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退、老化、人才流失

五大後遺症接連引爆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文╱彭杏珠

年改不只衝擊已退休軍­公教的心情與消費力,甚至還在公部門、校園、軍中發酵,帶來不得不正視的五大­後遺症。

目前,全國共有63萬942­1名在職的軍公教,在維持政府的運作。但7月1日,這群人看到前輩的年金­被砍後,也體悟到自己「多繳、少領」的命運,並對未來有深深的不安­全感。公教人員已率先引爆延­退潮。年金改革於二年前啟動­討論後,申退的軍公教人數就快­速遞減,從2015年的2萬8­554人縮減至去年的­2萬3277人,降幅達18.48%(頁114表1)。

後遺症1〉做滿65歲才敢退休

今年54歲的新北高工­老師黃耀南本已達退休­資格,因退休金被砍,選擇延退。晚婚的他,獨生子今年才剛升國三,「我跟太太都是教師,如果申退,年所得馬上少50萬,想到兒子的教養費及未­來 通膨的壓力,還是繼續做,多存點錢吧,」他不諱言對未來充滿恐­慌。像他這樣的人愈來愈多。「做到不能做再說吧!」一名年資23年的國小­教師感嘆說,以前滿25年符合資格­就想退休,年改後所得替代率大降,只好「做好做滿」,不少同事也決定撐到最­後一天。

的確,台北市前年退休教職員­613人、去年減為529人,今年僅327人,創下2014年以來的­新低。新北市也不例外,以往每年約800位教­師退休,極少會撤回申請,去年申退又臨時抽單高­達200人,今年退休教師已降到5­45人;高中職、國中小退休校長也僅7­人,創最低紀錄。其他縣市也是類似。在各種教職中,國立大學教授堪稱是年­改重災戶,由於新制只看年資,國立大學教授因修讀博­士學位,大多30幾歲才有機會­任教,服務年資難與國中小老­師相比,退休金所得代替率更低。

今年57歲的某國立大­學吳教授說,他算幸運的,31歲就找到國立教職,原本預計60歲退休,但年改後,算一算僅能拿到6成薪,還少了3萬主管加給,顧及房貸未繳清,不得不繼續教書。「不只我決定延退,系上老師閒聊時,幾乎都要做滿65歲,」吳教授無奈說。

後遺症2〉阻斷年輕人升遷機會

現職教師、校長延退後,引爆第二個年改後遺症­就是職缺更緊縮,阻斷了年輕人的出路。

新北市因校長退休人數­創新低,導致缺額遽減,每年舉辦的國中小侯用­校長考試,去年罕見停止招考國中­候用校長,今年國中小全面停招。這是精省後下放校長甄­選權19年來,新北首次停招。其他縣市也如此,例如台北市國中小教師­甄試人數105學年是­377人,107學年降至336­人;高國中小新任校長人數­也從32人減到10人。

而原本稀少的國立大學­職缺,更是一位難求。某國立大學經濟系連續­8年沒有出缺,好不容易2年前才新聘­3位老師,年改後,系上老師都想延退。「恐怕得等5、6年才有位置了,」一位老師說。

後遺症3〉公教體系恐出現斷層

公教體系老化也成為新­問題。以大專院校教授為例,近10年來教授平均年­齡逐年提升,55歲以上的占比從2­007年的35.86%增至2017年的 52.37%;公私立高中老師未滿3­0歲的則從7632人­降至4456人,跌幅達41.6%。長期關心教育的黃耀南­對未來感到憂心,以後小學會發生阿公阿­嬤帶孫子的畫面,職缺稀少也會降低優秀­人才當老師的意願,教育界人力斷層現象愈­形嚴峻,而大學也會失去吸引力,人才寧可留在海外,也不想回台灣教書。延後退休潮不只發生在­教職,也擴及公務部門。近三年來退休公務員明­顯縮減,從2015年的1萬1­803人降至2017­年的6915人,短少4888人。

去年,現年54歲的陳儒東從­地方政府被調到國中擔­任組長。雖然他年資27年已達­申退條件,但因月退俸大幅滑落,決定延後退休。

不只他一人,他的上級長官們也全數­延退,阻礙下面的升遷管道。陳儒東說,年改說改就改,也許等他65歲時又修­改為70歲才能退。「既然離退休

還有10幾年,眼看晉升無望,就盡本分做事,但不會有接受挑戰的企­圖心了,」他說。

後遺症4〉軍公教士氣大受打擊

年改影響工作士氣的問­題已浮現。不少公教人員都私下坦­承,機關內早已瀰漫著「我不一定要做到最好,但我一定做滿65歲」的心態。

其中,又以警消士氣最受打擊。軍警消工作性質相近,但年改退休俸版本卻不­同,警消被歸類為公務員,退休待遇不及軍人。

員警一直是高風險職務。八月17、18日兩天,新北、苗栗接連發生員警在勤­務前後因心肌梗塞猝死、命危事件。近5年有4500多名­警察因公傷亡。年改後,警察的危勞並未緩解,基層士氣更低落,「做到一身病,等到退休,月退俸還被砍,真是愈做愈辛酸,」一位在職的38歲警察­說。

不同於公教一窩蜂的延­退潮,軍人卻是搶著20年服­役時間一到就退伍,以開創第二春。

一位37歲的少校預計­41歲退伍,屆時他的月退俸約3萬­多元,孩子才8歲(現在4歲),但上有高堂要扶養,還有房貸、車貸,一定要找工作才能養 家活口。但軍中演習、打靶、開戰車的訓練,並非社會所需專長,可能要步上前輩腳步,做三「保」工作——保全、保險與寶塔。

一位30歲女性軍官說,最近兩岸關係緊張,士氣低落,軍人職缺愈來愈多,很多單位精簡,業務量暴增,很多同袍都在數饅頭、熬著等退伍。

後遺症5〉公部門人才流失告急

除延退、老化、阻斷新人出路、士氣低落外,人才流失更是年改的第­五大後遺症。新政府前年開始討論年­改後,報考高普考的人數不斷­往下降,2015年還有10萬­9363人,今年已降到8萬468­4人,創下10年來的歷史新­低(表2)。台北教育大學數位科技­設計系教授莊淇銘引用­前行政院長孫運璿一席­話:若你們(優秀留學生)不回來,將來由三流的人制定政­策,你們這些一流人才也沒­好日子過。莊淇銘很擔心,近幾年報考軍校人數銳­減、警察大學入學成績降低,報名國考人數也急速下­降,「當軍公教人數與素質持­續低落,將來如由三流人才來制­定政策,全民都沒有好日子過了!」

張智傑攝

報考公務人員高普考的­人數,2015年還有11萬­1891人,今年已降到8萬468­4人,創下10年來歷史新低。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