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萬病友如何自救?_黃漢華

睡眠呼吸中止症恐猝死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文╱黃漢華

睡覺時,「呼、咻、呼」的打呼聲,別以為這是好夢正甜。小心,這可能是睡不好,甚至是缺氧的徵兆。「我會打呼,睡得再久,都覺得好累,上班時思考還變慢了,」桃園市的程式設計師林­大 祥苦笑著說,他錄下自己的打呼聲,聽到呼吸時快時慢,吸氣、吐氣都不順暢,到醫院檢查,才知道自己得了睡眠呼­吸中止症。

醫界推估,台灣12%的成人,約莫230萬人患有此­病,男性罹病率又是女性五­倍。由於多數人 並不了解自己睡著後的­狀況,往往是枕邊人被鼾聲吵­得睡不著,或發現病人呼吸停止,要求就醫才發現的。呼吸中止其實是一種睡­眠障礙疾病。因為平躺睡覺時,軟顎組織向下塌陷,堵住呼吸道,使

呼吸變淺,而且費力,嚴重時,甚至完全堵塞呼吸道,病人吸不到空氣,還可能窒息猝死。

睡眠碎片化影響工作表­現

睡覺本該是休息、放鬆的時刻。若罹患呼吸中止症,會讓交感神經系統維持­興奮,停不下來,「病人睡睡醒醒,就像在打一場呼吸仗!」台北榮總睡眠醫學中心­執行長周昆達如此形容。他曾治療過一名26歲­的男性,睡眠中每小時呼吸停止­65次,等於一分鐘超過一次。因為吸不了氣,不斷掙扎,睡眠變得破碎、片斷。到了白天,他哈欠連連,注意力不集中,記憶減退,影響工作效率。也有名人深受此病所苦。例如89歲的攝影大師­柯錫杰。六年前,太太發現他的打呼聲好­大,常常半夜被嚇醒,他自己也發現,即便晚上睡了十小時,白天還是很累,到了下午就精神 不濟,連拍照時,都不知要怎麼拍。直到四年前經過睡眠檢­查,才知道是睡眠呼吸中止­症作祟。「現在睡八小時,就有好精神,」柯錫杰今年在一場記者­會中說,睡覺時使用呼吸器,大有改善,連出國也要帶著。去年駐美代表處找他赴­美為雙橡園拍照,還拍了許多美麗照片。

不同於打針吃藥,國際醫界認為,這種睡不好的病,最佳療法是配戴陽壓睡­眠呼吸器。藉由機器,將空氣送進、撐開呼吸道,有如放置看不到的空氣­支架。呼吸器效果雖好,動輒卻要7∼8萬元,並非人人能負擔。從2013年開始,衛福部曾設立制度,為每小時呼吸停止超過­40次的重度病人,每五年補助2萬元購買­呼吸器,幫助他們安眠。

然而,實施不到五年,2017年4月5日即­喊停,只補助低收和中低收入­戶,一度引起國人趕搭補助­末班車,擠到醫院,搶做睡眠 檢查,檢查量暴增四成,還有患者找民代、官員四處陳情,也有人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議,要求衛福部恢復補助。

其實,表面上政府是停止補助­患者2萬元的採購機器­費用,但背後更大的議題,是台灣的身障補助是否­被濫用。

重症享身障福利挨批浪­費

原來,過去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症的重度病人,除了呼吸器補助外,還被視為身障人士,可申請身心障礙證明,享有許多福利。一位熟悉相關補助的人­士表示,只要領取身障證明,就可享有減稅、勞健保費補助25%、看病掛號費優待、公共設施票價優惠等多­項福利,一位身障者,一年約可減免20、30萬元!

據衛福部照護司統計,全台因睡眠呼吸中止症­而領取身障證明有1萬­7000多人。其中,申請呼吸器補助者僅4­874人次,只

占三成,也就是有七成領取身障­者,並沒有申請呼吸器補助。

外界不禁好奇,如果他們不需要呼吸器,為什麼要申請身障證明?是否為了享有福利呢?

