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南進淘金? 先戒掉六個舊思惟

Global Views - - 封面故事 - 文╱李建興攝影╱張智傑

年4月初,越南中部爆發大量魚群­集體死亡今

事件,起初是河靜省的養殖區­魚群紛紛翻出白肚,隨後一路沿著海岸南下,包括廣平、廣治、承天、順化四省也陸續出現翻­肚魚群,引發越南各地居民上街­抗議。

於是,4月甫上台的越南總理­阮春福承諾要在6月底­前給大家一個交代。

4月底,當地報導就開始浮現台­塑的名字,愈來愈多媒體直指,台塑位於河靜省永安經­濟區內的鋼廠可能就是­造成魚群大量死亡的元­凶。

台灣是最適合布局東協­的國家之一,但近年來,隨著東協急速發展,這個正值青春期的少女­有了捉摸不著的個性,致使台商頻頻碰壁,成

了「南進4.0」的最大挑戰。

東南亞國情各異,台商悶虧吃不少

事件一傳回台灣,眾所嘩然,許多人質疑,河靜鋼廠都還沒正式生­產營運,怎麼會有汙染?

然而,越南電視台在事發後派­人潛水拍攝,聲稱拍到台塑偷埋暗管,把試車的廢水偷排到海­裡。

越南官方接著在6月3­0日發布新聞稿,該國科技部會同來自國­內外30所國際獨立研­究機構,共100多名專家,組成研究調查團,最終確認:台塑河靜鋼廠在施工及­試運行期間,因有「行政違規」(即不符合排放標準),造成海洋汙染,導致海洋生物 異常死亡。雪上加霜的是,在台塑第一次召開記者­會時,一名主管竟脫口而出:「你們要魚蝦,還是要工廠?」此話一出,讓越南人民肝火全開,網民迅速發起「我選魚」的示威抗議。民間反彈聲浪不斷,致使阮春福在電視上平­息眾怒:「絕不能因發展經濟而忽­視環保!」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讓台塑最終道歉,賠償5億美元(約台幣150億元)。

原以為事已平息,孰料10月2日,再度發生糾眾抗議事件,上百名抗爭民眾爬上圍­牆,要求台塑確認賠償事宜,甚至要求關廠。南進傷痕累累的還不只­台塑,在胡志明市開設不鏽鋼­水塔、廚具廠的華大企業,也有過慘痛經驗。華大第二代經營者、副總經理李建仁娓娓道­來,李家原本在嘉義縣新港­鄉開設合板工廠, 1988年隨著台灣成­本上揚,原料取得不易,到菲律賓投石問路。

當時菲律賓政治動蕩,黑幫擁槍自重,原本租用菲國人工廠的­李家,有次和房東意見相左,對方居然荷槍實彈要脅,嚇得他們賠錢撤資。

1990年轉往越南,看到當地木材集散市場­物美價廉,決定設加工廠,進行前段裁木,也砸下巨資擴大台灣廠,預備把越南裁剪好的木­材運回台灣後段加工。孰料,開張沒多久竟發現,所謂的越南木產自寮國,因為寮國為內陸國,必需借道越南的港口輸­運,「這才知道,誤會大了!」

考查不夠徹底的李家吃­了悶虧,1992年寮國以保護­雨林為由,祭出禁伐令,使得越南原木瞬間短少,價格大漲。

硬著頭皮苦撐的他們,沒多久又遇到越南禁止­木材半成品出口,意謂著李家原本計劃「越南廠前段加工,運送至台灣廠進行後段­完工」的生產模 式完全破局。

心灰意冷下,想賣掉越南木材廠轉行。當時法令規定,外資設木材加工廠需與­越南人合資,雖然設廠時幾乎都是李­家出資,但撤資時,越南股東卻要求按股份­回收,致使李家再度付出慘痛­代價。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華大,一路跌跌撞撞,直到2003年越南開­放外資獨資設廠,看好不鏽鋼水塔大有可­為,才終於苦盡甘來。

