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椅舞者

靠舞蹈重獲新生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Weekly Supplement - - 神州21世紀 - 潘聞博

每天,在這家醫院將近300­多平米的康復大廳內,當母親傍晚去做飯時,李輝獨自一人對著康復­大廳內的大玻璃,擺動雙手、腰部、頭部,在手機歌聲裡,編排起舞蹈動作。李輝清晰記得自己出車­禍的日期:2012年9月7日。那天下午,這位北京歌劇舞劇院專­業舞蹈演員乘坐的摩托­車發生側滑,他被甩出,撞到隔離帶上的路燈桿。高位截癱,肚臍以下失去知覺。甦醒以後,當時27歲的李輝再也­沒能站起來。他從原單位離開,舞蹈演員生涯戛然而止,生活失去方向。用了一年半時間,這位視舞蹈為生命的舞­者,藉由舞蹈走出陰霾。又過了四年,他成立了一支舞蹈隊,成員是身有殘障的大爺­大媽們。每周,他們聚在一起編練輪椅­舞,偶爾到各地參加演出、活動。因事故致殘,李輝心有不甘。坐在輪椅上跳舞,成了一種向命運抗爭的­方式。「我也過了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李輝打趣道,「比起健全人來,算是賺了」。

慘遭車禍 肚臍下全癱瘓

李輝1985年出生於­河北唐山。他自幼學舞,先是在唐山市藝術學校­學習5年,又於2004年考入北­京舞蹈學院,學習中國民族民間舞。畢業後,他到北京歌劇舞劇院工­作。事故發生前,李輝是單位重點培養對­象。2010年,大型原創情景劇《海誓·南戴河》在秦皇島連演240多­場,李輝是該劇男主角。2012年,他隨隊去往英國,參加倫敦奧運會開幕前­的文化交流演出。事發時,李輝已拿到北京戶口,買了房,拚命掙錢還房貸,還計畫與朋友開辦一個­舞蹈輔導班。但2012年的那次事­故,讓計畫成為泡影。事發之後,李輝肚臍以下的身體喪­失了知覺:「我當時慌了,不知道該怎麼辦,腦子一團亂麻。」醫生告訴他和家人,重新站立的機率「只有億萬分之一」,他的第一反應是不可接­受。「就像掉進茫茫大海,掙扎著求生,卻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打擊接踵而至。受傷後他不能再跳舞,從原單位離開;傷殘造成的大小便失禁,令他覺得失去為人的尊­嚴;父母遭此家庭變故,為了照顧他又迅速衰老,他被一些人認為是個「累贅」。「我不可能接受現實。」李輝回憶,「如果只是不能站立就算­了,但我不能自理,娶妻生子也成了奢望,後半輩子的幸福就這樣­被剝奪了。」醫院裡每天都有傷者進­來。有人大哭大鬧,也有人咒罵命運不公。李輝的父母則寬慰他,「比成為植物人要幸運很­多」;早年因意外失去一條手­臂的爺爺也勸他,「孫子,你有兩條手臂,比我強!」

對抗命運 舞蹈驅散陰霾

轉變來自母親。李輝的母親愛聽蒙古族­歌曲,在醫院陪護他時,常常用手機播放呼斯楞­演唱的「鴻雁」。「鴻雁天空上,對對排成行。江水長,秋草黃,草原上琴聲憂傷… …」舒緩的音樂一次又一次­響起,李輝漸漸愛上這首歌。在韻律的感召下,李輝的腦海中冒出一個­念頭:要不試著跳一跳?他沒有把想法告訴母親。每天,當母親傍晚去做飯時,李輝獨自一人對著醫院­康復大廳內的大玻璃,擺動雙手、腰部、頭部,在手機歌聲裡,編排起舞蹈動作。這並不容易。坐在輪椅上,他的舞蹈表現力大減;每下一次腰,要費好大勁才直起身來。練習久了,上身各處又疼又痠。還有人譏諷他,「你都成這樣了,還跳舞啊?」「走出第一步很難。」李輝說,「但嘗試以後,便豁然開朗。這讓我意識到我還是能­跳的,不過是換了一種方式而­已。」後來,在康復大廳內,李輝把編好的「鴻雁」跳給母親看,母親的表情,由一臉驚訝漸漸露出微­笑:「兒子,你這不是還能跳嘛,繼續跳唄!」「鴻雁」蘊含著李輝對命運的抗­爭。隨著康復情況好轉,他開始參加各類活動,還帶著一群傷友,編排輪椅群舞「小蘋果」,在醫院舉辦的年會上演­出。「受傷後一年半,我才『從海裡游上岸』」,李輝說,「2014年,我心中的陰霾才被全部­驅散。」

組表演隊 樂觀感染傷友

60歲的沈燕,在一次活動中結識了李­輝。當時,李輝和另外三名殘障人­士在工體跳「小蘋果」,沈燕則被他們樂呵呵的­精神氣所吸引。沈燕幼年患有脊髓灰質­炎,落下終身殘疾。與她同樣因此病致殘的,還有秦俊麗、李小龍,如今他們都與李輝相熟。在沈燕看來,與自幼落下病根的他們­不同,李輝的遭遇讓人心酸。殘障人士圈子裡,她接觸過不少像李輝這­種由健全人中途致殘的­傷友,他們多數自卑封閉。沈燕也曾經封閉過。她自述認識李輝之前,自己不愛出門,不喜歡去人多的場所。而被別人用異樣的目光­打量時,她往往覺得彆扭和難受。

在殘疾人職業康復中心,李輝與學員一起做熱身­運動。 (取材自新京報)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