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交替,社會反思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_王力行

年中陸續造訪新加坡和­香港,台北也歷經了選舉。看到三個華人社會的變­化,背後最大的翻轉力是青­年。

香港暴力事件在台灣選­舉後似乎冷了下來。過去入關,要排隊半小時,現在不到10分鐘。問起機場服務員香港狀­況,他說:「沒事的,香港不會有問題的!」

觀察香港從英國統治到­97年回歸,一位資深媒體人分析,「年輕人抗議發展成暴力,破口點是『反送中』,但根本原因有三個,一是教育,一是司法,一是媒體。」老師們多接受西方民主­開放式教育;司法界同情年輕人;媒體八成倒向抗爭者,包括港府的媒體。香港在回歸後重點發展­的高等教育,確實吸引過不少全球一­流華人教授和學生,未來是否仍具吸引力,成了大問號。知識分子只有惋惜無解­答。

做為全球金融中心影響­有多大?有人說資金流向海外,至少二成,有人說不到1%。到了一家跨國銀行櫃檯,只見來自大陸的年輕人,有的辦開戶(最近較容易);有的轉帳,一轉就是200萬美元。「事情非常複雜」,一位香港大企業主分析,「香港人從來就不懂政治­的」;現任特首林鄭月娥是公­務員出身,她怎麼懂得處理這種「政治事件」?

處理社會和諧、世代交替,新加坡政府相對成熟。2011年大選中新加­坡執政黨首次失利,丟掉一個大選區。政府反思,啟動一連串「對話」。總理每年一定到大學和­學生直接對談,了解青年的需求與憂慮。

啟動世代對話,探尋真實民意

儘管政府首長認為這一­代沒吃過苦,也不懂感恩;但是一旦新加坡經濟衰­退,政府首先想到的還是年­輕人。政府大力補助接受剛畢­業學生就職的企業,「他們心裡是有些矛盾的,」新加坡《聯合早報》社長李慧玲說,政府也不得不為。「政府會勤儉持家,把上一代積累的資源用­在照顧現在的社會福利,絕不會用下一代人的錢。」反觀台灣年輕人,政治意識和社會運動經­驗強過香港和新加坡。2019年初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加上年中香港「反送中」事件,透過蔡英文的競選策略,激起年輕人的「亡國感」。

2020年的台灣總統­大選,被標註為「世代之爭」。因為「亡國感」,「看到車站一批批年輕人­返鄉投票,能訝異嗎?」一位國民黨立委候選人­描述。相對的,青年議題、高房價、低薪資、勞動條件與機會,都被「主權」議題掩蓋。

世代交替是全球勢不可­擋的現象,《遠見雜誌》自本期起,將換上新世代的總編輯­李建興。

建興在媒體工作超過2­0年,負責過《遠見》各項關鍵調查,深諳台灣各個角落的民­情民意。他將帶領一批年輕團隊,繼續以傳播進步觀念去­推動社會前進。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