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振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廣告 -

國家文學從1971年開始眾聲喧嘩,被學者論述了三十幾年,最終語文(馬來文)作為決定國家文學的基調還是鐵律一條。國家文學是1971年國家文化政策的派生概念,國家文學須符合三大基本要求:馬來西亞人創作、內容本土化及以馬來文書寫。只要符合3個條件,有資格的作家都可以被提名角逐國家文學獎。

國家文學是單語主義的國家文學,是馬來人主義國家文學,只有馬來文學作品才有資格角逐國家文學獎。語文是首要,種族不是遴選要求,當然也不否認其中存有種族偏見。事實上被提名為國家文學獎候選人可不是泛泛之輩,角逐者也包括文學造詣高的馬來作家,林天英若可以脫穎而出肯定是個人創作生涯的盛事和榮譽。

馬來學者如何論述與詮釋國家文學?伊斯邁胡辛說“馬來文是共同理解語言,是塑造國家文學基礎”;安華立端則說“馬來語是國語,是官方語,在文學中是團結的因素”;哈桑阿末則認為“國家文學必須是馬來文書寫,還需具備土生性”,還有泰益奧斯曼、阿都拉曼恩逢等學者皆強調馬來文作為國家文學的不可挑戰地位。脫離馬來文,該文學作品就不是國家文學,也不具資格角逐國家文學獎。這種單語主義國家文學才是“林天英入圍國家文學獎”的背後反思議題。

林天英入圍國家文學獎是喜?抑憂?這得看華社及馬華文壇如何詮釋。林天英若獲獎,單語國家文學主義者樂見其成,利用單一語言(馬來文)統一民族,成就民族國家是單元主義者的終極目標。這證明國家文學核心理念成功:更多的非馬來作家以馬來文創作,間接認同單語國家文學概念,排除多元國家文學。最終,馬華作家長期以來推動的多語(華、巫、英、印)國家文學訴求還有機會落實嗎?

華社在雀躍之際,是否意識到單元主義國家文學對其他語文書寫的文學作品有不公平之處?大馬剛經歷開創性的民主革命,各族運用手中的一票選出心中理想的政府。適逢歷史性時刻,多元的國家文學不更是一個更好、更適合大馬國情的選擇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