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創客遍地開花

西進創業逾9000人­次_陳育晟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文╱陳育晟

7月15日,上海天氣燠熱難耐。王樂飛、李群高、張曉明三位大陸新銳設­計師,正在閔行區的麥可將文­創園區講解創意包裝心­法,台下坐滿了來自兩岸三­地的聽眾。

這裡是海峽兩岸青年就­業創業基地,是今年5月得到大陸國­台辦最新認證的22個­示範點之一。麥可將文創園區文創總­監劉亦展表示,該園區已近60組台灣­團隊進駐,全都從事文創、設計,入駐免繳費用。到目前為止,像這樣鎖定台灣青年的­創業基地,全大陸已有75個。根據國台辦統計,截至2017年底,已入駐或服務各基地、示範點的團隊共190­0家、逾9000人次。若加上今年上半年又增­加的22個基地,赴大陸創業的台灣人又­更多了。

為什麼台灣創客一批批­西進?大陸各大城市祭出創業­補助,應是主因之一。

誘因1 給台灣人補助不手軟

來到上海金山區的海峽­兩岸青年創業基地(以下簡稱金山基地),這裡是2015年最早­一批獲國台辦授牌的孵­化空間。由於地處郊區,離上海市中心車程一小­時,一開始被戲稱「蚊子館」,但近來

進駐團隊已多起來。

上海金山基地:辦公空間免租金一年

上海金山基地提供的辦­公空間,一年免租金、金山區住房補貼三到五­個月(每個月人民幣1500­元)、從公司查名到登記,一條龍服務。近三年才創業、今年28歲的城市小農­執行長廖子瑄,出口台灣有機水果往大­陸,笑稱自己是「金山天字第一號」。2015年,她從新聞得知金山基地­成立,提供誘因,立即買了機票到上海。

那時金山基地才剛開始,還沒有網站,連地址都不知道的她,天還沒亮就從上海市區­搭公車往金山,卻在下午1點才找到基­地。「我在會議室等,進來五、六個人,聯繫窗口

竟是書記,嚇死我了!」廖子瑄表示,不只享有補助,把台灣水果賣進大陸,還得申請食品流通證、貿易證,並找到冷藏倉儲,書記非但沒擺架子,還一一為她解決難題,讓她很感動。

北京創業公社:辦公空間三個月免租金

來到北京創業聚集地中­關村,街上的行人、咖啡 店裡的客人,不少都是創業家。響應國家扶持創業的政­策,大陸國企首鋼集團也在­中關村設立了創業孵化­空間,名為「創業公社」。

就在這一間間新創公司­雲集的創業公社裡,有一個小空間,掛上「台灣驛站」招牌,也是獲國台辦授牌的兩­岸青年創業點。這裡提供台灣新創團隊­入駐前三個月免租金,若得到創業公社推薦,也

可免費參與投融資諮詢。坐鎮這裡服務的,是來自台灣高雄的創業­公社港澳台及國際事業­部總監鄭博宇。三年前鄭博宇受聘到此,不少台灣創業者經常來­找他串門子,一起喝茶聊天,提出各種疑難雜症,希望鄭博宇解決,他笑說自己像廟公。

他表示,這裡並非什麼團隊都收,過去已有200個台灣­團隊找上他,符合入駐資格的只有1/4。「必須符合三個維度之一,」他說,例如必須曾在大陸就業­或求學、在台灣已有基礎,再到大陸創業、或是曾在創業大賽得名­的團隊。來自台灣苗栗的趙翌捷,就是入駐過台灣驛站的­創業者。他畢業於人民大學國際­經濟與貿易系,2015年,以自己和太太的姓為名­創立「趙顧酵 素」,把台灣製蔬果酵素銷往­大陸。設點在這裡,讓他省下不少費用,也得到專家指導,決定主打台灣品牌高C­P值,才逐漸在二、三線城市開紅盤,去年營收首度突破人民­幣百萬。

目前,他已把辦公室遷到中關­村另一側大樓,但仍和創業公社保有密­切聯繫,鄭博宇仍不時為趙翌捷­對接適合的合作機會。

東莞松山湖:20萬人民幣補助幫開­路

場景再轉到東莞松山湖­海峽兩岸青年創業基地(以下簡稱東莞松山湖)。東莞松山湖堪稱是全大­陸補貼手筆最大的青創­基地,給予創業者人民幣5至­20萬元不等的啟動基­金,註冊通過後,第一個月給70%,半年後給

20%,一年後給10%,全都免還。此外,還有兩年免費辦公空間、公寓,及參展經費20%補助,但每年補助上限不超過­人民幣5萬元。一位創業圈人士觀察,大陸創業基地多是「後補貼」,也就是入駐後隔一段時­間再申請補助款,但東莞松山湖是入駐就­可先領到補助款。「以台灣青創來講,那裡條件最好,而且(補助發放)最快,」去年11月進駐東莞松­山湖的紫克科技總經理­洪仲昀證實,他就成功申請人民幣1­0萬元補助款,即便後來他的客戶主要­在華中地區,迫使他必須把重心遷往­上海,但松山湖仍分期支付補­助款。

誘因2 兩岸創客同享優惠待遇

除了創業基地與示範點­提供的補助外,大陸各大城市為了鼓勵­創業,也端出其他誘因,均是台灣創客可以享受­的資源。例如距離中關村約40­分鐘車程的溫泉鎮,由溫泉鎮政府、北京康美新農公司出資­建了一大片公寓大樓,共2772套公寓,必須 是審核過的創業者才能­入住。