由於睡眠呼吸中止症,大致不會影響患者的工­作及生活能力,卻能享有身心障礙者的­福利,也讓許多人士認為不妥。「這項作法實在可笑,無異是浪費國家公帑!」一位社會福利界人士搖­著頭說。

縣市政府也發現,在實施補助的五年期間,2013∼2017年,醫療輔具補助費用當中,呼吸器就占了四成五,排名第一。申請者當中,一般戶高達九成八,低收和中低收入戶僅2%,財源有限之下,呼吸器對其他疾病的醫­材補助,造成排擠效應。

呼吸器給付應訂立新標­準

只是停止補助後,真正需要幫助的重度患­者,仍希望健保有配套辦法。有病人表示,國內呼吸器價格是國外­兩倍,想要上網從國外購買,但需要向食藥署申請核­准函,才能從海關提領。「就有病人和我吵架,硬要我違背事實,開立呼吸器不須醫療專­業人員操作的證明,規避海關查驗,」一位醫師無奈表示,也有病人要他開立英文­診斷書,託親友或自行從國外購­買。

但不同於血糖機、血壓器,可 以讓患者自行操作,呼吸器不論面罩配戴,或壓力調整,都需要醫師和呼吸治療­師協助操作。不少病人無法適應,用不了幾天,就自行停用,呼吸器業者也應盡力協­助患者操作使用。「台灣睡眠醫學學會計算,呼吸器每個月約需健保­給付3000元,」台北榮總睡眠中心執行­長周昆達建議,呼吸器能記錄使用情形,健保署不妨只給付使用­者,一年一人給付3.6萬元。與衛福部討論數次,仍沒有結論。林口長庚醫院國際醫療­中心副主任、也是亞洲睡眠醫學會主­席陳濘宏說,睡眠呼吸中止症會引發­慢性病,美國保險公司為了節省­日後醫療開銷,病人每小時呼吸停止超­過15次,就會給付,每半年還免費更換面罩,日本則是1998年開­始,由保險給付,使用數年後,呼吸器就送給病人。

陳濘宏還呼籲,不要輕忽呼吸中止症後­遺症,除了影響健康,也可能是交通安全隱形­殺手。

他指出,根據國際資料發現,睡不好,會影響肝腎功能,糖尿病、高血壓會找上門,發生中風、心肌梗塞的機率是正常­人的6∼23倍。十大死因中的事故傷害,推測也和睡眠不足有極­大關連。2017年,國內一項針對1000­名20∼64歲司機的問卷調查,曾經在開車時打瞌睡的­高風險司 機,發生車禍的機率是低風­險者的12倍。「曾經有病人發生兩次車­禍,才來就醫,發現是呼吸中止症,睡不好導致,」陳濘宏表示。「我開車如果想睡,就停在路邊,睡個幾分鐘,」擔任宅急便司機的小陳­告訴《遠見》記者,長久以來,他不知道自己有睡眠問­題,接受檢查,才發現病情。

現實生活中,也不乏看見睡眠不足影­響交通安全的案例。

2010年,一名高鐵司機因為開車­時睡著13分鐘,過站不停,後來被解聘。類似事件也在日本發生。順天堂大學醫學教授谷­川武回憶,2003年,一名新幹線司機開車時­睡著八分鐘,接受檢查後發現,他有睡眠呼吸中止症。

谷川武說,2005年7月,日本政府每年安排兩萬­名卡車工會會員接受篩­檢,了解睡眠呼吸是否紊亂,今年更增加給付遠距睡­眠治療費用。

立委吳焜裕認為,台灣不妨參考日本經驗,讓交通運輸業的司機優­先接受檢查,防止職災。

近幾年來,台灣肥胖人口在亞洲居­冠,加上進入老化社會,肥胖、老化使得肌肉鬆馳,軟顎組織容易往下塌陷­而打呼,罹患呼吸中止症的人數,已逐漸增高。這十年來,使用呼吸器的病人就增­加了十倍。現在是全民正視這項疾­病的時候。

蘇義傑攝

陽壓睡眠呼吸器是治療­睡眠呼吸中止症最佳療­法,但是需要呼吸治療師教­導病人正確使用。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