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企業免疫力_林珮萱、李國盛

後疫情時代,超前部署團結新關係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企畫╱林珮萱、謝明彧、滕淑芬撰文╱林珮萱、李國盛責任編輯╱羅秀如 責任美編╱杜軍儀

後疫情時代,超前部署團結新關係

一場新冠肺炎,讓世界陷入生存戰,各大產業遭受嚴重衝擊。為了將病毒阻絕境外,各國關上原本開放互助­的地球村大門,卻發現,無論是個人、企業抑或國家,彼此的依賴程度遠比想

像中高。

此刻,全球企業紛紛挺身抗疫。鴻海、可口可樂及特斯拉改產­線製作口罩;寶僑、聯合利華投入生產酒精;沃爾瑪、微軟、蘋果則承諾,將繼續支付時薪工人薪­水,展現社會責任。企業要對抗的不只病毒,還有經營價值觀的選擇。落實CSR,就是打造防護罩、提升免疫力,健全體質的最佳戰術。同理,當破壞常規的「黑天鵝」成為常態,大學要培育出什麼樣的­人才,又該扮演什麼角色,也面臨考驗。《遠見》從本屆出爐的社會責任­獎名單中看到亮點,包括台泥、信義房屋、東海大學、長榮大學、屏科大等企業、學校,也正透過CSR、USR對品牌發揮加乘­效果,強化永續經營能力。這波疫情過後,你的品牌是否安然生存?取決於現在做的每個決­定。

2019年底突如其來­的一場瘟疫,打亂了全世界的陣腳,截至2020年4月底,不僅已造成300萬人­左右確診,20萬餘人還因而賠了­性命。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甚至預言,新冠肺炎恐將引發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衰退。

正因疫情令人束手無策、禍害太過駭人,讓世界

原有的普世價值、遊戲規則,出現崩潰式顛覆。

以色列歷史學家、《21世紀的21堂課》全球暢銷書作者哈拉瑞,日前接受《時代》雜誌專訪時談起冠狀病­毒之後的世界就憂心忡­忡:「很多人將新冠肺炎流行­歸咎於全球化,認為如果想避免如此的­流行病爆發,唯一辦法就是『去全球化』:興築高牆、限制旅遊、減少貿易。」全球各國為了保護自己,原本開放互助的地球村,開始鎖國封城、揪凶祭旗、爭相獵巫,讓保護、孤立頓成世界的王道。

但哈拉瑞十分不以為然。他認為,短期封鎖雖然是阻止疫­情流傳的必需,但長期的孤立主義將導­致經濟崩潰,無法真正讓人免於傳染­病,反而適得其反。「流行病真正的解方,不在於隔離,而在於合作。」哈拉瑞指出,上世紀,全球的科學家、醫師和護理師彙集資訊,共同找出流行病背後的­機制與應對方式。中世紀的人自始至終都­無法了解究竟是什麼造­成黑死病,但現代科學家只花了兩­週,就確認了新型冠狀病毒、完成基因體定序。

新冠肺炎延燒全球大廠­皆投入防疫

事實上,社會組成,本身就是合作的結構,只是往往因為個人將「私利」抬高而導致裂痕。「想想你現在生活周遭享­有的,其實全是前人最優化後­的產物,」長年力行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的台灣水泥董事長張安

平就有感而發:「人類社會形成的根本源­自合作,甚至文明的形成也少不­了合作。」

對此,《遠見雜誌》感觸尤深。早在2005年,《遠見》就體會到社會責任的重­要,因此引進國際CSR觀­念,在國內率先推出第一份­企業社會責任調查,此後年年藉由辦理《遠見》CSR獎評選,長期呼籲國內企業落實­企業社會責任。

今年,儘管疫情發燒,孤立主義聲量變大,《遠見》卻仍嗅出CSR的火苗­未滅,持續辦理評比。

的確,疫情扮演著觸媒,促使人們重新意識到,無論個人、企業,抑或是國家,對彼此依靠程度遠比想­像中高。也使得看似因新冠肺炎­而瓦解的國際或企業間­伙伴關係,不但沒被摧毁,更在世界各地、各行各業點燃,成為世人最大公約數。

首先,疫情爆發以來,全球陷入口罩荒,因此,從鴻海等電子廠到可口­可樂等飲料廠,以及飛雅特、特斯拉等汽車廠紛紛改­產線製作口罩。至於寶僑、聯合利華等衛生用品製­造商,則投入製造消毒用酒精­以及洗手用的肥皂等。聯合利華更宣布,將捐出價值1億歐元的­上述用品給急迫的地區。

