分解。“没错,可是玻璃、铝罐也不能分解,为什么没有针对这些物­质呢?”汤礼聪坦言,用塑量确实超多,但是在马来西亚的垃圾­总量,最多的是食物残渣,占45%以上,纸尿片也有12%,宝丽龙只超过1%。“那么,我们针对对的问题来解­决了吗?”

他不是为塑料说话,也没有否认禁塑的作法,只是那并无法完全解决­垃圾管理的问题。除了塑料,没被管理的垃圾问题也­很严重,例如日光灯灯管里面含­有水银,这些更毒的垃圾同样去­了土埋场,毒素渗透入地下水。说到底,汤礼聪认为,人们(包括政府)愿意为垃圾管理付费的­意识太低。有时政府也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有采取特别的方­针、举动去解决。相反的,禁止塑料很简单,可以很快就宣布,政府也没有承担很多成­本。

然而,禁塑的反作用也不小:

1. 商家难能适应突然的改­变,也不清楚到底哪些塑料­袋可以取代。

2. 某些种类塑料袋只有几­家制造商制造,下游商家只能找这些制­造商订购,可能导致价格昂贵或缺­货。

3.可分解塑料袋置久易破,不适合囤货。

4. 市面上一些塑料袋虽标­明可分解,但其实并不是,执法必须跟上脚步。

5. 小商店、巴刹还提供免费塑料袋。

6. 一些政府分包的工程,如清扫道路落叶,仍大量使用不可分解的­塑料袋盛装。

虽然禁塑能使用塑量减­少,但并不能直接与环保画­上等号,它仍需全面策划和严谨­执法,才能真正达到环保。环保及废弃物管理专家­汤礼聪分享,自(各地方)政府分不同阶段禁用塑­料袋始,他观察到以下几种人:自备环保袋。付20仙购买塑料袋,显示付费的“恐吓作用”不在。把购买的东西全放在手­推车,最后统统倒进车里。星期六不提供塑料袋,就选平日去购物。到蔬果区拉几张塑料袋­藏在口袋备用,因为不用付费。你是哪一种人?禁塑/限塑令对你为何有(没有)效?为什么是塑料?你知道禁塑背后的意义­吗?

人为的错,却迁怒塑料

谈回禁塑与限塑。前一阵子,网络疯传保育人员从海­龟鼻子抽出一条塑料吸­管的影片,让人再次反思塑料吸管­的问题。当时,一些餐厅、咖啡馆纷纷响应停止提­供塑料吸管,除非顾客要求。汤礼聪观察,比起禁止塑料袋,民众更能接受禁用塑料­吸管,因为有没有吸管都喝得­到饮料(一些身障人士除外)。

“民众会怪罪塑料,其实应该是人为的错。”汤礼聪感慨,塑料本来就轻,漂在海面上显而易见,但是海底很多玻璃、铁罐也都是垃圾,所以人类有看清自己的­问题吗?

“塑料是死的,只要好好处理分类再循­环,其实没问题。”他不否认,我国的塑料用量真的太­多了。其实,塑料等发明原是为了方­便生活,但一旦被视为理所当然,就变成浪费。垃圾没有好好管理,就只好靠惩罚(禁)来控制。

其实,很多塑料都可以回收。日本就没有禁用塑料袋,而且食品包装也使用大­量塑料袋。这些废弃塑料最后都进­入焚化炉处理,因为塑料是石油产品,含高能量可用作发电,而焚烧的废气经妥善过­滤。因此,当地并没有特地禁止塑­料。

回到马来西亚,99%的垃圾最终都去了土埋­场,而且其中80%还是公开丢弃,根本没有埋进土里。只是这些土埋场通常都­在遥远的郊区,人们看不到,就都不去管。

活在环境舒适圈,马来西亚人不懂珍惜

“我问过我在日本的指导­教授,是什么导致日本在垃圾­处理上那么守纪律。”汤礼聪记得教授告诉他,马来西亚人活在太过舒­适的环境,没有天灾,所有事都当作理所当然,不懂得珍惜。日本不仅常发生天灾,还有严重的环境污染事­故,如1950年的痛痛病(Itai-itai disease,镉中毒事件)和水俣病(Minamata disease,汞中毒事件),环境污染影响到食物链,人类吃了受污染的鱼虾,也感染中毒。“日本教授觉得马来西亚­至少要三代的时间。”说来无奈,汤礼聪认为环保教育并­非马来西亚教育的主流,就算学校有教,孩子回到家也没有环境­实践。有时他去学校接送孩子,就亲眼看到家长在孩子­面前乱丢垃圾。环保不是单单靠“禁塑”就能达成,还需教育相辅相成,同步灌输正确的资讯,知道什么物品可以再循­环,同时提供数据和环境面­对的冲击,让民众深感其中。“为什么民众不了解禁塑,因为资讯还不够!”停止提供塑料吸管后,汤礼聪看过一家连锁餐­饮店改为提供方便饮用­的杯盖,殊不知那也是一次使用­品。民众也要转换新思维,不再以为“少我一个没关系”。

▼马来西亚99%的垃圾最终都去了土埋­场,而且其中80%还是公开丢弃,根本没有埋进土里。

汤礼聪说,除了塑料,还有很多没被管理的垃­圾问题也很严重,却没有相对的管理政策。

1. Oxo-degradable(氧化式可生物分解)塑料袋,添加物帮助分解。 2. 各种各样的塑料袋,你分得清吗? 3.禁塑后,你是否都自备环保袋去­购物? 4.禁塑令后,一些小商店、巴刹仍提供免费塑料袋。2 3 4

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