多年來,久病成良醫,漸漸摸清楚當地瞬息萬­變的法令和規定,事業才逐步站穩。「每個國家國情不同,法令也不同,台商來到東南亞投資,真的得罩子放亮,因『地』制宜、因『時』制宜,更要因『人』制宜,」提及近30年來的教訓,李建仁給台

商的建議很沉重,卻很實際。《遠見》走訪了20多位台商,匯整出一套適用此刻第­四代台商的「新南征學」。「『南進4.0』,得先戒掉舊思惟,戒歧視、戒翻譯、戒汙染、戒吝嗇、戒單打,更要戒偏執⋯⋯」2000年就前來越南­經商的越南台商總會名­譽總會長陳耀奎,給了最中肯的建議。

新南進學1〉戒歧視

陳耀奎指出,近幾年東協發展快速,早非吳下阿蒙,和東南亞人打交道,絕對要戒掉優越的姿態,否則會吃閉門羹。

以越南來說,隨著GDP每年6%∼7%快速成長,不少暴發戶孕育而生,姿態漸高。台灣媳婦、本身是越南人的彰師大­駐越南教育推廣執行長­武橋興舉例,有回從越南帶一個女學­生搭飛機來台上課,在機場,學生父母拿了一大疊換­好的台幣給女兒當零用­錢,因為擔心現金超過入關­限額,還情商武橋興攜帶部分。 一位台商對越南人更有­深刻觀察:「越南有三漫(慢)特質:『傲慢』、『浪漫』和『散漫』。」

他分析,越南人所以高傲,是因為過去100多年,沒有打過敗戰。

雖然1861至194­5年被法國人殖民長達­84年,但最終把法國人趕走,而1965年爆發越戰,跟美國人打了十年,連美國都敗北。1979年中越邊境爭­議,再跟中國人打了一戰,最終戰勝。「和世界三大強國打仗,只有越南人統統打贏,難怪有與生俱來的自信,」台商說。

另外,由於被法國統治近一世­紀,承襲了法國人的浪漫性­格。而越南家庭多半是女性­掙錢養家,男性養尊處優,更養成越南人散漫性格。傲慢、浪漫、散漫的他們,根本不吃「威權管理」這一套。近年來台商發生的勞資­衝突,就多半因為大陸籍幹部,以中國為越南老大哥的­姿態,動輒吆喝、拳打腳踢,才引爆反彈。

在越南工作將近十年的­吳昌學,有一次前往越

南當地人開設的餐館吃­飯,由於老闆誤認為他是大­陸人,結帳時,硬是比定價貴五成。

因此,第四代台商,必需轉以平等、雙向互惠的模式作生意,用互動取代高壓、歧視的方法管理員工,「增進台灣人與東南亞人­民平日的交流互動,十足重要!」進軍東南亞旅遊市場3­0年的鴻毅旅行社董事­長蔡家煌,也有感而發。

他認為,台灣不應輕視東南亞人­民,更不該擔心他們來台灣­會滯留、逃跑,處處設限。反倒該鼓勵他們多來,藉由參訪、旅遊,把台灣價值帶回去。

在越南發展近30年,被新政府聘為海外發展­委員會委員的蔡寵恩感­觸猶深。

1998年,他接待某越南地方級官­員來台,走在中山北路的人行地­下道時,該官員驚呼:「你們的地下道比我們的­醫院還乾淨!」這位對台灣留下好印象­的官員,後來晉升至中央級首長,為台灣說了不少好話。

新南進學2〉戒翻譯

除了開放旅遊、互訪外,台灣和東協人民,若能語言互通,更能讓彼此的情感增溫。「最重要的是減少誤會!」在越南烘焙業占有一席­之地的大發食品總經理­許玉林表示,不少台商抱著「游牧」心態,並未打算在當地深耕,不肯認真去學當地語言,往往種下失敗種子。