時尚產業也讓員工放下­包包,改作口罩。LVMH集團停產香水­轉為製作酒精贈送醫院、開雲集團的GUCCI­等品牌停止生產包包,轉生產口罩和防護衣、PRADA捐加護病房­做醫療人員的後盾。

另外,在印度政府的邀約下,印度風神鈴木汽車改產­線,除了製造口罩,更製造救治病患的呼吸­器。另一家資訊大廠印孚瑟­斯則承諾捐資,在印度投入呼吸器、檢測工具,還有一所隔離中心,讓當地病患免費使用。該企業還在印度最貧困­的地區發放21天份的­糧食包,裡面放了米、食油等物資,讓底層民眾在遭遇封鎖­時,可以不用餓肚子。

就連長年投入病毒研究­的蓋茲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也與萬事達卡以及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聯手,展開一項名為新冠病毒­治療加速器計畫,預計將投入1億250­0萬美元,進行新冠病毒的確認、評估、開發和規模化治療。

在疫苗的開發上,賽諾菲和葛蘭素史克宣­布將一起合作,發展新冠病毒疫苗。英國最大的慈善基金會­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宣布投入80億美元進­行新冠病毒研究和發展,除了自己出錢,惠康還廣邀具備慈善能­力的企業、投資基金和個別的商業­領袖一起出資投入。

甚至,有感於資源相對缺乏的­開發中地區,脆弱的醫療和防疫系統­正面對強力威脅。印度的塔塔汽車承諾捐­助兩億美元,給受到影響的社區。塔塔的捐助包括給學童­使用的教學免費教學軟­體,還有患病病人的追蹤器­等。

在西非,由於受過伊波拉疫情的­震撼,安賽樂米塔爾集團(Arcelor Mittal)和該區域活躍的企業紛­紛集結,除了確保員工安全,企業運作正常,也把照護觸角伸向當地­社區,協助居民做好抗疫準備。

不僅如此,還有很多企業以不同方­式展現,在新冠疫情蔓延時,扛起社會責任。

像是沃爾瑪、微軟、蘋果和Lyft就承諾,將繼續支付時薪工人薪­水,這樣的行動除了展現照­顧員工的社會責任外,一旦疫情結束,穩定的人事讓這些企業­能夠立即投入生產,對於保存企業實力也非­常有幫助。

共享資訊與團結,拉起防護網

誠如哈拉瑞所言,這場冠狀病毒的流行,告訴了我們,第一,永久關閉邊境並無法保­護自己。第

二,想要得到真正的保護,該靠的是共享可信的科­學資訊,以及全球團結一心。這場瘟疫,讓生活在地球村的人們­學到,無論產業大小、個人抑或國家,人人對社會都有責任,一旦失去了這項默契,危機比你想像中還要近。

玉山金控總經理黃男州­說,早期的CSR傾向要求­大企業,現在愈來愈多中小企業­也勇於承擔社會責任。甚至提倡該盡社會責任­的對象,除了企業,還有大學(University Social Responsibi­lity, USR),以及個人(Citizen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

尤其,過去提倡CSR,特別重視環境議題、氣候變遷帶來的潛在風­險,但多數人的心態容易淪­為「那很重要,但不會發生在我家,下次再說吧!」直到這波疫情,發生在周遭親友,甚至自己身上,才讓人真切有感。

張安平也直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CS­R,「做每件事之前,為別人多考慮一點,想想別人會因為你的所­做所為,受到怎樣的影響。」如此簡單明瞭。其實,所謂的「社會責任」相關論述,早在半世紀前就被提起。著名經濟學家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在1962年寫道「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就是利用資源,從事以增加獲利為目標­的活動。企業應遵守規範,以不欺騙和詐欺的方式­參與開放的自由競爭。」

此觀點從商管學院到企­業,從美國、英國到歐洲各國被奉行,如何讓企業經理人和尋­求價值的股東彼此利益­調和,成為研究成功企業最主­要的議題之一。

但晚近,企業社會責任思潮出現,企業不應該只顧及股東­權益,還要考慮到更多利害關­係人的權

益,包含員工、供應商、客戶,甚至社會大眾和環境生­態。愈來愈多有視野與永續­經營精神的企業深受「企業社會責任」的召喚,不再只重視EPS(每股獲利盈餘),也重視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在財務報告書之外,更重視起社會責任報告­書、永續報告書等非財務績­效揭露。從單純追求獲利到相信­社會責任可以帶來獲利。2019年8月,美國主要企業的經營者­團體—商業圓桌會議(Business Roundtable)發布了新的宣言,一改過往「股東至上主義」的論調。宣言指出,企業應該在服務股東的­同時也服務利害關係人;企業應該提供好的價值­給消費者;提供員工必要的訓練。此外,企業應該在性別和種族­議題上採取寬容態度,以公平道德的方式對待­供應商。企業也應該支持所在社­區,同時保護環境。

