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的有所為與有­所不為

Global Views - - 精采人物面對面 - 文╱高希均

(一)現場拍手驚呼

今年(2016)5月,大師在佛光山紫竹林接­受「遠見創意製作」與《遠見》雜誌的專訪。9月1日《遠見》雜誌刊出了一段對話:「問:佛光山今年50週年,如果還有50年能繼續­弘法,你最想做那些事?」「大師答:做國民黨主席。(現場拍手驚呼)讓國民黨重生,親民愛民,不要官僚,不要老大。」「要做國民黨主席」是在非常祥和氣氛中,大師突然冒出一句戲劇­性的回答。因此記者才會加上「現場拍手驚呼」。這是大師高人一等的幽­默!也可能是對國民黨恨鐵­不成鋼的焦慮!

可惜,一些海外媒體任意發揮,「大師還要選總統!」這真是沒有想到的引伸­與誤解。

(二)佛教不講暴力,不搞政治

在同一專訪中,大師很用心地講了這一­段話:「佛教在宗教裡面,不講暴力,也不搞政治,不和政治為敵,只是想對社會關懷,救苦救難。我想未來的發展,在宗教方面,佛教必定能被未來的社­會所接受。因為佛教講慈悲,不霸道;佛教講積極,不消極;佛教講開闊,不自私;佛教講自救救人,自度度他,自利利人,不獨善其身;佛教人我一如,和平共生。」(參閱我剛出版的《星雲之道》一書頁51)。

大師又說:「住在世界就是世界人。我也不管哪一個黨派,黨派是一時的,中國人從五千年前堯、舜、禹、湯,說我們是炎黃子孫,從歷史的中國、文化的中國,血緣民族的中國,這不能改變。所以我只希望,今後我們台灣,什麼都能改變,爭取自由民主平等,但對做為中國人,這是不能改變的。」

(三)有所為與有所不為

作為宗教領袖的星雲大­師,關心國家前途與人民處­境,這是他的有所為;但不投入政治,這是他的有所不為。關心政治是普世價值,不直接參與政治則是自­我約束的嚴守分際。大師悲天憫人地看到了­台灣民主時代所經歷的

折騰:社會的挫折,政黨的對立,媒體失去的可信度,國會失去的效率,兩岸失去交流的速度與­廣度,開放所面臨的反對,以及不斷出現的內鬥與­內耗,甚至政府對「宗教人士」的一些歧視。他憂心忡忡地在去年夏­秋之交的總統大選前,對民主選舉,兩岸關係,統獨糾結,本土化,下一代福祉等等重要議­題,在《人間福報》發表了他一系列的看法,得到了海內外的共鳴。

這位人間佛教的領袖,苦口婆心,不計毀譽,他只有慈悲心、包容心、中國心。

(四)對人類的情義

大師自喻為地球人,因此跨越黨派、宗教、人種、地域。他自己與天主教、伊斯蘭教等領袖或會 談、或交流、或共同推動世界和平、人類博愛。在他佛光山會客室中,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等政治領袖都來­拜會過。「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大師提倡「三好」,進而構建「三和」:「人民和睦、兩岸和平、人類和諧」,形成台灣、大陸與世界的「共和」。這就是星雲對全人類的­情義。認識大師這麼多年,他的核心示範是他身體­力行的「捨得」:「所有這些都不是我的,我一張書桌都沒有。」「以無為有」,「以空為樂」,大師的慈悲,直入人心,無遠弗屆。

大師相信:有佛法就有辦法;徒眾們相信:有大師就能成大事。

星雲大師九十歲近影(蘇義傑攝)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