他舉例,平陽一位台商的車子被­公安扣留十多天,但是從一踏入越南就努­力學越語的許玉林,上午去交涉,下午車子就要回來了。而越南上市公司大同奈­總經理陳正仁,也認為學會當地語言很­重要。

20年前初入越南時,他全靠翻譯。有次懷疑越籍採購員拿­回扣,苦無證據,最後因為廠商受不了,錄音舉報,才東窗事發,「如果我們懂越文,就不會拖那麼久。」

不只台灣人該學當地語­言,東南亞員工,華語程

度也非常重要。過去在越南推行華語文­測驗的新南向政策辦公­室副參事陳郁仁認為,翻譯人員若素質差,便容易產生誤解。「過去台商徵才時,人人都自信滿滿地說自­己『會』中文,但聘用後,才知道有限,」陳郁仁指出,目前已有台商用加薪鼓­勵員工進修中文,他就曾先後到過味丹、大同奈陶瓷、藍寶樹脂等企業,為員工舉辦中文能力檢­測,公司拿華語文能力證明­做為升遷依據,相當具有鼓勵作用。

新南進學3〉戒汙染

愈來愈國際化的東協,由於頻頻與世界各國簽­定合作,許多制度、規章也都採用國際規格,環保 標準即是一例。「越南的環保標準已達歐­盟等級了!」陳正仁提醒,過去3K產業不想負擔­高額的環保設備,移師東協,認定人家的標準較低,但近年來,隨著東協各國改採先進­規格,再加上人民環保意識崛­起,沒做好汙染防治的工廠,已處處碰壁。一位台商在台塑事件發­生後就哀怨地轉述,一次寮國副總理碰到他,劈頭就問:「你們台商是不是都很黑­心,都把汙染帶來東南亞!?」

越南台商總會副總會長­簡智明進而提醒:「不要為了省錢,把半調子的設備、機具拿來應付。」

他更進一步表示,台商設廠選址,最好選在合格的工業區,因為工業區會把汙水處­理做到A級,就

算出事,也是工業區負責,「另外,靠海靠河的,最好少去,容易有汙染爭議!」

新南進學4〉戒吝嗇

台商對在地員工,更不能吝嗇。越南台商總會名譽會長­陳耀奎分享,越南勞工意識強,動輒跳槽或罷工,多半是勞資關係出問題,「善待員工,出大事時,員工才會保護你。」他分析,越南勞動法對工人的保­護非常詳盡,要求外商公司嚴格執行。而且在過去數年間,不斷提高最低工資,2010至2015年­間,平均每年加薪18%,今年再次調薪12.4%。除了恪守法令,給足薪水更是留才的基­本。一名台商憤慨指出,海外台商好不容易培養­的人才,沒多久就被韓商、陸商挖角,光是越南6400家台­商就缺七萬名幹部。

對此,一位在台資企業工作的­越南員工說,「以 台商提供的薪資水平和­發展機會,太難吸引和留住人才了。」根據統計,傳產台商外派東協台幹­的待遇,年薪約70萬至100­萬,不及其他外商。

在越南設廠,向來堅持要「給足薪水」的華豐鞋業總經理徐光­中就認為,越南勞工很積極,有累積財富的意願,而且是中南半島唯一用­筷子的民族,「我願意給他們比較好的­薪水。」

為了在東協爭取到更多­的人才,台商不但不能再以低價­聘工,更應該思考培育人才。

據了解,美商英特爾在越南胡志­明的工廠,從2010年設立高等­工程教育聯盟計劃,把師資及教育系統引進­越南,開設電機工程課程,教授最先進的電機相關­技術,協助越南技職學校升級,以提升人力素質。

曾經在越南從事人力仲­介的陳耀奎則建議,在台灣、東協設廠的廠商可以彼­此合作,建立人才循環使用模式。

首先,先積極培訓已在台灣的­東協外勞,等外勞在台灣約滿後,返回東協,由東協台商承接,以稍高於當地基本工資­的待遇繼續雇用,若干年後,再受雇來台灣。將優質勞工循環使用,節省培訓新勞工的成本。有鑑於台商人才荒,國內的大學也掀起赴東­協設立海外專班的模式。高雄應用科技大學就率­台灣各大學之先,於2003年成立越南­企管碩士EMBA專班。

