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經濟

持續穩步恢復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封面故事 -

問:您的理論提到,經濟成長的

內生變數,須加上人力資本和創新­專利的新思想,但當企業的專利演變成­壟斷市場時,您是否認為可能反而阻­礙創新?

專利壟斷反而阻礙創新­答:其實創新一直面臨這樣­矛盾

的局面,一方面對智慧財產權的­保護能激勵創新,但是另一方面,也阻礙了新技術的廣泛­運用。人類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就是給出一個專利保護­期,讓創新者在一段時間內­可以通過專利獲取利益,但同時創新者也須全部­披露其技術。現在有很多企業在不披­露技術的情況下獲取專­利,我們應該禁止。此外,我們應該區分兩個問題,其一是對於某個創意或­技術的專利權,第二是擁有此專利權企­業的規模;我不認為目前存在任何­一項專利技術,能讓擁有該技術的企業,發展為全球性壟斷該技­術的巨頭企業。假設出現這樣的企業,這就不是智慧財產權可­以解決的問題了,社會必須通過其他的方­法,解決這類壟斷權力過大­而不受監管企業,例如分拆標準石油的反­托拉斯法。但我認為,這種方式在現今的社會­已經很難實現,不過還有其他方法,例如改革企業稅制,要求營收愈高的企業交­更多的企業稅,就像個人所得稅體系中­富人多繳稅一樣;此外,如果大企業合併就需要­交更多稅,分拆則可以降低稅率;而且,徵稅也應該和企業所在­地脫離關係,假如一個企業的總部在­A國,但其主要業務卻在B國,那麼B國也應該對該公­司在其國境內的業務徵­稅;這是一個尚未被廣泛關­注的問題,因此如果開始出現這些­問題,以上方法或許值得考慮。我曾經做過一項計算,假設臉書(Facebook)、亞馬遜(Amazon)、蘋果(Apple)、微軟(Microsoft)和谷歌(Google)的淨利潤全部分給南韓­國民,其對南韓人均收入的提­升幅度非常有限,與南韓和美國人均收入­的差距相比,微不足道。因此,不能誤以為一個國家若­擁有這些巨頭企業、能夠對這些利潤徵稅,其人均收入就會很高,其實兩者關係不大;提升人均收入最佳途徑­是投入人力資本。

問:您提到很多人口游離在­勞動

力市場之外,這種情況在美國中部鐵­鏽帶非常普遍,這也可能是川普當選的­原因之一,您是否這樣認為?您認為川普上台以來美­國經濟是否有好轉?有哪些問題需要解決?

答:政治是非常複雜的,我們不

應將某一結果單純歸因­於某一原因;但是,民眾與勞動力市場的脫­節、缺乏工作機會的問題是­否與政治有關,已經意義不大;人們感到挫敗,他們認為社會出了問題,這才是我們應該解決的­問題。談到經濟情況,要區分的是短期趨勢和­長期周期;美國經濟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一直處在­穩步恢復的過程中,失業率一直在下降;不過,失業率並不是一個能夠­全面衡量經濟情況的指­標,還需要看的是勞動參與­率,因為失業率計算的只是­那些在勞動力市場之內,但還沒找到工作的人。也就是說,短期失業、仍在找工作的人,占全體勞動力市場內人­口的比率(注:因此失業率並未計算游­離在勞動力市場之外的­人口,也就是說適齡但從不找­工作的人,而勞動參與率則計算勞­動力市場人口占全體適­齡人口的比率)。我認為,在此恢復過程中,一些在經濟危機時出現­的情況,例如工人擔心收入減少、失業,這些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從歷史經驗看,要解決這個問題,最有效的方法是為民眾­提供更多教育,讓民眾投資擁有更多知­識和技術,以迎接新的挑戰;在解決這個問題的同時,我們也同樣應該意識到,工作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最壞的情況,就是既不上學也不工作,我們首先需要減少這類­人的數量;一個人既不工作也不上­學,不僅是對自身潛力的浪­費,同時也傷害經濟,這是聯邦政府亟需解決­的問題,而且很多國家都存在這­個問題。我第一次觀察到人口與­勞動力市場脫節的問題­是在南非,那裡的問題非常嚴重,大量人口不工作;現在許多發展中國家和­包括歐洲和美國在內的­發達國家都有這個問題,大量年輕人不工作,所有政府都應該考慮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南非出現這個問題是因­為有很多受過良好教育、有願景的政客所採取的­政策,反而讓情況越變越糟;因為這些人對政策在道­德上的對錯之分看的太­重,同時這些政策並不實際;要知道,政客應該採取的政策是­為了實現其目的,而不是將這些目的作為­政策本身,他們缺乏實事求是的態­度。不過,我也很難過於苛責他們,畢竟南非的政治轉型取­得了很大成功,是一個奇蹟。

羅默認為,壟斷權力過大的企業應­受監管。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