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Ƽᔐռ⏟ᗂ˚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言路 - 風起波生林瑞源執行總編輯[email protected](逢周二、六見報)

2018观,根据“经济学人资讯社”年大选让国际社会对大马改(EIU)最新发表的“民主指数2018”报告,马来西亚因509大选,“政治参与”评分有所上升,令排名从59位升至52位。

身为大马人,自己知道自己事,虽然国家民主情况有改善,但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希望联盟的年轻领袖有民主理念和信仰,只是担心民主体制无法及时建立起来,制衡不足、人性弱点及权力诱惑,让民主进程停滞。

希盟政府是否更加民主,进步的程度多大,必须依据科学化的评估。新政府应避免前朝国阵政府的错误做法及决策,不能说比国阵做得少或做得好就满足了、停止改革了,试举出几个例子加以说明。

捍卫自由律师团顾问苏仁登指责前首相纳吉犯下大马史上最严重的滥用煽动法令的罪行,在2013至2016年,创下扣查170宗煽动案例的紀录。但是,希盟承诺废除煽动法令却没有做到,还继续使用,最近警方援引煽动法令调查3名在社交媒 体侮辱王室的人士;希盟是比国阵更少动用煽动法令,然而恶法始终是恶法,威胁了人权及言论自由。

显然,煽动法令及其他给予政府太大权力的压迫性法令非常好用,能够巩固政权,但不废除这些法令,民主就面对阻碍,国际组织迟早也会质疑新政府改革的诚意。

国阵也有恐吓选民的前科,想不到一些希盟成员也染上陋习,比如公正党上议员柏马诺兰被指在金马仑国席补选竞选期间,警告原住民村长如果不支持希盟,将可能失去薪金和职位,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对此向原住民道歉。

此外,土团党副主席阿都拉昔在党代表大会公开要求党中央领袖“善用”政府资源,颁发合约给区部,以确保土团党赢得下届大选。如果这种思维没有受到制止,反而合理化,希盟很可能走上国阵奉行金钱政治的老路,变成党政不分,破坏新政府肃贪的努力。

阿都拉昔正义凛然的发表“合约论”,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这就好像巫统当权时,巫 统领袖对政府予取予求,当人人都这样做,政府裤袋就穿洞。

国家资源是用来发展,惠及人民,不是利惠政党人士,要有清楚和坚定的民主信念及价值观,才不会越轨,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廸就有正确的示范,他表明不会使用政府资源,会亲自开车到金马仑助选。

金马仑国会议席大选成绩无效是因为国阵议员涉嫌买票,希盟应该向各界示范何谓干净及公正的选举。

有了权力就很有可能滥用,因此执政党除了必须有正确的信仰,也要有行为规范。当正规的言行建立起来,大家就会遵循,最怕的是违法行径被视为正常,上级默许、没有人谴责,贪污文化将滋长。

前朝政府也没有征询及听取民意的习惯,经常独断独行,希盟有听从一些民意,但还需改善,例如内阁成立国家教育政策研究委员会(JKD)公开征求民众的意见,以改善国家教育政策,这是民主的做法,然而在废除死刑方面, 却没有考虑民意。

如果希盟要成为好政府,也必须在扶持弱势的主要民族之余,尊重及照顾好少数民族。财政部拨款给独中及民办大专是好事,无需担心反对党的炒作而有所顾忌。

若希盟成员党为了马来选票不敢做正确的事情,包括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及承认统考文凭,将与国阵的选择性民主没有差别。

我们还需要更长的时间观察希盟会不会落实更多的民主,包括是否会干预司法、执法会否出现双重标准、是否有充份的新闻和言论自由等等。

希盟领袖应该专注于改革及民主进展,如果只关心个人议程、陷入权力斗争,希盟将沦为国阵2.0,时间将考验这一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