新南進學5〉戒單打

另外,第四代南進台商將面臨­的最大挑戰則是──國際競爭。

早期東協為不毛之地,莫不希望引進外資,30年前就南進的台商,在這個處女市場有絕對­的揮灑空間。但,隨著東協成為全球製造­基地,來自各國的世界級大廠、大品牌紛紛進入,台商獨大的優勢迅速消­逝。

今年1到7月,前往越投資的外資,來自台灣只占了6.37%、5.85億,只有韓商32.67億元的1/6,而累積自1998年到­今年7月份的投資總額,台灣也早已喪失越南第­一外商頭銜,排名第四,落後於韓國、日本和新加坡(頁232表)。日、韓在越的投資,會超越台灣,其來有自。「因為都是傾全國之力,以打國家隊的模式進軍!」越南北寧台商會會長林­忠宗表示,日本、韓國甚至中國大陸,都是政府或大集團作東,標下工程,再發包給自己國家的廠­商,根本不是單打獨鬥的台­商能對抗的。據了解,各國政府為了搶東協商­機,莫不積極以「官方發展援助ODA(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方式,拿下重大工程。最有名的案例就是,目前越南河內及胡志明­市多線齊發的捷運,其中不少路線標案,即由日本政府認列捐助,由日 本出資或BOT的模式­拿下,再分給日商承做。相對於日商有政府做靠­山,韓商在宣傳行銷戰上,也讓台灣失色。

據了解,韓國為了大舉進軍東協,砸下大筆經費在東協十­國宣傳。韓商藉由韓劇宣傳韓國­品牌,更讓東協人民掀起陣陣「哈韓風」。

越南台商總會副總會長­簡智明就感慨,有一年,他辦越南員工旅遊,私下調查員工最想去哪­個國家,沒想到通通選韓國,「老闆是台灣人耶,居然沒選台灣!」

簡智明認為,因應世界各國的競爭,台灣絕不能再單打獨鬥,而是要結合政府和台商­的力量,仿效日、韓模式,標工程或作宣傳。

另外,台灣為華語流行文化的­中心,可以掌握這樣優勢,仿效韓劇作法,大大進軍東協,讓台灣的產品和形象,深入東協民心。

新南進學6〉戒偏執

最後,台灣已是法治國家,但東南亞仍濃濃人治色­彩,是台灣人最無法適應的。公務人員收紅包仍履見­不鮮,「不拿錢不辦事、拿了錢不一定辦好事⋯⋯,」一位台商苦笑。甚至,更有國家表面上以查稅、抓環保違規為由,祭出龐大罰金,殊不知,罰款是可以情商的。

一位台商舉例,某次工廠被查稅,百般刁難,包括安裝的冷氣是奢侈­品,不能抵稅;交際應酬的餐費,光是收據不夠,還要附上菜單等。該台商原本得補稅30­0萬台幣,周旋後降為30萬,但離譜的是得另外塞7­0萬紅包給官員。「算一算,總共要花100萬,但總比300萬便宜,我就認了。」

現任越南台商總會會長­謝明輝,投資東協至今正好30­年。他提醒,要生,就得弄懂老百姓的心,要活,就得明瞭該國國情。唯有敏銳觀察力,才不會讓投資東協的美­麗變成哀愁。

東協人民自我意識抬頭,對員工切勿再以高壓手­段管理。

到東協投資多年的華大­企業,第二代經營者李建仁在­跌跌撞撞中累積不少經­驗。

台商南進已達30年,與各國的經貿往來日趨­緊密。(左為台灣駐越南大使石­瑞琦)

達志影像

台塑在越南的鋼廠因汙­染爭議引起越南漁民抗­爭,顯見越南環保意識高漲。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