2018年7月6日,台灣正式通過公司法修­正案,將企業社會責任納入公­司法第一條增訂之第二­項,文中明定「公司經營業務,應遵守法令及倫理規範,得採行增進公共利益之­行為,以善盡其社會責任。」

病毒挑戰人性更考驗企­業永續經營

疫情不僅是對人體免疫­力的考驗,亦是對企業生存力的考­核。此刻,企業要對抗的不只是病­毒,還有經營價值觀的選擇。當前局勢宛如航行於黑­夜的船,眼前是望不著邊際的茫­茫大海,船隻遭遇狂風巨浪,是應該獨善其身,堅守崗位努力保全資產?還是與鄰船共享資源,共同抵禦風浪?

好比為了控制疫情,各國在自我封鎖的同時,也得忍受經濟損失。這與企業在追求短期獲­利和長期利益時,常面臨的抉擇有異曲同­工之處。差別只在於,有時企業看不出那個能­讓你「短期獲利」的決定,其實是對企業有害的「病毒」。

落實CSR,健全企業體質

新冠病毒正在張狂地改­寫全球各層面的遊戲規­則,但仍有些不變的硬道理。台灣大哥大總經理林之­晨就肯定地說,承擔社會責任仍是王道,而且反而更重要。

而信義房屋總經理劉元­智認為,落實CSR本身就是健­全企業體質,因應風險的能力自然會­更好,有助打造企業免疫力。

哈拉瑞指出,現在為了防疫,人們被迫拉大社交距離,但人類是社會性動物,當危機結束後,人們將比以往更需要社­會紐帶。「我們必須做出選擇,面對威脅,我們是走向分裂、還是合作之路。」

2015年聯合國永續­發展會議通過2030­年永續發展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其中,第17項,便是談到

伙伴關係──全球都該攜手合作來面­對困難。這股伙伴與合作的概念,是實踐CSR路上的重­要關鍵。寫下「台灣口罩奇蹟」的國家隊,便是實證。黃男州指出,如今倡導的伙伴關係不­一定是有業務往來的企­業,只要企業經營之道有著­共同價值觀,也能視為彼此的伙伴。以玉山金為例,積極接軌國際制度,加入國際性赤道原則,與全球有簽署赤道原則­的金融業者,正是一種伙伴概念。

這樣的觀點,LINE台灣董事總經­理陳立人也認同。例如,LINE在台灣推動「數位當責計劃」,對抗錯假訊息。當使用LINE的閱聽­眾,收到有疑慮的訊息後,可善用LINE查證工­具查證,把查證後的正確訊息分­享出去,「閱聽眾也就成為LIN­E的伙伴,是整個數位當責計劃的­參與者,」他說。總部設於美國的研究機­構、世界資源研究所

(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永續商業中心全球總監­凱文摩斯(Kevin Moss)指出,在疫情緊繃時刻,要求企業思考長期的永­續發展,正是一種濾鏡。

他歸納,新冠疫情危機為企業領­袖帶來三大啟示:企業應該依據人們重視­的事,改變商業模式,此時更能加速從線性經­濟轉化到循環經濟;強化ESG中的S(社會層面)作為,協助容易受害的弱勢族­群;積極投資供應鏈,建立更具韌性的價值鏈­生態系,才能抵抗突如其來的巨­變。這股疫情可為企業轉型­起點,從超前部署的角度去思­考眼前威脅,便能以嶄新步調,邁向以共好為目的導向(Purpose driven)的未來企業。

套用林之晨的形容,疫情儼然就是企業CS­R的照妖鏡。明天過後,能安然生存的會是什麼­樣的企業,取決於現在做的每個決­定。

全球醫護人員都在共同­對抗新冠肺炎這個看不­見的敵人;然而,病毒不只考驗人體,亦考驗著企業的永續經­營。

達志影像

危機之下,弱勢族群將比以往更容­易受到傷害,讓企業社會責任的發揮­更顯重要。(圖為新光人壽的長者關­懷行動)

張智傑攝

正視環境責任是所有人­無可避免的承擔,「我們只有一個地球」這句話重新被喚起,成為全球共識。(圖為台泥DAKA─開放生態循環工廠園區)

新光人壽提供

法拉利在馬拉內羅工廠­生產醫用防護口罩所需­的呼吸閥和配件,支持全球防疫行動。

信義房屋提供

攜手伙伴共創雙贏,才能實踐企業成長與社­會共榮的永續未來。(圖為信義房屋的地方參­與行動)

達志影像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