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團應吸取馬華的教訓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 陳日佳留英學者

馬華從2008年大選的7個國會議席到如今只剩下魏家祥在亞依淡所勝出的1席,不僅讓人唏噓!

在這次的大選,馬華強調與華社同行,大勢批評行動黨的“剿滅”和“強對強”策略,最後仍無法扭轉劣勢。華團一直以來親國陣政府,與馬華更是風雨同路,在選前不斷唱好“有人在朝好辦事”。根據默迪卡民調中心大選結果分析指出,國陣的華裔得票率僅有5%。換句話說每百名華裔中只有5人把票投給國陣;換句話說不僅馬華和民政黨黨員,連不少華團組織成員都未有聽從領袖的呼籲,把手中一票投給國陣。

所以在這屆大選,馬華的慘敗不僅是馬華自身的慘敗,也代表華團的慘敗,華團隨着馬華已經失去了華社的代表性。

事實上,華裔選民自2008年的大選開始已經拋棄馬華,但是華團仍然不解民意繼續支持馬華。2013年大選,華社選民再次否定馬華的代表,但是華團仍然沒有吸取教訓,繼續與馬華共舞。華團雖然聲稱代表華社,但是卻否定華社的民意。在過去的10年,行動黨和公正黨都贏得華裔的支持執政華裔人口最多的檳州和雪州。但是自稱代表華社民意和利益的華團最高領導人,例如華總、中總或是鄉團聯合會等從未親自出席這兩個州的官方活動。但是這些代表卻每一年都高調出席馬華黨慶與黨代表大會。

在這一屆大選,馬華的選舉策略都集中在中國。例如總會長廖中萊的選舉看板與習近平握手強調馬華與一帶一路。霹靂州萬里望州議席候選人黃金城的的海報更出現“投國陣等於支持中國!”

有人說1974年國陣因為“敦拉薩與中國國家主席毛澤東的握手”與中國建交而贏得大量華裔支持選票,馬華當時在競選的23席取得19席,那樣今屆馬華慘敗是否代表華社否定一帶一路?前朝政府有首相 對華特使一職,馬華成立一帶一路中心,與華團一起促進馬中關係。如今馬華在野,更沒有外交上的便利,華團是否還能與馬華在一帶一路的課題上繼續合作呢?

我們看看自己身邊時下的年輕人,大家所關心的都是跨越種族性的民生與社會問題,如自由民主人權、治安、環保、單親育兒、經濟發展,城市生活挑戰與教育等,而不是一帶一路。另外一個例子,中國和香港政府已經提倡拒絕魚翅多年,本地多個環保和愛護動物協會也積極推動停售魚翅食品,但是我們不見任何華團組織積極響應。

對於很多華裔年輕人來說一帶一路說穿了只是從商者的利益;對年老長輩來說,是對故鄉和民族的情懷,普通打工一族則無關痛癢。在政治上,包括思想開通的年輕友族也已經開始醒覺,政治人物的領導和工作能力遠比膚色更為重要。林冠英一句“我不以華人自居,我是馬來西亞人”贏得了無數人的掌聲。但是華團在為馬華與民政黨候選人站台時,仍然是老掉牙的強調有人在朝好辦事。簡單的來說,馬華和華團的共同點是脫離民意,潮語謂為“離地”。

另一個馬華與華團的共同點,兩者都面對人才相對少,而且青黃不接的問題。這幾年,我們看到行動黨與公正黨的年輕政治明星人才輩出,強大且多元的專業性背景,幾乎各個可以獨當一面。我身邊很多年輕朋友寧願參與公民團體,也不參與華團,其中一原因就是因為華團“離地”。有位朋友就曾經對我說:我國幾乎所有華團都在一帶一路上,看起來更像是來自中國的華團。

馬華慘敗後,社會上鮮有惋惜的聲音,也沒有民眾後悔投錯票,馬華臉書專頁更被網民狠刷。馬華淪落的這一幕幕對於華團領導人應該是一個反省和吸取經驗的最佳時機。

華社的課題並不僅僅是一帶一路,還包括許多平民百姓的民權自由、生活挑戰等等的貼身問題。華團如果不轉型,更被華社邊緣化只是時間的問題。

還有另外一點更重要,華裔已經通過選票清楚向希盟的行動黨與公正黨表達了民意,如果華團不與希盟站在一起,請別自稱代表華社民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