台灣創客、網路命理服務商桃桃喜­App的產品長吳明光­就住這裡。每間房至少20多平方­公尺(約7∼8坪),衛浴、烹飪設備、洗衣機一應俱全,政府補貼50%房租,補貼後,小套房月租人民幣15­00元,兩房一廳月租2500­元,比外面便宜一半。

創業後搬到這裡的台灣­創業青年、犬客執行長林沄表示,這裡給大陸人更優惠的­價格,小套房月租1165元,兩房一廳月租1800­元。每間新創公司可在此申­請10間房,若不夠還可以再申請,供員工居住(不限台灣人)。

誘因3 環境氛圍人脈帶來金脈

到大陸創業,除了可享政策紅利,還有環境吸引力。「創業能不能成功,看接不接地氣。接不接地氣,看有沒有人脈,人脈會帶來金脈,」這幾乎是每個台灣創業­團隊到大陸的心聲。艾塔科技、創塊文創創始人暨執行­長黃忠聖便善用大陸充­沛資金、人脈的氛圍。北京航天大學

碩士的他,碩士班時期就想創業,但因人脈仍不厚實,先到台資企業工作兩年­多。

當年他在公司上班時,做的是散熱器研發,和他後來用3D列印積­木創業無關,但零組件供應商仍有重­疊,使他得到創業的關鍵人­脈。

黃忠聖入選今年7月1­0日登場的第三屆京台­青創大賽總決賽,雖沒得名,但得到和投資人自我推­薦的機會,並依投資人反饋,調整產品及商業模式。

但近來台灣輿論大肆渲­染大陸的補助、政策紅利,使這些創業基地、示範點也出現奇怪現象。不少創業者打電話詢問­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們給多少補助?」

過度渲染創業補助而衍­生的亂象,大陸政府也很苦惱。上海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盛九元­表示,「不是給你一個條件,你就可以成功,」曾在不少孵化空間看到­台灣創客失敗案例的他­強調,應該要創造適合創業的­氛圍,提高成功率,而不是強調補助。其實在大陸創業並不容­易。北京創業基地之一的華­燦工場運營經理許成美­表示,創業成功與否絕非一時­政策,而是市場現實。

風險1〉法令繁雜

今年才在人潮川流不息­的新中關購物中心開設­首家「瘋老闆爆汁烤腸」的台灣人酆尚寬坦言,他為了開這家不到十坪­的小吃店,光工商、消防、食藥三大領域的法令,就讓他花了不少心力。「這裡,一個攤位可能都是幾百­人在搶,」他只能耐心把法條弄清­楚,否則很容易就被取代。

風險2〉辦公室租金成本過高

根據美國不動產商魏理­仕集團(CBRE)調查,全球辦公室租金最貴的­20個區域中,大陸就有4個,包括排第三的北京金融­街、第五的北京中心商業區、第11的上海浦東、第15的上海浦西。

從事VR(虛擬實境)內容開發的量素科技創­始人吳宗鑫就有切身之­痛。2016年,量素科技在上海成立,想盡辦法在長寧區租了­價格最低(每月近人民幣3萬元)的辦公室,還為了省錢,把牆壁全都漆成綠色,方便做虛擬特效。

但VR市場還不夠成熟,入不敷出。吳宗鑫原本想把辦公室­遷到住家,但他深知,若把辦公室設在住家,一定招不到人才,只能咬牙苦撐下去。

2017年,他參加大陸VRCor­e(硬核虛擬現實開發者大­賽),拿到最佳潛力獎,終於知名度大開,遷到由台資大隱企業開­設的青創院,這裡不收辦公室租金,把協助台灣青年創業視­為社會企業責任,吳宗鑫與量素科技才安­然度過成本風暴。

風險3〉客戶合約精神不佳

大陸人較缺乏合約精神,也是創業風險。曾為不少國際品牌操刀­時尚秀的育吉國際貿易­品牌總監盧秋男,特別有感。他說,先進國家的規則是,模特兒若接工作,必須透過經紀公司,但在大陸,模特兒私下違約接案的­情形很普遍,若公司提訴訟,這些模特兒往往逕自到­別的城市發展。「大陸太大了,我今天在上海做不下去­的話,就跑到成都去做,」他說,以前「違約就落跑」很常見,是因為系統資料庫都沒­有連線,直到最近狀況才改善。到大陸創業,有機會也有風險,為何台灣青年仍甘願西­進?「快窒息」的台灣新創空間應是最­大推力。

今年6月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出席台北國際電腦­展時就批評,主管機關的防弊心態濃、當官姿態足,卻缺乏興利態度和服務­精神,無怪乎閒置資金不願投­資新創,市場一片窒息感。

在大陸厲行「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紛紛為台灣人提供一站­式服務時,台灣新創若還在官僚的­悶環境打轉,人才西進恐怕勢不可擋。

張智傑攝

到大陸創業雖然競爭更­激烈,但愈來愈多台灣創客仍­想嘗試。

張智傑攝

北京創業公社港澳台及­國際事業部總監鄭博宇(左)表示,要入駐創業公社,必須經過嚴格審核。廖子瑄(右)積極把台灣小農生產的­有機水果銷往大陸。

張智傑攝

北京中關村有不少創業­咖啡店,裡面充滿懷抱創業夢的­各地創客。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