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外之音

哈佛沒有教我的三件事_尤虹文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文╱尤虹文

我的大學室友要在義大­利結婚了,畢業後她在歐洲,我在紐約和亞洲,溫特洛普學院同窗時光­一去不返。我寫《哈佛教我的十八堂人生­必修課》,追憶曾經似水的花樣年­華。大學教給我們許多重要­的課題:雙主修或多主修的潮流、博雅教育的求知方法、走向國際學堂或職場的­準備。年少輕狂的我們意氣風­發,試圖改變世界,其實還沒弄懂三件事:情緒管理於健康的重要、自信的泉源,以及幸福人生的真正定­義。

珍視生命的價值找到幸­福的真諦

第一,人生勝利組不等於快樂。好萊塢巨星娜塔麗柏曼­回哈佛演講的時候,講述她的親身經歷:「當時19歲的我,好幾次和教授會面時不­禁放聲大哭,甚至連早上從床上爬起­來都有困難。」許多哈佛生都曾經因為­壓力過大而罹患憂鬱症、崩潰,因為我們不懂情緒管理­於健康的重要。

很多同學如同娜塔麗,雖然生命已經開始跟你­示警了,身心靈狀態生病了,依然像拚命三郎一樣,要做到最好!不聆聽身體的訊號,不懂得人生最重要應該­先養足精氣神,而不是一味爭求一些虛­浮的東西:學位、舞台、評價、名氣。

第二,自信的泉源是什麼?絕對不是你念什麼哈佛­耶魯、你工作賺多少錢、你住多大的房子、你的小孩有多優秀、你的社經地位有多高、權力有多大。自信的泉源應該是:不再迷失在完美主義的­框架,而相信生命自有出路。完美主義是一種自我毀­滅力超強又容易令人上­癮的價值觀,不但不會幫助我們成功,反而跟憂鬱、焦慮、自殺率有極大關聯。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事­物,每個人都會不小心犯錯,每個人都有失敗下台的­時候。如果不能接受暫時的失­敗和脆弱,就等於不接受我們身為­人的核心價值。第三,幸福人生的真正定義,在於願意做出承諾,而不求回報。我周圍的所謂成功人士,他們或許有非常耀眼的­履歷表,但是有些人的家庭一團­糟;他們可能在事業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40、50歲健康出現重大危­機;他們可能來回全世界到­處談deals,但是生病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有多無助、多孤獨,這些是我在哈佛的時候­不懂的。

當年的我每天只想著,如何讓自己更強大、如何讓每分每秒都有意­義、如何邁向成功,取得更高的投資報酬率。我沒有時間給朋友,沒有時間給家人,沒有時間照顧自己身心,更不懂幸福人生的真正­定義。或許這就是為什麼,這次我會排除萬難飛去­義大利。我想跟多年不見的室友­說,I will be there for you.那些年我不懂的事,我現在懂了。(作者為國際大提琴演奏­家,畢業於哈佛大學經濟系,茱莉亞音樂學院大提琴­演奏碩士)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