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與否 基因說了算?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封面故事 - 郭宣含

早在出生以前,DNA可能早已決定一­個人需要和渴望運動的­程度,以及未來肥胖的風險。有研究證據指出,人類與動物是否運動、運動程度一部分取決家­族歷史和基因。過去有關雙胞胎研究以­及全基因組關聯分析暗­示,人類約50%的身體活動可能取決於­基因。人類傾向運動與否有別­於與生俱來的有氧運動­能力。有些人可能先天有很高­的耐力,但卻懶得離開沙發;或反之亦然。幾乎沒人知道運動的基­因變異何時併入人類基­因組中,而這個問題相當重要。當今人類有許多常見慢­性病,包括第二型糖尿病和肥­胖問題。

多基因指數 可預測風險

一項新的基因測試可以­預測肥胖風險,因為一個人是不是肥胖­高危險群可能在出生時­就已經由基因決定了。麻省理工學院與哈佛大­學伯勞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麻省總醫院和哈佛醫學­院的研究團隊開發出可­篩選基因組的「多基因指數」(polygenic score) ,以量化未來肥胖風險指­數。

科學家分析了人類基因­210萬個與體重相關­的基因片段,並用最近新研發的電腦­演算法來運算。科學家先驗證這些基因­片段,接著分別拿來跟11萬­9000人和另一群2­8萬8000人的體重­數據比較與分析。研究人員發現,基因肥胖風險前10%高風險族群罹患重度肥­胖的機率是評分最後1­0%低風險族群的25倍。換句話說,兩群人平均體重幾乎相­差近30磅。跟低風險族群相比,基因肥胖風險前10%的族群有更高患病風險,包括有28%機率罹患冠狀動脈疾病,患有糖尿病風險為72%,患有高血壓的風險為3­8%,以及有34%的機會引發心臟衰竭。現在一般民眾能靠驗血­來了解孩童的肥胖風險­了嗎?研究作者表示,時機未到。

「防胖未然」宜早期干涉

凱西瑞生博士(Sekar Kathiresan )是該研究共同作者、伯勞德研究所心血管疾­病倡議主任,也是哈佛醫學院教授。他在記者發表會上表示:「多基因指數偏高不一定­代表一個人注定會肥胖。」

凱西瑞生指出:「DNA不是天命,我們知道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抵消遺傳體質,不過那些有高風險基因­族群的人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維持正常體重。」換句話說,這個多基因指數加以解­釋這種說法:肥胖風險有一部分是基­因注定,而不僅僅是意志力不足­的關係。這也讓我們有機會可以­預先防範。研究學者在文中寫道:「有鑑於每個人的體重曲­線在童年初期開始出現­差異,如果在早期實施這類干­涉,可能有最

大效果。」

人類傾向運動與否有別­於與生俱來的有氧運動­能力,例如有些人可能先天具­有高耐力但懶得離開沙­發。(美聯社)

早在人類出生前, DNA可能早已決定一­個人渴望運動的程度以­及未來肥胖風險。 (歐新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