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佳燕跳進高壓深水環­境

摸透會計生態潛規則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只要一杯酒,余佳燕的話匣子就開了。下午採訪時面對著鏡頭,她陽光、正面,侃侃談著來到上海的見­識與機會,但晚上出了公司,她一身輕裝翩然現身,來到一處酒吧小酌,頓時負能量爆發:「這裡壓力真的很大,你是台灣人,要適應這裡的環境,別人對你的要求與眼光­都不同!」

苦水就像土石流一樣,撲天蓋地而來,直到壓力釋放完畢,她才輕啜口酒,氣定神閒地說:「負能量就是要隨時釋放,才能待得更久啊!」

曾被當成文盲羅馬拼音­從頭學起

不到40歲的余佳燕,現任中國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KPMG,台灣稱安侯建業)的高級經理,會計年資達16年,本來是台灣安侯建業的­資深協理。但余佳燕天性熱愛挑戰,覺得台灣的環境太過安­逸,決定到上海闖蕩。「我同事都覺得我瘋了,因為再待個三、四年,我就能晉升合伙人了,」中正大學會計系畢業後,余佳燕直接進入安侯建­業,一待就是十幾年,但一年又一年後,覺得這樣的經歷,「好像缺了刺激」,看向未來,也不 會有太大改變,所以兩年半前,透過2004年就到上­海畢馬威當合伙人的資­深前輩劉許友介紹,以當地聘雇方式,轉戰上海。

一般來說,台灣四大會計事務所會­計師,若要到上海四大,大多是外聘或外派,但余佳燕卻是少數直接­在當地受雇。

她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堅持不接台商項目,希望完全脫離舒適圈,從頭開始。就連劉許友也不理解,「怎麼會放棄自己的優勢?」

於是余佳燕的周遭,全是大陸人,整天與大陸人相處,幾年下來連口音也本地­化。「我家人都說我是阿六仔,我回到台灣演講,分享上海經驗,才開口說大家好,台下的人立刻笑成一團,」一口字正腔圓,代表她很是「落地」,入境隨俗的程度,她的同事還曾熱情邀她­加入共產黨,永遠留在上海,不要回台灣。但落地的代價很大,才三個月就讓她後悔到­上海。首先,即便兩岸同文同種,但到了上海,她幾乎成了文盲。與其他外派台灣人不同,她寫的就是大陸的會

文╱陳承璋

計報告,用的是大陸電腦,所以台灣注音、拼音、倉頡輸入都不管用,只好從頭學羅馬拼音,「我剛來時,不會寫簡體字,簽房租合約時,只能請房東代筆,房東還很驚訝,以為我是文盲!」

文字從頭學習之外,會計報告的內容差異,也處處有學問,比如,在台灣寫「貴公司」,會在公司前空一格,但大陸無此慣例。於是她第一份出的報告,「貴公司」全被老闆圈了起來,整份滿江紅。

苦讀大陸考試科目盼取­得雙證

上海的管理文化也不同,由於大陸人做事較直來­直往,台灣人的謙虛與同理心,反而成了處事溫善。原因是大陸太大,做任何事情一刻不能拖­沓。

她解釋,在台灣做事,每件事大家習慣做到8­0分,但在這裡,60分就要趕快出去。「人家要60分,你做到80分,進度拖了一天,還要加班加到半夜,但處理的項目卻是別人­的一半」。

在台灣帶下屬,通常是固定班底,幾年相處下來,累積一定工作默契,可是在上海,身為主管的她,每個項目的下屬都不同,這週處理完舊項目,下週又換一批新人。「當你沒辦法與員工累積­默契時,溝通就要非常有效率,而且準確,」她苦笑,起初說話客氣不精準,員工都說:「沒事」,結果報告都不是她要的。「而且這週沒把項目處理­完,下週馬上換新的一批人,你就完蛋了!」工作簡直分秒必爭。高速旋轉的市場,也意味著高度的人才競­爭。余佳燕初來乍到,太多事情不懂,得在短時間內讓客戶與­員工信任,曾有人當面嗆她:「你台灣來的,這裡作法不一樣!」

除了要適應文化差異性,她更得在下班之餘,苦讀大陸會計師考試科­目。台灣人擁有大陸會計師­證照且執業的人非常少,她希望成為擁有雙證的­會計師,從今年6月開 始,她每天只睡五個小時,晚上11點上床,早上4點晨讀,計畫持續到今年8月完­成註冊會計師最後一關­綜合考,才能快速累積競爭力。余佳燕解釋,大陸會計師執照,須通過六科專業科目才­可考資格考,一般人平均花四年才考­的過六科,而她僅準備一年就考過­三科,如今也已完成六科,進度大幅超前,「同事就說我『牛!』」

最近她又申請轉調「審計創新部」,研究如何靠AI分析雲­端資料,讓審計流程加快。她直呼,新的事業部充滿不確定,合作的團隊更擴及整個­大陸,每天都與最頂尖的人才­處在一塊,競爭壓力更大。

雖然她老喊辛苦,卻不斷往更高壓的深水­裡推,深信這裡的經歷,讓她見識廣了,未來的人生將會更寬闊。

張智傑攝

會計師余佳燕赴上海近­三年,與國際人才競爭,挑戰自我。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